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做就成了,继续做!」──永惺长老的新年祝福

Buddhistdoor   文:林苑莺 图:区咏麟| 2011-02-16
永惺长老(左)聆听法护法师介绍弘法精舍的工作永惺长老(左)聆听法护法师介绍弘法精舍的工作
永惺长老、长老侍者与弘法精舍僧俗四众合照永惺长老、长老侍者与弘法精舍僧俗四众合照

2011年2月7日对于弘法精舍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佛门龙象永惺老和尚在这天──阔别五十多年后,移驾光临,一方面祝贺新年,大派红包,殷殷勖勉,另一方面更细说昔年他在这里做学僧的点滴。

永惺长老生于1926年,今年已届85岁,近年多以轮椅代步,深居简出。也许长老有意低调,事前并没有知会造访,却在新年假期后首个工作天来拜年,着实令我们感到意外惊喜。在一阵欢呼下,大家赶紧通传,即由本舍副寺、佛门网总编辑法护法师带领僧俗同仁迎请长老和侍者们进入大殿,一片喜气洋洋。

大家顶礼后,仍跪着围拢起来,亲近长老。长老精神旺健,和蔼可亲地说,他西方寺虽然与本舍相距不远,但上回前来已是1956年的事,想不到一晃眼就是多年。

他又忆述上世纪四十年代,他们华南佛学院的学僧「在这里除了学习外,还种菜,而且每天将菜担挑到市场去卖,天天如是;那时庭院都给种了菜,附近人烟不多,环境很清幽。」提到华南佛学院,长老说当年他们学僧共约二十人,前后只有两班,共六年(三年一班),他属于第一班,班上同学很多是青岛来的,到了第二班才是就近地域招生。

这里且重温一下历史,据知,永惺长老21岁受具足戒于沈阳市护国万寿禅寺,求学于哈尔滨观音寺佛学院及青岛湛山寺佛学院,于倓虚、定西长老座下,攻读三藏教典。[1] 倓虚老法师于1949年应邀访港,驻锡弘法精舍并于此创立华南佛学院,时年二十三岁的释永惺也追随倓老锡踪来了香港,入读华南佛学院。值二战后社会重建之际,内地政局又波谲云诡,佛教发展真是蓽路蓝缕,而华南佛学院就是香港佛教沧桑史的其中一页。

那时释永惺等年轻学僧生活俭朴,每天必须上山除草、种地、种菜,又搞印刷,又试行工禅制度,希望能够自给自足。[2] 学院由号称「东北三老」的倓虚法师、定西法师、乐果法师为讲师;沿用湛山寺佛学院的方式,而课程安排则依实际情况,有甚么老师就上甚么课;三老主要讲经,如唯识、《法华经》、《楞严经》等,当时的课程都以经典的讲解为主。[3] 1954年,学院第二届学僧毕业后,因收生不足而停办。虽然只办了两届,但僧才优秀,除了培育出永惺长老外,还有宝灯、畅怀、净真、圣怀、智开等法师,他们后来分别弘法度众,传续天台法脉,成为香港佛教的其中一股中兴力量。[4]

永惺长老如今淡淡的话当年,举重若轻,仿佛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我们凝望面前这位慈颜菩萨,却像读着一部活的历史,想像五六十年前教界维护僧宝丛林的艰苦,同时感戴长老大德们承传佛法的恩泽。

忆旧之余,长老也关心和慰问法护法师现在带领弘法精舍的各种工作,听了法师的介绍后,长老表示非常赞赏,很安慰,尤其知道本舍翌日要举行禅修营(阿姜布拉姆法师主持)时,便即开示说:「道场是大家学习佛法的地方,要好好护持,不同的法师来弘法是很好的,禅修对身心都有益,不论祖师禅、如来禅,都是修心,方便有多门,但佛法是一味的。」

长老又特别鼓励法护法师与本舍同仁,弘法不需要担心障碍,他反覆的说:「做就成了,不必担心,继续做!」有长老作为楷模,又得到长老的祝福与鼓励,我们一定努力以赴,用心做好弘法工作,不负期望。





延伸阅读:《弘法精舍历史拾遗》

 

[1] 见香港菩提学会网页http://www.buddhi.org.hk/head-intro.php

[2] 见《明觉》2008年9月17日,第116期:http://www.buddhistdoor.com/MingPo/issue116.html

[3]见何健明:《香港菩提学会会长永惺长老访谈录(下)》,载香港佛教联合会网页http://www.hkbuddhist.org/magazine/554/554_05.html

[4] 同注2。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