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悉昙拾趣:御朱印与悉昙

第269期明觉   图、文:道观| 2012-01-06
中间书法为朴笔体种子字hāṁ。中间书法为朴笔体种子字hāṁ。
中间书法首字和宝印均为千眼千手观音菩萨种子字hrīḥ(与阿弥陀佛种子字同)。中间书法首字和宝印均为千眼千手观音菩萨种子字hrīḥ(与阿弥陀佛种子字同)。
宝印为六观音(圣、千手、十一面、马头、准胝、如意轮)的种子字(sa, hrīḥ, ka, haṃ, bu, hriḥ)。宝印为六观音(圣、千手、十一面、马头、准胝、如意轮)的种子字(sa, hrīḥ, ka, haṃ, bu, hriḥ)。

香港朋友到日本的寺院参访,一般会比较注意寺院自然景观和唐风古刹的建筑特色。实际上日本的寺院还保留着现今汉地寺院没有的佛教传统和寺院文化,除了本栏上几篇提及到的密教悉昙外,还有写经和朱印。

大乘佛教认为抄写经文能增长功德,在印刷术还没普及以前,抄写经文更是保存和传播佛教思想的主要途径。抄经传统因而于汉地得以发展,北宋以后才逐渐被刊经所替代。

日本不少寺院至今还保留着信众抄经的传统。抄经一方面给抄写者一个专注和涤净心灵的机会,另一方面以此回向供养。善众把抄写完毕的经文交给寺院,寺方盖上一印,以兹记证,称“纳经印”。后来到寺院参拜的人都想来取印,形成现在日本佛教里朱印的传统。

过去日本只有贵族和武士才可用朱印,一般庶民直至明治元年只用黑印,所以朱印在日本特显尊贵。现在日本除了佛寺外,神社也有朱印。朱印与一般旅游的纪念印章不一样,有一定的规格,参访者需要提供“朱印帐”,然后请求寺院负责人即场以毛笔写上地点,日期和与寺院相关的字句,并盖上朱印。以附图京都真言宗古刹千本释迦堂朱印为例,朱印从右起为:1)札所印:“新西国灵场第十六番”;2)宝印:六观音(圣、千手、十一面、马头、准胝、如意轮)的种子字(sa, hrīḥ, ka, haṃ, bu, hriḥ);3)寺印;黑字书法从右起为:4)奉拜,5)日期,6)本尊名:“六观音”,7)寺名。

所谓“札所”是指发放护符(札)的寺院和神社。日本从平安时代起(八、九世纪)便有“灵场巡礼”的记载,信徒发愿到一系列的寺院参拜祈愿,是在家信众的一种宗教行为,也可以看作小规模的朝圣。此处提及的新西国灵场于昭和初年定为三十三寺院,后来增添为三十八,千本释迦堂为第十六。千本释迦堂以释迦如来为本尊,但寺内以六躯木造观音闻名,因此朱印取六观音种子字为宝印。而所谓宝印是因为过去有种子印具本尊加持力的说法。

除了一般的汉字书法外,部分寺院的朱印还配上悉昙书法。例如褔冈千如寺附上观音菩萨种子字hrīḥ,京都圣护院门迹以朴笔(像刷子的一种平笔)写上不动明王种子字hāṁ等,风格独特。

日本佛寺朱印各具特色,不谙日语的朋友下次到日本寺院参访时,不妨带上一部“朱印帐”(或在当地购买),然后跟负责人说:“御朱印をお愿いします。”(goshu’in-o onegaishimasu)。除了作为旅游纪念或搜集外,也是亲身体验佛教寺院文化的一种体现。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