fbpx

欄柵裏浴火化紅蓮──淺談IBS菩薩寺的監獄弘法

菩薩寺住持慧光法師(中)、顯中法師(右二)及譚觀覺(左一)於探訪的監獄門前合影
菩薩寺住持慧光法師(中)、顯中法師(右二)及譚觀覺(左一)於探訪的監獄門前合影

欄柵背後,一道道身影,站在過去錯誤的陰影中,靜待有人推開一扇窗,為他們迎來光明。美國菩薩寺(International Bodhisattva Sangha, IBS)正是其中一個堅信即使最黑暗的地方也有光明、不遺餘力為在囚人士伸出援手的團體。

去年底,好友Daniel Tam(譚觀覺)來探望我們,分享他在美國加州的弘法工作。讓在囚人士棄惡從善,重新做人,是菩薩寺監獄弘法計劃的宗旨。火焰化紅蓮,法雨甘露灑在人間煉獄之中,淬鍊出最燦爛的花卉。

由電台廣播開始

談起菩薩寺監獄弘法的緣起,是由於住持慧光法師有一次在美國加州電台節目介紹佛教時,一位在囚人士聽到法師的說話後感動非常,於是寫信請求法師到他的監獄弘法。此後陸續有居士及法師加入弘法團隊,包括Daniel及菩薩寺總幹事顯中法師。「美國加州現時有三十六所公立監獄,我們目前已去了二十二所;但若要去遍所有監獄,要花費大量人力物力,我不知能否做到。」雖然菩薩寺到監獄弘法已經有二十年了,要走的路還很漫長。

其實要進入監獄工作,比想像中困難。首先要聯絡監獄的牧師,如果他不歡迎其他宗教的話,是可以阻撓的;若有幸遇上比較開明的,才會容許Daniel他們入內工作。「不過,加州監獄內的更生人士有權要求自己信任的宗教人士入內進行宗教儀式,因此我們有機會進入裏面工作。」他說。

在監獄中的活動分成三類。其一是由顯中法師教導禪坐。法師從印度來,在當地學過瑜伽和禪坐,有很深入研究。除此以外,大家會每年慶祝佛誕。更生人士也可以要求吃素、皈依。「現在已有二千人皈依了。這方面的發展遠遠超過我們的預期,因此資源已不足夠。」舉例來說,IBS共設立了八十二家圖書館,每家需要二、三百本佛教書籍,而書籍已漸漸不敷應用了。他們需要更多人捐贈圖書。

最後便是重點的監獄函授課程,內容較專注於學術層面。課程為期六個月,都屬大專程度,要通過典獄長審批才可以舉辦。學生完成後可以取得證書,三個證書可轉換成一個大學的學分。課程包括有佛學入門、佛教史及空性思想等等。Daniel表示,課程的反應很理想,他們會考慮陸續增加更多內容,但這要視乎能否找到合適的師資。「實在不容易找,現在由Lewis Lancaster教授(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佛學教授)的兩位學生負責到監獄教學。他們都是出家人,一位在唸博士,另一位在唸碩士。」

慧光法師(前排左二)、顯中法師(前排左一)與在囚人士(藍衣者)
慧光法師(前排左二)、顯中法師(前排左一)與在囚人士(藍衣者)

重新建立信任

不少懲教人員跟Daniel說,IBS的工作很重要,因為在囚人士樂意對義工菩薩說話,卻不願意對他們說,因為雙方是對立的關係,只有IBS才可以真正感化在囚人士。

但是更具挑戰性的還在後頭,在囚人士獲釋後,Daniel不易與他們長期維持關係,因為當地政府規定,他們不能和更生人士私下接觸,即使見面也只能在公眾地方,例如寺廟。「我們沒有辦法幫助他們融入社會,最多是他們要找工作,我可以給他一個聯絡電話之類。」Daniel不禁輕吁一口氣。

也不是說無從入手的,IBS這幾年和慈濟合作做這方面的工作。「慈濟有出版英文版的《靜思語》,我可以協助他們將刊物逐批小量帶進監獄。我鼓勵他們讀完後,寫信給慈濟說一下感想。建立起關係後,慈濟就可以在他們出獄後提供幫助。而且慈濟資源多,可以做很多事情,例如買一幅地讓更生人士來開農場之類。那麼,我們的工作就可說是完成了。」

延伸閱讀:

監獄弘法 暢佛本懷:專訪暢懷老和尚

牆內或牆外:我們自由嗎? ──衍傑法師談監獄弘法工作

讓陰暗的牆內展現曙光:一群馬來西亞的燃燈使者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