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道統梵音 人天共悅──記台灣廣慈老和尚發揚正統天寧寺梵唄

2009年11月12日初遇廣慈老和尚
2009年11月12日初遇廣慈老和尚

翻揭舊照片,確定我是2009年11月12日在台北認識廣慈老和尚的。那天由於是下午的飛機回香港,早上還有一點時間,就從位於昌吉街的民宿出發,打算到附近的孔廟一遊。怎知出門只數步之遙,看到一家院子裏掛著「中華國際佛教梵唄音樂策進會」的門牌。

一心只想認識梵唄

由於多年從事中國傳統表演藝術策劃工作的嗅覺及職業習慣,我不加思索就走進院子裏去敲門,開門的正是廣慈老和尚。當時老和尚看上去一點都不老,六十歲上下的樣子,和顏悅色,所以我只當他是普通僧人,開門見山的問道:「您好![1]我想了解梵唄音樂。」

記憶中,老和尚沒有直接告訴我梵唄是甚麼,只介紹案上的工作是在整理校對歷代淨土宗[2]典籍,以及杭州有民辦佛樂團請他去教課,並拿教學用的簡譜給我看。談到他創辦中華國際佛教梵唄音樂策進會,他特別強調用「國際」二字是希望能與世界各地的梵唄團體交流,共同促進梵唄的發展。

臨近午飯時間,老和尚邀我到素食館用餐,他怕我拒絕,一再拿出餐券告訴我是居士供養的,不需要他花錢。席間他談了很多過往的經歷,最後,告訴了我他的真實年齡。可能我驚訝的表情告訴他實在難以置信,他教我每天吃七粒他盤中的白果就可以長壽。飯後,我們乘計程車回到昌吉街的民宿,我取了新購未開封的王心心《南管普庵咒》[3] 唱碟送給老和尚,看他用雙手捧著開心地道別離開。

一年後,我心血來潮致長途電話向老和尚問好,他告訴我2011年1月2-22日將要辦二十一天的大法會,邀我去參加。因為我對法會一無所知,一心只是想看望老和尚,生怕打擾他的工作,所以安排在最後一天才到達會場。會場設在台北圓山捷運站旁的臨濟寺,寺外掛滿了「慶祝建國100年啟建華嚴祈福大法會」的旗幟 。當晚要舉行「五大士瑜伽焰口」[4],所以寺裏廣場上設滿大圓桌,居士都忙於佈置施食所需的食物供品,其精緻美觀令人目眩。居士見到老和尚都下跪問安,我這才明白眼前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

老和尚氣魄非凡

從字面解釋,「梵唄」二字意為清靜的歌聲,但當晚老和尚領唱的是澎湃、響徹行雲的感人歌聲,有獨唱、合唱、唸白、咒語等不同的表現形式,鑼鼓敲打凌厲貫穿,非想像中那種旋律及調式單一、節奏平緩的催眠曲。在持續六小時的焰口儀式中,老和尚由始至終都保持著恭敬謙遜、形神貫注的精神面貌。會場有將近300人,籠罩著一股完全被「降服」的氣場。這種感受在我以往辦過的舞台表演中偶有遇到,那需要藝術家對音樂的內涵有非常深刻的理解,然後通過非凡的技藝去感染觀眾,能量的釋放在一瞬間可以從觀眾席第一排傳遞到最後一排,貫滿全場。而老和尚在焰口法會上釋放的能量足足維持了六個小時之久,在我看來是不可思議的。

2011年華嚴大法會場外的旗幟
2011年華嚴大法會場外的旗幟
五大士瑜伽焰口法會一眾法師名單
五大士瑜伽焰口法會一眾法師名單
五大士登壇
五大士登壇

隨後的幾天,我跟隨老和尚去了台中三義的三合禪寺小住,那裏原是一座破舊的精舍,老和尚修繕後交給一位弟子任住持打理。此時,我開始訪問老和尚,希望找出他的能量來源。佛教講因果,我直覺的認為他一定有著非常不一般的人生經歷及智慧,才可能修成這般正果。

廣慈老和尚
廣慈老和尚

佛身功德不可量 我以梵音悉稱揚

廣慈老和尚出生於蘇北貧窮的農民家庭,四歲喪父,十二歲被堂叔佛照禪師看中他嗓子好,帶到南京棲霞寺出家受戒,後於天寧寺[5]佛學院修學。青年時期的男生都會變嗓失聲,大多不能恢復原來的嗓音[6],老和尚心有不甘,每天到長江邊上對著江面喊嗓,終於把嗓子喊了回來,並於二十四歲破格當上了維那[7]。1949年,國民黨陸軍總司令孫立人將軍夫人張晶英(清揚居士)為了保護佛法,挑選了三十多名有為的年輕僧人赴台,廣慈老和尚是其中之一,同行還有星雲法師、弘慈法師等。

