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與哀傷者同行

圖:網上圖片

有研究指出,自殺引致的死亡,最少影響死者身邊的六個人。受影響的可能是死者的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同學、同事、朋友或鄰舍。自殺者突然了結生命,令身邊親友產生困惑,引發心理連串複雜反應。正值壯年的阿力便是其中一員。阿力母親三星期前跳樓自盡了。家裏其他成員打從警察上門通知母親去世消息,開始時斷然否認,最後以沉默回應這樁不幸事件。看見家人面臨崩潰,阿力唯有獨自去認屍、辦理死亡證、處理遺體火化入殮等程序。忙碌的日程佔據了阿力的精神時間,整天奔波在工作和辦理喪事之間。

阿力邀請我參加喪禮和共進下午茶,他很早便在餐廳等候,我客套地問候:「你還好嗎?」阿力猛地搖頭:「不好!我一點也不好!請幫助我!」面對滿臉哀傷的阿力,我突然懷疑自己有沒有足夠能力去幫忙,內心泛起束手無策的感覺。但意識到作為阿力的朋友,在他如此艱難的時間,應該做點甚麼才令自己無悔無疚⋯⋯腦海突然出現了一位前輩的話:「同行比幫助更重要,陪伴比替朋友解決問題來得更美麗。」於是,我選擇靜靜地傾聽他的經歷和掙扎。

「對不起,我原先不想找你擔任情緒垃圾筒的,我早前曾經致電某機構求助,但電話筒一端的人說:『你還未到需要輔導的時間⋯⋯』。我其實很憤怒!受盡折磨的我不知道甚麼是接受幫助的時間?」「不過,我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自從母親自殺後,我擔當守護全家人的角色。放了兩天事假便如常返回工作崗位。身邊親友同事讚美我的抗壓能力強大。但每當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便陷入無終止的自我詰問:『我如果多關心母親的話……如果我接聽她那天的電話……如果我陪她覆診……』」「雖然說逝者已矣,但我仍希望聽到母親的聲音,吃到她煮的飯菜……真的想望這是一場惡夢,一覺醒來就沒事了。」「面對每天相處的同事,我努力守住母親自殺這秘密,很介意別人的眼光。害怕別人不明白,也懼怕他人的同情。總之我的生命堡壘,原本好好的,開始崩塌……。令我摸不著頭腦的是,早上鬧鐘響起,我又投入工作模式,若無其事似的繼續工作繼續生活。這樣的我是不正常的嗎?我要瘋了嗎?」

神情哀傷的阿力直望我的眼睛,渴望能解開疑團。我趕忙收起難過的心情回答:「家人自殺離開世界是一件很突然的事,在這種不正常的境況,出現不一般的反應,其實很是正常的事。你絕對沒有問題,更不是發了瘋。」聽了這句話阿力原先緊張的面容開始放鬆,下意識轉到較輕鬆的話題,彼此說說笑笑的渡過了這段時光。望著阿力的背影,內心讚嘆他守護家人的勇氣、敬業樂業的魄力,同時預見未來歲月,他將要重塑失去摯親的經歷。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