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禅修中「五盖」的问题与对治(下)──明海法师与你「无门关夜话」(三十二)

文:明海法师    图:柏林禅寺| 2019-11-24

(续上期)

没有与戒定慧相应,我们很容易昏眠

下面说昏眠。为甚么前面我说昏眠是更倾向于业障呢?因为我们身心裏往往有一种浑浊的业气,没有净化,没有与戒定慧相应,所以我们就很容易昏眠。有的时候是由于吃饭多,有的时候是由于疲惫,根本上是我们在身体能量的层面,还很粗、很躁、很浊。昏眠这个障碍起来时怎么办?佛陀在经裏讲过,如果你打坐觉得昏睡、昏沉,应该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如果眼睛睁得大大的还想昏睡,应该做光明观,观想太阳在你的头顶或是心尖。如果你很想睡,佛陀说你可以眺望远处,当然这是对在树林、在寂静处禅修的人说的。如果还想瞌睡?你也可以用冷水洗洗脸,然后走动走动。如果起来走动了,还想瞌睡呢,那你就睡会儿吧!我可能少说了几档,在你真正睡觉之前还有好几档,你们可以去查一查资料。那么佛陀教导说,你可以去躺下睡一会儿,但是当你躺下睡的时候,你应该随时准备起来,就是在昏沉、疲乏得到缓解之后马上起来。

在深入的禅修中,我们有时会感觉到内心没有妄念,身体很安稳、很放松,但是心裏面很黯淡。黯淡的意思,就像是一个灯泡的光不强,电量不够,很黯淡,那是一种昏沉。有的人误认为那是一种定,其实那是一种昏沉,轻度的、微细的昏沉。越细的昏沉,越不容易发现。对治昏沉,在座下要多拜佛,多修忏悔,持好戒;在禅坐之中就要多修止观,用观来提起正念,观能对治昏沉。如果你的心偏于止,就容易昏沉。你提起精进,提起正念,就能对治昏沉。那么,当你的昏沉得到对治,正念很够、很高的时候,又可能会出现下面这个掉悔盖。

掉悔,就是心散乱了。掉悔盖是两个,并不是一个,之间有交叉。悔是属于掉,但是掉未必是悔。掉是一个比喻,比如我们手裏拿一样东西,不小心手松了,掉下去了。在禅坐的时候,我们的心持一个对象,然后松开了,总是松开,总是抓不住。松开以后,可能会去抓别的。悔是掉,悔是甚么意思?是追悔。比如在禅坐的时候,你会想到说:哎呀,出门的时候忘了给家裏的花浇水,当时要浇了就好了,不然在这裏坐七天,花可能就枯了。这叫悔,追悔。当然我只是打个比喻。

那么生起掉悔的因缘是甚么?这裏就讲到平时的生活了。在日常生活中生起掉悔(往往是掉)的因缘,是来自于我们喜欢开玩笑,说绮语,有时候是情不自禁的。比如一个人坐在那裏,情不自禁地晃腿;有的人走路,情不自禁地东张西望,其实也不是刻意要去寻找甚么,这都属于掉。大家一定要知道,在世俗的生活中,很多活动都是属于掉、与掉相应的。修行人如果对这一点没有觉察的话,他的修行将没办法深入。那么哪些活动是属于掉呢?那就太多了。说出来,也许居士们觉得这个日子没法过了。其实,世间的人,唱歌、跳舞、看电影、看电视、聊天、打扑克,全部是掉,都是与细掉相应的。由此可见,修行是多么难。为甚么要出家?如果修行容易,大家都不用出家,在家也能修成。要真正地修行,是会面临这些挑战。你不一定非出家,但在家面对我刚才所讲的会造成细掉的对境时,得有正念,尽可能回避,当然也可以修行。

总而言之,你要修行(不管是在家还是出家),都要有出离心,需要生死心切。如果没有出离心,没有生死心,你就随着世俗的文化、世俗的时尚、世间的一些生活习惯随波逐流,有一点时间到庙裏来打七,还坐不住,心裏总牵挂着世俗的那点东西,所以前面我说,修行一定要有果敢、决断、放下的精神。

对治贪嗔最简单的法门就是修布施、修供养

对于贪和嗔,在禅修中,我们可以对贪欲的心、嗔恚的心作观察。今天我补充一点,在平常的生活中,对治贪嗔最简单的法门就是修布施、修供养。

作为在家居士,首先是财物的布施和供养。经常做财物的布施和供养,能够对治贪嗔之心,通俗地说能扩大心量。我们一定要知道,修行到最后会进步到一个甚么境界呢?就是不仅身外的财物可以布施,连自己的身体、头目髓脑,乃至于如果你是一位国王,你的王位、整个国家、富甲天下的财物,都可以全部放下,全部布施出去。我们要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达到这个境界。现在我们还做不到布施头目髓脑,也做不到布施整个世界,首先这个世界不是你的,你也没有王位。当我们思惟释迦牟尼佛过去生在因地修布施、修供养,思维刚才讲的菩萨道的修行中最高、最殊胜的布施和供养,我们就知道,根据自己眼前的条件修布施、修供养,我们可以有很多发心。比如有的人供养布施是为了求福报,这个发心还是有为的、有限量的。那么与法最相应的发心是甚么?修布施、修供养是从根本上对治我们的执着。执着表现在心态上最主要的两种烦恼就是贪嗔。对治执着,拓展心量,能把一切都放下,也是修行核心内容。

