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真誠的可貴──為何更改「療癒傷痛」為「非暴力溝通修習與療癒」?

網上圖片

我們的機構「正念喜悅生活」將於本年十月底推出「非暴力正念溝通 活出生命力量」課程系列之「療癒傷痛」專題單元,九月中便開始推出廣告招募學員。與此同時,我們兩位導師(Fr. Chris 和我)也細緻預備教學內容了。正當我們深入探討時,Fr. Chris意識到「療癒傷痛」這個課題名稱有點「不妥」,因為它很容易令人誤會——以為這是教人怎樣去療癒他人的課程;而事實上,的確有報讀的學員有此提問。因此,Fr. Chris建議要改題目。但我告訴他,我們的廣告已發佈了,且已過了三星期,現在改題目,會不會讓人感覺我們很「兒戲」呀?我很擔心更改會為公司、個人帶來不良形象的影響……

 我坦白告訴Fr. Chris我的擔心,也告訴他我感到很有壓力和很害怕。他解析說:「這個題目太遼闊了,很容易引致誤解。我們不是療癒師,不是心理學家,不是精神科醫生,不是從事輔導,我們沒有療癒的臨床經驗,如此去分享療癒的話,很不真實,也沒有誠信!我們是非暴力溝通和正念的修習、實踐者,我們分享的是NVC和正念修習的知識、經驗和體會,所以要清楚標明我們分享的,是在非暴力正念溝通的範𤴆下的療癒課題,這是關於誠實和誠信的問題!」

雖然他說得很有道理,但我還是覺得有壓力,便說:「我感到壓力,亦感到害怕!」誰知,他回答說:「我也感到壓力,我亦感到害怕!」他的回應把我嚇了一跳,怎麼?您也感到壓力和害怕?他真實地呈露自身的脆弱,我一下子未能承載,便哭了起來,說:「您為什麼當初開綠燈,忽然此刻來打紅燈?這個題目一早跟您商量好的,我們去年已定了。如果當初您說有問題,我當然願意配合,現在公諸於世後來改,真的很難為情。」他靜靜地聆聽,及至我安靜下來,他才慢慢地說:「是的,只是我當初看得不清楚,而現在看清楚了,我發現到問題,所以提出相應的改動。當初我沒有發現到問題,所以認為可以;現在卻發現了問題,所以說不可以。」

冷靜下來,我問他想改甚麼名稱?他說:「改為『非暴力溝通修習與療癒』。我們要將範圍限於非暴力溝通與正念,非暴力溝通與正念的修習,其目的不是療癒,療癒是透過專注其修習而產生的效果。」他強調真誠和誠信是他所重視的價值:「我們並非是一個療癒師,我們是非暴力溝通的實踐者,我們分享的是正念和非暴力溝通的修習怎樣帶來的療癒,但目的不是為了療癒而修習正念和非暴力溝通。這個必須弄得很清楚,這樣幫助我更真實、更有誠信。」真實、誠信也是我所重視的價值,貢獻也是我很重視的,如果更改課程名稱更能幫助他人學習和轉化的話,我是樂意的。我亦願意承擔此舉可能帶來效果——可能會遭他人批評:做事草率、馬虎,不深思熟慮等。重要的是我們對自己真實、誠實和誠信。於是,我把題目更改為「非暴力溝通修習與療癒」。

Fr. Chris 説過真誠之中沒恐懼,如今我親眼在他身上見證了:將焦點放在貢獻他人生命,放下個人的名利得失,不在意人家怎樣看自己時,就會無懼。

延伸閱讀

為甚麼「療癒傷痛」對活出非暴力溝通那麼重要?

分享:

<a href="https://www.buddhistdoor.org/author/%e5%bc%b5%e4%bb%95%e5%a8%9f-christine/" title="Posts by 張仕娟 Christine" class="author url fn" rel="author">張仕娟 Christine</a>

·「正念喜悅生活」創辦人<br /> · 資深正念導師<br /> ·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br /> · 國際非暴力溝通中心非暴力溝通準認證培訓師(已通過前期認證)<br /> · 著有《非暴力正念溝通 活出生命力量》、《Miss Bell Bell 正念生活課》及《梅村「Wake Up」女孩》等六本著作; 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 撰寫「正念父母」及「非暴力正念溝通」專欄。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