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究竟是谁想出家──青少年僧侣的困境

文:佛门网 | 2015-11-19
不丹的年轻僧人(图:路透社)不丹的年轻僧人(图:路透社)

学佛修行没有年龄的界限,青少年也该有机会追求灵性体验,但是,正如《羯腊摩经》所说,皈依佛门以至终身修行,是要个人自发和建基于自由意志的。按照佛陀的教导,修持佛法,囫囵吞枣并不可取,而必须经过个人的体认,可见成熟的心智实在不可或缺。因此,要在童年时期便自觉的踏上修行之路,至为困难。


出家其实是少数的事

然而,让儿童进入寺院隐居修行、克己忘我、修行打坐,在许多佛教社群中却相当常见。出家不是轻松的事情,僧侣生涯戒律严谨,而且是终身的志业。每天长时间打坐、专心致志修法诵经,以至把欲念升华转化,这些都是必须经过深刻的反思然后才适合追求的目标。

当然,有些年轻人的确渴望出家,甚至不顾父母反对,但那其实是少数,而且他们多独具慧根;在东南亚和藏传佛教地区,男孩子却是成批的被送进寺院。把孩子送进寺院,通常是因为家境贫困,或者无钱供孩子读书。这些男孩子对僧侣终身禁欲的感受,一般无人关心;而在他们出家受戒之时,也没有人会考虑到他们的性格、气质或喜好是否合适。佛陀视作关键的自由意志和批判能力,没有受到重视,基于贫困或其他社会经济问题而出家之所以危险,原因正在于此。

孩子非自愿的进入了一个严苛的禁欲环境,对他们在人际关系、情感和性方面的影响毋庸讳言。晚近大量丑闻曝光,显示年轻人缺乏辅导,而且寺院裏存在着一种讳莫如深的文化,令越来越多年轻人对寺院生活却步。


问题丛生 急需正视

据报道,自2009年起,不丹寺院学校的性病个案显着上升。2013年,不丹英语网站Kuensel Online报道,年龄低至十二岁的儿童,性病个案也有上升趋势,政府已经实行向寺院派发避孕套的措施。这无异于承认,寺院基本的禁欲要求未有达到,而且危险、无知的性行为时有发生。

不丹寺院学校卫生与宗教统筹 Tashi Geley指出,「发生这种事情,想必是我们的孩子对这种事情无知所致,他们通常来自贫困家庭。」有的孩子来自婚姻破裂的家庭,有的是孤儿,还有的是由于身体残障而被父母送来的。

不丹许多寺院对于种种疾病问题已经应接不暇,由长期打坐所造成的身心压力问题,就很少照顾到了。环境挤迫、康乐设施不足、卫生恶劣,成了寺院的特征。寺院被看成孤儿院和济贫所,却又不具备这两者应有的条件。

Kuensel Online的报道又指出,在一些寺院裏,六至十五个孩子睡在同一个房间,而僧侣平均每月只有不足25日是属于健康的,数字是全国职业组别中最低的。(而每月生病的日子是5.1天,在各组别中最高。) 尽管官员辩称情况已有改善,但《华盛顿邮报》宗教新闻服务记者 Vishal Arora指出,不少十五至二十五岁的不丹僧尼需要看精神科医生。

Adele Wilde-Blavatsky在2013年7月7日的《大象报》上撰文,指摘藏传佛教界对年轻僧侣受到长老性侵犯避而不谈。长老之间互相回护,年轻僧侣有冤无路诉──他们无法向本该最可信赖的人求助。


关注僧侣健康的漫长路

泰国也有大量僧侣涉及性侵、酗酒、赌博,以及敛财的案例。行为不端的僧侣从来都有,只是现在更为常见,而且是暴露在公众之前。泰国近期一部名为《Arbat》的电影,其中有若干具有争议性的场面,例如一名僧人与女性接吻;该片遭文化部禁映,后来导演剪去这些镜头并更改片名,才获准上映。全国佛教办事处的发言人表示:「片中有些镜头会对佛教造成伤害,如果允许上映,人民的信仰将大受打击。」不幸的是,信仰的失落已经无法遏止,人民一直以来对僧侣的尊崇正在幻灭。

然而,把孩子送进寺院的传统深植在泰国和不丹的文化之中,一时恐怕没有现成的答案,摸索解决办法是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不过,显而易见的是,与家人和社会隔绝的年轻僧侣所需要的不仅仅是避孕套的保护。僧侣也是人,他们面对的问题和所受的伤害也须受关注。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