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笑看身后事

第259期明觉   文:何国全 图:黄敏芝| 2011-08-17

先父生性随和,一生无求,却在他七十大寿后,暗地里在风水宝地选了寿穴。他选购的是双穴,连母亲的后事也一起预先处理,让我们大跌眼镜。这事发生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算是够前卫的了。

他老爱与母亲针锋相对,我笑问为何归天后还要“同居”?他一贯大男人主义地说:“不然,谁煮饭给我吃?”我还戏謔地问:“如果阿妈迟到,你不是要挨饿?”他睨视白发苍苍的老伴,满怀信心地回应:“不会等很久的啦!”

老爸在十八年后才“迁居”到荒山野岭去。老妈至今还忙着孙子的冷暖,老爸失算,只好痴痴地等,也挨饿了七年。

一天,一位八旬老伯前来就医。他自嘲犯太岁,祸不单行,年头开了一刀,年终又得再进手术室。老伯疾病缠身且不良于行,手术的风险自然也提高,我一味支吾,闪烁其词。他见我有隐忧,反而开导:“你当是复习功课就好。一大把年纪了,若是冷冰冰抬回去的话,麻烦你给我打个折扣就行了。”他的家属连忙驳正,他倒是哈哈大笑。他对生命的豁达,宛若知秋的枯叶,悠缓地落下,了无牵挂。

友人年前患病,事先立下遗嘱,才被推进犹如鬼门关的手术室。刀锋下她喜获重生,深懂生与死只隔一线,如今谈起身后事,更是百无禁忌。一次聚餐,她畅谈单身女子周游列国的经验,大伙儿听出耳油。她说每到一个国家,会先向当地大使馆报上路程,特意留下蛛丝马迹。我揶揄她风餐露宿无定处,万一出事,我们这群狐朋狗友至少知道该朝哪个方向追思。大家笑成一团。

生老病死,是千古不变的定律。匆匆人生似阵风,带不走什么名和利;反之,你可曾想过要留下些什么呢?

现今社会里,因器官萎缩而功能衰退的病例日愈增加,病者一家大小皆被愁云惨雾笼罩,匍匐在没有曙光的阴雨里,苦不堪言。因交通意外而往生的年轻人也不少,但由于缺乏对脑死和器官捐赠的认知,导致院方无法与家属作进一步的沟通,而眼睁睁地看着一些功能良好的器官,随尸体火化或埋葬,甚是可惜。毕竟,在亲属们伤心欲绝的时刻,谁能平心静气地商量器官捐赠?

懂得人生无常,就能以平常心看待身后事。当那一口气喘不过来时,我准备捐出器官。既然这一生没立下什么丰功伟绩,就只好让器官在人世间多呆几年,寄托新的主人再为社会尽一丝绵力。剩下的皮囊还能供作医学研究,化无用为大用。生前拿手术刀在病人身上割了千万刀,若能亲身尝一尝被剁千刀的滋味,对庸庸碌碌的这一生,也算是一种交待吧!

在阎罗王跟前,也许还可以趾高气昂地禀告生前唯一的善行──让人砍千刀。怕只怕阎罗王对这个馊点子嗤之以鼻,拍案厉声斥责说那是罪有应得,打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呜呼哀哉!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