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不幸并非徒然

图、文:吴莉琼| 2011-03-30

数星期前从印度回港,整整花了一个月游遍北印。一方面想体验生活,另一方面也想结善缘;加尔各答市内的德兰修女之家,成了我最终的目的地。

德兰修女之家每周有三次简介会,有心人只须于星期一、三或五下午三时正到达该会总部,修女及当地义工会先详尽介绍会务,然后再安排工作给各志愿人士。还记得那个挤满人羣的星期一下午,约七百余平方英尺地方,竟容立了各色人种,那刻确切感受到爱的大同世界裏,无分宗教、年龄及种族肤色。德兰修女之家拥有八个分社,分别照顾一些患病、垂死或被遗弃的儿童,我被分派前往SHISHU BHAVAN HOUSE,专责照顾一些天生智障的儿童。

SHISHU BHAVAN HOUSE内约有二十余个床位,在这裏生活的小孩拥有不同程度的智障及肢体伤残,年龄由四至十二岁,他们生下来便遭父母遗弃。义工们除了负责小朋友的一般起居,如换床单、尿布及喂食等,还会关怀他们,滋润他们的心灵:一个简单的笑容,一个亲切的拥抱,已能在他们细小的心灵留下印记。

工作首天便遇上难题,一个严重智障的六岁小孩与我特别投缘,他整天像小树熊般伏在我怀裏,偶尔也会偷望我。可是,当我喂饭给他时,他却大发脾气,最终还狠狠地将牙印留在我的手腕上;对这我并不感到意外,他们有着不一样的沟通与表达方法,只是我们不理解。第二天,我如常地到达院舍,看到小树熊主动找上德国美少女,心想他已拥有新的「安乐窝」;但正当我准备工作之际,小树熊又匆匆地闪进我怀内,不知是因为我的气味、声线或衣服吸引着他,还是在他们智障的世界裏仍有残余的思维。这天,我又化身为一只袋鼠妈妈了,小树熊变了小袋鼠,今天颇为合作,他不但把我手上的午饭吃光,还安静地看着我工作。

照顾那些小朋友的过程中,我感到有点迷惘。在佛法的修行中,唯有透过身、口、意的修行,痛苦的业才能得到改善,而院舍内大部份的小孩都在无意识地活动,有些在尖叫,有些在面壁踱步,有些更被长期捆绑在椅子上,等待陌生人的送饭及拥抱,他们没有选择权,只因他们连最基本的思维也欠缺。即使他们前世种下什么因,那么今世又如何建立下世的果?对于初学佛法的我来说,确实有点摸不着头脑。

回港后有一段日子还不能释怀,只知道在身体健康,有思想、有选择能力的时候,真的要好好活在当下,止恶行善,播种多些善业种子。直至某天与好友分享此事,好友说:「至少他们能让你反思。」这刻我恍然大悟,他们的不幸并非是徒然的──即使只得我一人得到启发,他们也是种下了善因!真的要感谢他们,我确实因而重新面对自己的人生。

每种不幸总有它存在的意义,可能它在磨炼你要变得更强,又或者它在提醒你要修得更好。不幸并非单单一出悲剧,把看到或遇到的一切,从另一角度沉淀到心灵深处,再转化为积极正面的力量才更重要。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