廣慈老和尚赴台後,把全副精力投放在梵唄的教學及研究上,成為台灣梵唄海潮音[8]的主要傳播者。不少寺院舉行大型法會都邀請老和尚主法,但2011年由老和尚親自統籌主辦的華嚴大法會卻是頭一次。正如老和尚書於法會彩燈上的詩句所言,「無量一切音聲海,字字包含義理多。佛身功德不可量,我以梵音悉稱揚」。當年已屆93歲高齡的老和尚,不辭勞苦舉辦大型法會,原因之一就是希望施展音聲的力量,傳承梵唄法門的真諦。焰口科儀中有宣文曰:梵音演處,上窮有頂之天。唐韻宣時,下極風輪之際。欲明聖理,故白斯文。佛事完成,同歸真際。

2015年12月,我再度飛赴台北到圓山臨濟寺參加廣慈老和尚第二次主辦的法會,這次是唸誦《法華經》七天。12月12日晚上11時,特別通宵加辦了一場「供佛大齋天」法會,緊接12月13日下午5時放「三大士瑜伽焰口」,兩場法會均由老和尚主法。他幾乎是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但仍然保持著一貫的神清思捷。

竭力保存正統梵唄

關於臨時加辦齋天法會的原因,老和尚說來非常隨緣,只是因為之前在福建莆田訂製的尊天塑像剛完工運抵台北。但當我在會場上看見由老和尚新撰的《新編供佛大齋天科儀》,才明白老和尚心裏其實是著急的,他不願放過任何傳授正統梵唄科儀的機會。老和尚在書中前言說:

供佛齋天這堂佛事,出自《金光明經》,此諸天眾,皆在金光明會上世尊面前發大誓願,護持讀誦《金光明經》者,佛囑此諸尊天等眾,巡查人間,獎善罰惡,賜福保安,故世人多喜施設上妙法食,供養諸天聖眾,祈求保平安,植福報,修善果。

齋供諸天古師先列十六諸天,後有人增日、月、龍王、閻羅四天為二十天,今人又增四天為二十四天,其中尊卑不分,有失序次,論德威則功德、大辯為尊,論主領則梵王帝釋居先,今請供養,禮當分主從,故今將功德、大梵、大辯、帝釋四天另設座席,以簡尊卑,方合情理。其餘諸天皆八部所屬,豈能與四大天王,並列坐位,有辱尊威,故另設坐位於中央,方符尊敬也。

試觀昔人供天,多感微應,良由依法盡誠,內心外境潔淨;若在僧伽藍內,殿、堂、樓、閣,或閑靜之所,先須拂除塵汙,香水灌洗,香泥塗拭,方稱淨域,堪作供天場所。碗缽供具,要未經使用。於其座席;散諸妙華,燃眾名香,傾心盡意,方能感格。

近有世俗供天,心缺殷重,場所不淨,供具不新,飲食不精,乾、冷不熟,敷衍塞責,心不誠淨,必招天譴,希欲聖應,豈可得哉!?

敬希舉行此等法會之道場,當以誠敬為必要之條件。所有參加僧俗人等,必先三業清淨,香湯沐浴,著淨潔衣,是名身業淨也;口不雜言,楊枝淨口,是為口業淨也。心專懃敬,念不散亂,是為意業淨也。三業既淨,始可進壇,則所求無不格彼天心矣。如其不然,齋供不誠,諸天不喜,所持經咒,皆無效驗,所作齋供,得福寡薄,如上所說,可不慎哉!

