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你与自己和好了吗?

文:许思思 | 2015-12-05

我妈妈,大家称她为丁丁,生长于文化大革命的时代。

踏入银发年华的她,开始有很多长者都会有的紧张情绪。因此我鼓励她参与在汉礼举办的《和好:疗愈你的内在小孩》课程。这个课程以一行禅师的着作 “Reconciliation” 为蓝本,由译者何惠珠(Helen)主持。

一行禅师说,每个人都有一个内在小孩,长期被自己忽视。我们也没勇气去和他/她共处。我们静不下来。回到空空的房子,总会打开电视或收音机,目的不在看或听,图的就是有个声音陪伴自己。妈妈上堂的时候,疑问可多了!甚么?我的内心还有一个小孩子?那不是人格分裂吗?他藏在哪裏?为甚么我一辈子都不知道有他的存在?

《和好:疗愈你的内在小孩》一书,由一行禅师着作,汪桥(何慧珠)翻译。《和好:疗愈你的内在小孩》一书,由一行禅师着作,汪桥(何慧珠)翻译。


超度是走完一辈子的情绪

对,上一代的人,为生存、为生活都没时间了,要照顾真身肉体都未必有能力,何来觉察自己的内在小孩?眼见现代的人,物质是前所未有的丰盛,但反而多了人患情绪病。这到底是甚么原因呢?

一行禅师说,我们和自己的内在小孩和好,这不只是为自己而做,而是为我们的祖先及后代而做。圣严法师也说,超度是走完一辈子的情绪,而学佛拜忏也是希望可以与自己有情的人解冤释结。似乎祖师大德都认同情绪对我们的影响很大!难怪有说:「情不重不生娑婆。」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如果我们不了解自己的人生课题及自己的情绪,有些错误我们是会重复地犯的。例如,恋爱数次,结果都是以相似的原因分开。有些错甚至会在家族中重复上演。上一代是争产的,下一代又再分身家。仿佛每个家庭都在等待家族的觉者,从家族的贪瞋痴中证悟。

我相信我们不只肉体受祖先DNA 影响,我们的思想模式、内在情感都受遗传影响;只是我们不认识祖先,没有直接和他们生活,所以觉得没有连系也没有影响。

《和好》课程《和好》课程


了解自己 认识家庭

Helen 在课堂上提到,现在的我们对自己不耐烦了。只要有余闲,就滑手机、听音乐、打电动。越是有声音要由心中发出,就找越刺激的娱乐。看似转移了视线,但被遗弃的种子只会埋藏得更深,等待爆发的时机。现在的娱乐比以往的都要多,但得抑郁症的人却倍增,仿佛验证Helen 所说的。

我的契妈契爷是心理学家。从十几岁开始,他们已鼓励我们多了解自己的家庭背景,不只是父母的,有机会就要访问姨妈姑姐和世叔伯。小时候也只是当故事听听,不知道与自己的关连。长大后有时遇到某种状况,作了某个决定,一回过神来,隐约也觉得我中有我的外祖父,应该是受性格遗传驱使吧。

有些朋友会觉得佛教总是强调回到当下,觉察自己的情绪,但当觉察到问题、甚至问题的根源,那又如何?


找回内在情绪

正念就像是太阳,而我们的无明就如影子。

只要你觉察到位,你自然会有「啊!我明白了!原来系咁!」,然后一个会心微笑,问题就像太阳照在影子上,消失无踪了。

另一个方法,梅村有一首歌,名称为 “Please Call Me by My True Name”(请以我真实的名字呼唤我)。我们这一代词穷,不开心时只知自己不开心。但只要你停下来,问一问你的内在小孩,他会告诉你他「不开心」的背后,是因为感到「被遗弃」又或者是「绝望」、「无力」、「孤独」等。「不开心」只是一把雨伞式的形容词,当你可以准确地辨析到当下情绪的准确名字时,你会发觉问题也比较容易解决。

纵然丁丁妈妈对内在小孩有怀疑,但她坚持学习。现在她找到那个小孩了!只是比较陌生而已。妈妈在这个年纪还努力修正,作出尝试,我是打从心底的感恩。因为她努力的背后,都是想我和弟弟安心,让我们看见她愿意为自己及家人和好,走过这辈子该走过的情绪。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