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退休后的心理辅导

第298期明觉   文:陈耀红| 2013-03-20

我在十月出生。这月份提醒我必须善用暇满人生。

跟我年龄相若的,几乎都已在为退休作准备。已经退休的,最常见的是到处旅游,有的还报读各式各样的课程,也有不少人去做义工,参与慈善活动。还有些人退休后,不会全退下火线,做一些短期工作,这一来不用怕坐食山崩,二来也可以让几十年的工作经验无须全部封尘。而我呢?

离开办公室生涯之前,我已打算为近三十年的工作经验与从小就感兴趣的问题,来一次大归纳。当时,我决定将生命余下的时间放在音乐上,因为声音对人的影响不下于视觉,由声音留下来的符号、文字、录影录音太多,但我们对它的了解太少。四年下来的努力,那种满足感几令我不作他想,希望有关音乐的研究和努力,将来可以用来多贡献一下社会。但意想不到的,是无须工作后的悠闲心境,竟然令我对佛学有了彻底不同的感受。那是非常有效的心理健康辅导。

“软─硬─软”,我这样归纳接近六十年人生中的心境。开始工作以前,除了考试、比赛,和被爸妈责罚会令我紧张外,心境大抵是软的,貌似无忧无虑。工作以后,是硬,时刻要面对挑战,要赶死线,连心烦都几乎没有时间。退下工作以后,渐回软,我能感到心境不断软化,音乐固然是一个原故,对生死有了新的看法,是另一原因。

除了求不死药的蠢皇帝外,我们都知道人终会一死,这不用是佛教徒都知道。年近退休的人,死是担心也没用,迟早要来,只能求好死,千万不要长病久痛,别让自己的身体自己控制不了,动弹不得。在有系统地研学释道以前,生死不可知,有点被动。研学释道后,释道虽不能改生死无常,但却促使学者更多地思考生死问题,且从而伸展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自然、人与一切不知不可知者的关系。更实际地说,就是我与他之间的关系。

音乐令人快乐,名符其实是“乐”,也助人疏泄不快。但这种乐与平静,有时间之限,音乐最多只能绕梁三日。而且,音乐不能教人不再“自寻不乐”。虽然人皆知生命苦短,何必“自寻不乐”。

不乐不只影响心情,亦会影响健康。释道教人直视不乐的根源,其中很关键的是因为他,因他与我的对立、不和而起。这个他,一般被指为身外之物、我以外之人。但怎样对待众多形形色色的他?释道谓以平等心,以慈悲。不过,知易行难!

然而,吊诡的是,此中有一个他,是我的身体。人死后,那尸体是否是我?若我会因业果而进入轮回,难道这会变成尸体的身体能跟着我进入轮回?那么,这尸体还不是他吗?而这尸体的前身──那个经常被视为我的身体,又是什么?难道就是我吗?即使在此一生中,这个身体亦只是一个像电脑般,比电脑机器人精密的工具。古人甚至把它诋譭为一具臭皮囊。这身体全依靠各式各样的他──父母的精卵与营养、空气和食物,以及社会中各种有形无形之物等组成。这身体为什么会是我?

我的身体被等同于我,其实只是被简化的观念,是一种习惯的看法而已。寂天(Shantideva) 的《入菩萨行论》大概有这样的说法:身体既然可以被视为我那般,被我所爱惜,那么其他的他呢?我爱这身体,是自出娘胎以来的习惯,那么,对其他的人与物的慈悲,也应可训练一下,可以习惯一下。

身体有病,我会想尽办法去医治。如果别人有病、地球有病……我会同样关心吗?退休后,私人时间松动了,多了时间来关心自己,也可坐言起行,多多关心一下跟自己没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他人与他事。如果能改善我与他的关系,有谓得道多助,有病痛困厄时,会多些亲友在身边;如果死后真有轮回,所积种的,应该也是善业多于不善业。退休后,积极地思想一下生前死后的问题,可以减轻对老对病的恐惧。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