飯粥僧廣慈,齋天科儀作此變革,雖不謂盡善盡美,尚合現在道場所需,深望教界大德指教是幸。歡迎道場採用。如對本科儀內容若有更改處,希與本人聯繫,請勿自行改動。

我對通宵舉行齋天非常的不解,老和尚解釋說是因為天界[9]的神仙都是清晨進餐,法會做到太陽出來正好把食物送到天上請他們享用;同樣,佛菩薩是過午不食,所以禮佛要在中午之前;鬼界則在晚上覓食,所以焰口都在凌晨前結束。老和尚又說天界的神仙因為還沒有成佛,會有忌恨心,所以齋天必須加倍認真,齋天的供具必須是專用的,不能和其他法會使用的混在一起。若有半點不潔不敬,都會招來惡果。

法會燈籠
法會燈籠
焰口科儀
焰口科儀
齋天壇桌
齋天壇桌
《新編供佛大齋天科儀》
《新編供佛大齋天科儀》

出於天意

法會後數日,我和同行的香港朋友在大稻埕附近閒逛,路經安西媽祖會,見裏面供奉的天尊塑像都是老的手藝,神情造型栩栩如生。守廟的楊居士邀我們進廟做了詳盡的介紹,並告訴我們廟裏供奉的媽祖連續三年通報[10]要到松山的奉天宮住一個禮拜[11],而第二天正好是媽祖回宮的日子,邀我們抽空去看迎接儀式裏的提絲木偶「跳鍾馗」[12]

松山靠近香港人熟悉的貓空,從奉天宮的高處可以看見101摩天大樓。而奉天宮供奉的正是以玉皇大帝為首的天界諸尊,其建築極盡閩式宮廟之豔麗斑斕,內部樑柱盡是鏤空木雕戲文人物。志工居士介紹奉天宮原來只是一座小廟,非人為的刻意營造,乃是按天尊的意願慢慢加建成今天所見的規模。此言令我聯想到,廣慈老和尚為齋天科儀新訂規範,想必也是出於天意。

廣慈老和尚簡介

原名滿慈(祖根),蘇北海安縣人,幼小時因嗓音好被招入南京棲霞寺學習梵唄,宗臨濟宗,師承佛照(彌光)大師。後於常州天寧寺佛學院修讀,唱誦和敲擊技藝在班中至為優秀,故於二十四歲當上天寧寺維那要職。

1949年,國民黨陸軍總司令孫立人的夫人張晶英(清揚居士)為了保護佛法,挑選了三十多名僧人赴台,廣慈老和尚為其中之一,同行的還有星雲法師、弘慈法師等。

廣慈老和尚到台灣後立志「不蓋廟、不收徒、不要錢」,一心以傳授梵唄弘法。他走訪大小寺廟、佛學院教授梵唄,為台灣海潮派梵唄的主要傳播者。近年成立中華國際佛教梵唄音樂策進會,已出版《華嚴字母教學課本》(附光碟)及《淨土宗法寶大藏》(全套五十冊)。現正籌備出版《佛教傳統海潮音調日用讚偈有聲樂譜》五線譜教材及光碟,並受南普陀寺邀請經常往廈門傳授海潮音唱腔。

作者攝於2011年台北臨濟寺五大士瑜伽焰口法會,老和尚的嗓音和唱工很有攝受力。


[1] 按照佛門禮儀,與僧人的見面禮應稱呼法師或唸阿彌陀佛,我以俗家語稱「您好」,老和尚一聽應知來者之無知也。

[2] 廣慈老和尚主編《淨土宗法寶大藏》共五十冊。

[3] 普庵咒現多見於古琴演奏,王心心所唱為泉州南管傳譜,佛門唱誦已失傳。

[4] 五大士焰口,是由五位大法師登壇共同主理的焰口佛事。焰口針對鬼道的餓鬼進行施食,大型的水陸法會等也有放焰口,一般在法會最後一天傍晚五時舉行。

[5] 常州天寧寺梵唄為漢傳佛教南方唱誦風格的代表及最高典範。

[6] 據京劇界一位資深教師所述,男生變嗓,戲曲俗稱「倒倉」,百分之九十以上不能變回好嗓子。

[7] 維那為叢林寺院掌理僧眾威儀的要職,不但需要精通佛學法事,還需要好的唱腔,一般在五十歲後才能當上。其角色正如戲台上的頭牌演員,能掌握演出的全局。

[8] 台灣本土的梵唄唱腔為法鼓調,源自福建鼓山湧泉寺。1949年由江浙一帶僧人引入的唱腔,稱為海潮音。

[9] 眾生分十法界,即所謂四聖六凡。四聖為佛、菩薩、聲聞、緣覺;六凡為天上、修羅、人間、畜生、餓鬼、地獄。

[10] 通報的方式居士未肯具體說明,據說有報夢、卜杯等形式。

[11] 一般馬祖出巡只在別廟小住一兩天。

[12] 「跳鍾馗」起驅鬼除煞的作用,為媽祖開道。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