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幸福快乐是无法外判的──观电影《一念无明》有感

文:吴志轩 | 2017-04-10
《一念无明》剧照(图:网上图片)《一念无明》剧照(图:网上图片)

在电影《一念无明》中,小朋友在天台上对母亲余师奶的叮嘱念念有词:「要生性、要读书、要向上流。」人望高处水向低流,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和惯性,但是为何要进步,要向上流呢?有朋友説要谋生、要养妻活儿、要孝顺父母,要为退休买保障。如果看短线一点就为拍拖、为结婚、为升职。不断营营役役,不断寻寻觅觅,既是为了生活,亦了为了生存。

大家可能觉得佛教强调无常苦空无我好消极,好悲观,其实除了要知苦,不要误将苦当为乐,还要懂得何谓乐和离苦得乐之道。如果大家不喜欢「苦」版的四圣谛,我们可以反方向去了解。佛陀教导我们有一种快乐是可以持续稳定和可靠的,要达致这种快乐是有途径的,那就是通过八正道的修行,要明白苦的由来,不要苦乐不分。更重要的是这四圣谛是千古圣贤认证的真谛,是有根有据、有修有证的道路。

人在痛苦中,是否要离苦就可以马上离苦呢?父亲(曾志伟饰演)问阿东(余文乐饰演):「你可唔可以正常点?可唔可以开心点?」如果快乐是一念之间,为何我们不按一下快乐按钮,进入快乐的模式呢?如果我们尝试从财富的角度去问这个问题,就有如问「何不食肉糜」,问有家境困难的朋友:「你可唔可以有钱啲?可唔可以做中产?可唔可以住豪宅呀?」

大家如果明白物质生活向上流是要用功,靠积累财富和节俭;那么,在精神上的健康和快乐亦需要用功,积累快乐的泉源和善用资源。阿东在成长的过程中感到受冷落,长大后虽然不及哥哥有成就,但对母亲孝爱有加,盼望婚后买半山楼,生儿育女,寻求幸福快乐。未婚妻建议送母亲入护养院,阿东难以接受,深感压力。他曾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种种事情发生后,父亲的朋友又建议送阿东回精神病院!自己处理不下的问题要外判。阿东父亲问:「其实说自己尽了力好容易,但是否样样都可以外判呢?」

人与人之间的问题要将「人」当作「人」去用心去面对,不是把它量化为数字,不是当作问卷来回覆。但是如果没有慈悲和智慧,去处理别人精神上的困难时,对自己精神上的要求亦很大。如果将精神上的快乐当作资产来看待,那便需要适当的投资管理的:高波幅、大起大落、高杠杆、过度透支的高风险「快乐」可免则免。平日除了要投资自己的精神健康之外,亦要投资家人的精神健康。因为人生就好像股票市场一样起伏不定,我们要防范精神上的「次按风暴」,那我们则要在平静时培养处理压力和情绪的能力,否则精神受突如其来的狂沽和透支;未破产而要由精神负资产的谷底反弹,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耐性。

精神资产和金融资产的重大分别是,精神的世界可以由一念转万念、由无明转十二因缘的轮回。金融资产可以委托他人,但精神资产的管理是无法外判的:不能依赖外物、家人朋友去令自己快乐,而要为别人的快乐做「承包商」亦同样不可靠。我们可以用心去成就让自己和他人快乐的条件,但是快乐与否就在于我们的心能否不被外界的纷乱所缚,而做到境随心转,用平常如实的角度去体会我们无常苦空无我的内心和外在的世界。快乐就是在此时此地好好生活,通过修行去帮助我们解除无始以来的快乐外判合同,重新发现幸福快乐需要我们去转念,快乐本身就应该是目标。正如影片结语引述《小王子》的经典句子: 「我们只有用心才能真的看见,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见的。」

作者 - 吴志轩
东莲觉苑行政总监。曾任瑞莹资本首席投资总监、摩根士丹利自营投资部门副总裁,在亚太资本市场拥有超过15年的经验。Ernest以Phi Beta Kappa毕业于芝加哥大学,获经济学学士和国际关系学硕士学位。2007年于香港大学获佛学硕士,2016年获哲学博士,研究佛学经济学的题目为可持续经济发展的投资模式。现于港大佛学研究中心担任客席助理教授,为本科生教授佛学与经济学课程。专栏名称:【不经不觉】。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