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回望

文:吴国宁 | 2017-09-29
(图:Pixabay)(图:Pixabay)

从小学到中学读的都是天主教学校,加上成长在一个传统家庭,母亲每天烧香供奉的不是观音而是祖先和土地,所以自己也不确定是甚么时候开始对佛教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闲时也会到图书馆翻一些有关佛教的书籍来閲读,觉得书中的内容挺有意思的,就例如:「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简简单单,不是甚么深奥的大道理,却一语道破众生不少的疑惑。虽然心裏想多了解一些佛教知识,但却仅仅看些佛教普及读物,未有认认真真的学习。偶尔心裏还会自嘲:这可能是时机还未到吧!随着大学毕业,出来工作,转眼营役半生。今天回望第一次正式到佛学班上课,已经年纪不轻了,和几百位同学一起坐在志莲净苑的大礼堂。当时的老师是法相学会创办人——罗公的弟子,所以顺理成章地就从法相唯识开始踏上学佛之路。在这十几年间,对研读经论是孜孜不倦,也许是有较多的人生閲历,每每能有更深入的体会。

任何事情都是随时间轴而推演的,简而言之就是过程。而在过程中,佛教特别重视因缘。有些时候细味学佛因缘的前尘点滴,往往对信念有所巩固。

学佛的初心是甚么时候燃起的呢?我深深的感觉这初心应该是很久很久前就种下,但不会是受到家庭或者是学校的影响。回想应该是小时候耳濡的佛教故事结下这因缘。

佛教和其他主要宗教的其中一个交集,是故事。每个宗教所尊的圣典,都会记述其创始人和不同人物所发生的事迹,而此等事迹由于年代久远,尚待考证前也不能说是历史,在此姑且称之为「故事」。我们可以推断在古时,文字讯息的传播并不如今天发达,很多时候讯息的传播要依赖口口相传,例如,商旅或朋友间围炉夜话、口耳相传,因此一些动听的故事往往加速了宗教的传播。在原始佛教经藏,例如《阿含经》、《法句经》,我们不难发现,从悉达多王子出家求道的舍己精神,乃至成道后説法种种,大多是以故事方式呈现,因为这是一种最为普罗接受的意义传达方式,使得佛教义理借着故事为我们津津乐道、传颂千古。亦因为这些令人动容的故事,让很多无所依傍的俗世烦心得到寄托,燃点了学佛的初心。

可是学佛的初心被燃点了,又要如何让这颗心不迷失而持续不衰呢?

要使初心持续不衰,唯有信念,而我相信:信念依靠的是坚实的内涵,而不是虚妄侃谈;若只是空谈説教、动之以情,被燃点的初心终究会有熄灭的一刻。就宗教而言,佛教不是拥有最多信众,确实拥有最坚实内涵的宗教。自佛陀涅槃后的两次结集,从部派到小乘乃至大乘,佛教是广纳不同见解,如百川汇聚,在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中纍积不少人的智慧结晶,从而有今天如此丰硕的论疏。面对如此丰硕的内涵,对典论的钻研会是我们学佛的一种动力,每每浸沉在浩瀚如海的经典中,越发鞭策着隐而未显的佛心。

丰硕的经典,也是「信、勤、念、定、慧」五根中「信」的一个基础,是一个扎实的基石,并非纯以神迹来取得徒众的信念,在文明发展的同时被不断地挑战而易于动摇。

佛教,是不断地发展,它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中,不断地开枝散叶,充满着生命的感觉。故此佛教的典论和宗派相对也多,就大乘来说,有中观、唯识和如来藏之分。我是机缘巧合,从唯识开始,那其他佛弟子又要如何选择入门之途而得以融汇呢?

在此我们可以聼聼李润生教授在《毅圃》四十八期的一段访问。他认为:「研读佛学若不从唯识开始,研读的焦点容易模糊,并不能把佛学贯穿为一系统。……若论及根源上和存在上的说明,整个佛教乃得由唯识出发。罗﹝时宪﹞先生认为香港佛教的弊端,正是欠缺系统,没有由根源上做出发,故他把唯识学带到香港。」

李教授说的甚是,我们要知道从思想史发展的角度看,一个在时间轴较后的思想相对地比前面的更圆融的,世亲和无着的唯识思想是立于空宗之后而且世亲亦是从小乘改投大乘,足可见大乘唯识思想有其可取之处。打个比方,空宗以一切法空为究竟, 而被成为有宗的唯识宗,则从万法唯心、境空识有,作系统性诠释,说明意识主导我们如何去认识分辨,虚妄真实只在于心中一念,不至于一切皆空,而陷入一种虚无主义,使得修行的意义也无所立足。

作者 - 吴国宁
中文大学哲学文学硕士、香港大学佛学硕士。哲学粉丝,范畴涉猎甚广,却一事无成。喜以比较哲学的观点看佛学和儒道及西方哲学的异同。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