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一日禅(四)

第264期明觉   文:小西| 2011-09-14

上次提到,笔者最近参加「一日禅」的见闻,本来只打算写两期,但编辑小姐却在传来改稿的结尾加上「待续」二字,于是随缘,继续撰文引伸,笔记营中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待续」二字所代表的精神状态。到底是因为我辞不达意,编辑小姐觉得我的文章还可以作进一步铺展,让没有机会亲临现场的读者,也能够间接地体会一下禅修的乐趣?还是我的文章本来就有点意犹未尽,只是下意识的感到,把文章拖得太长不太好,担心闷坏读者?又或者,我的文章唤起了编辑小姐过去参加禅修营的美好记忆,于是说溜了嘴:「待续」?

有参加过禅修活动的人,大概会有过类似的经验,那就是:当禅修活动结束,你正要回家,你会感到平日见惯的景象,不知怎的变得陌生起来;你会感到自己的步伐变得慢了,并能够清楚的觉知自己的每一个知觉与动作;你跟周遭热閙的世界之间,也仿佛隔了一重薄纱,你知道它们仍旧喧闹,但声音却很远。这是一种美妙的经验,心里清明、安静,你总希望它能够维持多久便多久。而且,禅修活动的时间愈长,那份清明与安静便愈深,仿若置身世外。

但在家居士始终是在家居士,当你要跟「众生」一起挤地铁、赶巴士;在回家前赶快到菜市场买餸,准备禅修出关后的第一顿饭;打开手机看看连日来有啥来电、短讯、电邮;回到家里,但见顽皮的猫儿打翻了你书枱上的花瓶,猫砂散满一地──之前的那一份清明与安静,便打回原形,你知道自己真的「回家」了,一切惟有「待续」。

有说行住坐卧都是禅,道理说来好像很简单,但要在俗世中如实践行,倒不那么容易。所以有「一日禅」的同修干脆把太太也拉来,好让那一份清明与安静,在共同努力下,能够在家里延续多久便多久。但自在只能在他方求吗?还是足下便是净土,便是道场,不用「待续」,只要正念持存,眼下便是延续无休?

或许,根本无需「待续」。

(四之四,完)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