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老人家的提灯天使:记佛教东林安老院采访

文:愿良    图:三水、佛教东林安老院| 2015-11-24
护老院舍特别需要正能量,陆润荣主任的妙语连珠让我们心生欢喜,并感受到一颗敬老护老的真心。护老院舍特别需要正能量,陆润荣主任的妙语连珠让我们心生欢喜,并感受到一颗敬老护老的真心。
南丁巡逻中南丁巡逻中
「有伯伯抱我!呵呵呵!」(设计对白)「有伯伯抱我!呵呵呵!」(设计对白)
「施比受更有福呀!咁都唔知,正傻猫!」(设计对白)「施比受更有福呀!咁都唔知,正傻猫!」(设计对白)
宽运大和尚就「老」开示宽运大和尚就「老」开示
「东林天地」:介绍每日天气和院舍活动。「东林天地」:介绍每日天气和院舍活动。
活动一览活动一览
一切即一心,心即一切。一切即一心,心即一切。

2000年,德兰修女接过诺贝尔和平奖之后致辞:「有一天,我到一家疗养院去,孩子把父母搁在那裏,大概都把他们忘掉了。院舍布置得漂漂亮亮,但老人的眼睛都盯在大门上,脸上没有半点笑容,都在渴望子女来探望。那个情景,我永远无法忘记。」


活在香港,每一刻也可以目不暇给;在一些年老无依的长者眼中,他们能够选择的,却可能只得一道门。



心善则美


跟菩提护理安老院的主管一样,佛教东林安老院(下略作「东林」)的陆润荣主任很是爽直,快人快语。对于月前本地发生的护老院虐老个案,陆主任没有道德批判,更提醒记者不应将政府津助的东林与私院相提并论:「全港现时约有七万多个安老院宿位,其中二万多个由政府资助,四万多个为私营。东林得到政府资助,院友只需缴付二千多元,院舍另外可获政府资助九千多元,部分私院收费则约莫六千元。」客观条件的差异,情况自会有所不同。


陆主任要强调的,倒是「心」:「心善则美。干护老服务的,若没有敬老护老爱老的心,好歹有限!就如《倚天屠龙记》裏的张无忌,若只有剑招而没有心法,那就形同虚设!能够来东林工作是缘份,但若然没有心,我会奉劝员工离开,不要勉强自己蹉跎岁月,否则护老很可能变成虐老。」原来,陆主任的岳母也是在医院疗养一段长时期的,她曾说过护理人员替她过床的时候,竟像倒垃圾似的。「若同事愿意多讲一句:『婆婆,我现在给你过床喇』,感觉就好多了。」



全男班素食


毗邻东林念佛堂的东林安老院早于1970年落成,是永惺长老遵从定西老和尚遗愿而兴办的;全男班的素食院舍,在本地极为罕有。陆主任则于1983年入职,他是香港佛教英文中学的毕业生,受业于洗尘法师、圣怀法师、宝灯法师等诸位大德。为何只接收男性并坚持茹素?这与东林的历史有关。


「最初,英国殖民政府一心只想在香港做个过客,没打算制定福利政策。六七暴动过后,他们觉得似乎还要留下来,于是开始着手解决社会问题。」陆主任解释。政府随即拨款资助民间的社福建设,再加上善信的捐助,东林安老院得以成立。「第一代院友在1969年入住,全都是四十年代逃难而来的军人和难民,都是男的。到了七十年代,他们也老了,居屋问题急待解决;高峰时期,东林曾住上过百人。」当时的东林,倒不是我们现在想像的安老院,「由和尚打理,院友兼任职工,烧饭清洁全部一手包办!」后来到了1980年正式由政府资助,聘请员工,但因为一直由出家人打理,故向政府要求依循佛门规矩,坚持吃素。至于菩提护老院则在1999年开设,一开始便由公帑资助,故不能以宗教主导,没有奉行素食。