让我们回到细掉,所谓掉悔的掉,就是细掉。掉是甚么意思?就是心不能够长时间地把持住专注的对象,搞丢了。为甚么会这样?因为长时间地持,他持不住,一定要放松一下。我们观察整个人类的生活,「掉」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特征,众生的心不能长时间地持住一个对象,所以你们看,每七天要有一个周六周日,从身体上、心理上转换目标,把在前五天抓住的对象放一放。当然还有各种的娱乐,其实都是掉心的表现。在禅修中,我们要做到的是长时间地持住一个对象。比如长时间地念佛,长时间地数息,长时间地在疑情上参话头。这裏不存在歇会儿,应该让它一直在心中相续,所以掉就是一个障碍。在禅坐中出现掉心、不乐住于你所专注的对象的时候,有一个对治方法是,你要通过作意在心裏生起欲乐,对你所修的这个法门在心裏生起兴趣,以兴趣鼓舞这个心,让它专注。

悔是甚么?悔是追悔。在禅坐中,你可能会翻出以前做错的事、有愧疚的事,然后在心裏自责追悔,这也是禅定现前的障碍。翻出以前做错的具体的一件事,犯的具体的一条戒,愧对的具体的一个人,这是一种悔心,且悔的内容很清楚。还有一种感觉是甚么?是在禅坐中,悔的具体内容没有显现,但是你的心不踏实,是松散的、不集中。因为我们对过去做的很多事心中有悔,没有做到无悔。如果有悔,在禅坐的时候注意力就难以集中。世俗讲「后悔的药买不到」,对治悔,只有修忏悔法门,通过忏悔把令你牵挂的事放下、不再攀缘这件事,内心就平稳了。这是第四盖,掉悔盖。

我们通过坐禅明白了平时持戒很重要。如果戒持得不好,坐禅时很容易生起掉悔心。很多你早就淡忘的事,很久以前犯的错误、说错的话,乃至动错的念头,在这时候就现前了。所以,只有平时尽可能地把戒持得严谨,禅坐时才不容易有掉悔心,定自然现前、由戒而生。

第五个是疑惑盖。疑的盖是与我们对佛法的知见不决定、不明确、不坚固有关系。我们也许闻思到一些法义,但对这些法义有没有真正地深入观察、思维,得到决定而产生力量呢?对我们自己所修的法门,要有相当的了解和较强的信心,然后在这个信心的推动下去修持。疑,其实是放不下,放不下自己以前的不正见。放不下心裏的各种知见,所以对于眼前的法门,对于自己能否修行、能否得到利益就会动摇。对治疑盖,也需要我们平时在闻思佛法方面要深入,要决定;同时在日常生活裏遇到事情的时候,要养成决断的习惯,要果敢。犹豫是一个不好的习惯,是一个跟修行相悖的习气。左顾右盼、瞻前顾后、患得患失都是疑的表现。

另外,有些修行人有个习惯,就是修一个法门,修了一段时间就换一个,修了一段时间再换一个。这也是疑的一种表现,就是对所修法门信的力量不够,起了怀疑。就像一个人在地上挖井,挖了几米,看看没有水,换一个地方再挖;挖几米,也许挖到了石土,但没有见到水,又换个地方,结果他永远也挖不出一口井来。这就是疑,也是我们修行的障碍。所以,你平时做事、考虑问题,要养成决断、专注的能力,不要令疑的习气在心裏滋长,不要养成狐疑的习气,这个很重要。把利害得失看得重也会造成疑心重、怀疑重。

这五盖,如果能在禅坐中得到净化,用功自然就容易相应。

(待续)

作者 - 明海法师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潜江人,一九九一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

一九八九年开始留心佛学,一九九○年于北京广济寺结识禅宗巨匠净慧上人,从此归心佛门。一九九二年九月,于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净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于洛阳白马寺受具足戒。二○○○年于净慧上人座下得临济宗第四十五代法脉传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脉传承。

现任柏林禅寺住持。多年来参与柏林禅寺的兴复工作及生活禅的弘扬。着作《禅心三无》简体版(三联)及繁体版(天地图书)分别于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国内地与香港出版,其佛学与禅修开示亦散见于佛学网页及报章期刊。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