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佛教徒追求的,首先是自己内心的和谐与平静--佛教音声说和平

文:陈耀红    图:洛色林佛学院Pomra康村| 2018-03-05
去年新一任的蒋孜曲哲来哲蚌寺洛色林Pomra康村说法时摄,可以看到高僧出行时也会用到佛教的音声。去年新一任的蒋孜曲哲来哲蚌寺洛色林Pomra康村说法时摄,可以看到高僧出行时也会用到佛教的音声。

「世界和平!」

知名人物被问:「你有甚么愿望?」这是经常都会听到的答案。新年街头访问亦然。

你我听到后,即时也许觉得麻木,心想:「答得好『行货』!」

很难怪,因为一般人都相信「世界和平」是没有可能的事。

然而,站在大乘佛教徒的角度,世界和平是信念,同时也是承担。因为大乘佛徒须承担普渡众生的责任。若三千大千世界的众生有情皆获解脱,换言之,众生烦恼皆断,那么,世界又怎会不和平呢?

佛教徒追求的,首先是自己内心的和平,继而推己及人;大小乘皆是如此。佛教音声表现出来的,就是这种内心境界——和谐与平静。其实,不只是佛教,人类传统的音乐理念,追求的都是和谐,追求令内心平安和悦的音程和音调。西方音乐的基础是和声,英文称为Harmony,亦即和谐的意思。中国音乐最常用的五声:宫商角征羽,简谱唱1、2、3、5、6,这五声被称为正声,与五行相应,亦与五味、人体脏腑等相应,相应便有共鸣,不和不能共鸣;历史上,中国音乐的最高境界是「和」,在孔子以前的古书以至明清以降(不计近百年受西方现代派洗礼过的中国音乐),都可以看到文人对「和」的音声的追求。

不过,音乐传统上虽然崇尚和谐,但重视修行的佛徒也不能不小心。在沙弥或沙弥尼戒,以至八关斋戒中,其中有「不高胜床上坐,作倡伎乐故往观听」的这样一条戒。除了不睡高广装饰华丽的床外,还不能主动听、看歌舞音乐表演。

为甚么佛陀要制订这样的戒?很明显,众生贪嗔痴三毒未除,声为六尘之一,歌舞表演更是声色俱备,如果我们在欣赏时不能守护好自己的心,这一切都会变为烦恼的制造机器!

近年,佛教团体为向大众弘扬佛教,会举办音乐会,邀请出家众及在家众演出。这是好事。我建议最好能把演出的内容以大萤幕展示,又或印成场刊,包括所唱颂的经文、偈颂等,可让观众在欣赏时,能同时对其中的佛法作观想,思维其中的含意,这实在也是一种法施。如果能借场刊来解释唱文内容,用一些浅白的文字,令在场者无论是否佛徒都能同沾法喜,回家后,这些场刊也可能是一枚枚的种子,有生根发芽,绿树成荫,果实纍纍的一天。

我旅游中国大陆和台湾时,有时会乘坐朋友的坐驾。如果是长途一点的,而朋友又是佛教徒的话,经常都会听到他们播放佛教音声,这时,大家都不愿意说话,心境有说不出的平和;特别熟悉的朋友,大家会跟着唱诵。我在想,繁忙的都市经常塞车,开车的人和乘车的人心情会特别烦燥,如果在繁忙时段播放一些佛经偈颂的唱颂,是否能令心情好过一点?

在印度或藏地,我的藏族朋友则喜欢一面开车一面听高僧的说法录音。说法声也是一种音声。

香港的地铁和巴士上,我偶然也会遇到看佛经或低声念诵佛经的人。至于在用手机听音乐的,因为都带着耳筒,那他们在听甚么就不得知了。但香港人压力特别大,在街头或车上,更常遇到的,是有人因芝麻绿豆小事口角,例如指责对方没有礼貌,继而可能就演变成互相漫骂,小则冷言冷语,重则粗言秽语甚至动武。这些都是听得到或看得见的污染。人心灵上的不和平,在我们这个城市以至这个世界,俯拾皆是!

中国传统文化有说「乐教」。所谓「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儒家文化礼乐并举。佛法则讲自心的调伏。燥动的心被调伏,这心便会平和。相信三宝的佛徒应相信佛法有对治燥动的心的能力,也应相信燥动的心是可以被调伏的。那么,就让我们从自己的心为起点,为世界和平尽一分力吧!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