长远培训不可缺


近年,大众对护老服务的要求越来越高,即使是津助院舍,资源却还是有限。正如菩提护老院的主管也指出,人力资源不足是严峻考验,偶尔来参访的人倒有一些,全身投入护理行业的却很少。东林现有院友七十三名,全职及兼职员工合共四十三位,很多长者身体不好,需贴身照料。陆主任表示政府必须吸引中年人转职,因为他们的流动性相对较小。现在,东林不少同事本身也年过五十,因此去年改变政策,把员工退休年龄由六十延迟至六十五岁,以纾缓人手紧绌的问题。然而,照顾长者(尤其是男性)需要相当的体力,对五十来岁的同事来说已颇吃力。陆主任强调除了雇员再培训局等机构以外,政府须长远培训护理服务从业员,让他们可以晋升等等,提供清晰的发展路径。


以人为本,是社福工作的宗旨。安老院舍以集体生活的模式运作,服务更须保持人性化。这不但关乎院友,前线员工的情感需求也应得到重视。以东林为例,院方坚持为员工办生日会,希望他们更有归属感,用心工作。「作为管理阶层,我们也须衡量雇员的工作量是否恰当,否则我们也可能间接变成虐老的参与者。」陆主任不忘自省。



动物成为破冰大使


男性,通常都不愿意表达内心的感受;住进院舍的男性,心底裏往往会觉得自己被遗弃。菩提及东林院监宽运大和尚为我们开示:「住在安老院没有私隐;老人家不开心往往是因为在院舍内的沟通流于单向,他们都想当主角,得到别人的注视,但在安老院待久了,没有做主角的感觉,无法找到自我存在的价值。」


为了应付这种心理需要,东林用了一个很好的方法──以动物作为沟通媒介。院内设有锦鲤池──部分来自永惺长老的──让院友喂饲;并推行「动物友善计画」,分别由阿苏、阿白、阿克、阿北四头唐狗担当爱心大使。「有些人嫌弃长者的体味等等,狗狗却不会,很乐意跟他们接触,让老友记觉得自己没有被遗弃。」有些伯伯把自己的饼干都省起来,留给狗狗吃,院友与动物之间的感情,可见一斑。护老院内一般甚少有动物,院方会特别安排员工担任领狗领猫员;而为了卫生起见,院友插喉、更衣期间,员工不会带动物进入他们房间。


另外,寛运大和尚等等也会透过其影响力,呼吁善信捐出院舍一整年所需的白米,让老人家知道有不少社会人士长远持续的关心他们。院方省下的开支,则供长者出外聚餐之用;每年一共安排七次,比其他院舍为多。



安居东林,乐在其中


东林另一个厉害的地方,就是自开院以来三餸一汤的传统,「全港七百间院舍,就只有东林每餐提供三个餸!」陆主任笑着说。记者有幸到厨房喝了一碗素菜汤,清新可口,相信「安居东林,乐在其中」这句院舍口号,不会是空喊的。膳食当中不含葱蒜等五辛,据陆主任观察,这些食物的强烈气味的确容易令人脾气暴躁。


还有一项就是殡葬安排,陆主任指出不少伯伯无依无靠,担心没有人办理身后事。因此,他们只要写一张平安纸,清楚交代要求,院方便承诺代办殓葬事宜,更会代为联络亲人,例如院友与家人不和,院方会按照其意愿,死前或死后代为通告。「在红磡碰见我是平常事!我不时要到殡仪馆走个圈,一年也有十趟八趟!」陆主任的笑话令我们捧腹!


说到底,要让长者善终,孝道至为重要。宽运大和尚开示:「佛典之中,《盂兰盆经》、《父母恩重难报经》、《地藏经》都讲孝义。东林和菩提积极把教理融合在日常营运之中,东林最初由信众支持,现在受政府津助,宗教关怀很重要。广义而言,更应在社会上推动孝亲和报恩的文化。」又如陆主任所讲,社会工作的核心精神是「知己知彼,易地而处」,只要多一点同理心,世界自会和谐得多。



南丁格尔精神


东林裏面有一头猫咪叫南丁,名字来自护士之母南丁格尔。「这位『提灯天使』不但只是洗洗伤口,心灵的关怀,对伤兵的求生意志也很关键。」陆主任说。


当我们老去的时候,衰坏的身体或会令我们别无选择,心的选择,却可以是无限的。「眼翳若除空花灭,狂心顿歇即菩提」(初慧老和尚题);在黮暗中启以光明的,是爱与关怀。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