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阿姜布拉姆 一场佛学、科学和人生的盛宴

文:邝志康    图:佛门网| 2015-03-18

在敞大的礼堂里,你听到有人这样说:想像一下,这一刻你没有脑袋,那么日子会如何过呢?你大概会回答,既然没有脑袋,又如何猜想?甚至你可能认为,不用多想,因为世上不会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生存着。然而出乎意料之外,你听到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以一贯庄谐兼备的声线抛出这句话:

「你可以没有脑袋,因为重要的是心灵(mind)。」


没有脑袋的男孩

缘起是三月初旬的一个晚上,阿姜在香港大学举行以「从佛学和科学看人生意义」为题的讲座,邀请你共晋一场佛学、科学和人生的盛宴。阿姜首先以科学威胁宗教信仰这一点说起:「曾经有位女士对我表示,担心经典再也不管用,全都给量子物理学取代去。」也许你会有同感,学术研究成果层出不穷,颠覆对生活的认知和既有概念。阿姜的看法则是,身为佛教徒,你最有资格跳出框外思考,先不说其他,禅修正是其中一种手段,让你达成这个目的。

接着阿姜说,八十年代有一位名叫John Lorber的英国教授,这位研究人类头颅形状的专家向大众宣布,在一次实验中,发现世上原来有「没有脑袋的男孩」(the boy with no brain),因为那男孩的头颅里只有脑液体!更教你吃惊的是,男孩当时正在修读数学博士课程,他的智商达126,有一段稳定的爱情关系,生活正常,毫无异状。 我们受书本内容所限制,以为人没有脑袋便无法生存,但从阿姜口中得知,你错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有许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而那些具反叛心的人,会超越常识的局限,努力探求更新更高的境界。阿姜给你的任务正是,像他一样,当一位「反叛者」,打破成规陋习,激发无限创意。


什么才是人生的意义?

讲座的下半部分是三位来自不同领域的专家,一同与阿姜探讨人生意义。你看着他们步上台上,分别是Berry Kerzin博士、郭新教授及陈立昌教授。Kerzin身兼僧侣、教师与医生的角色,现为「心灵与生命研究中心」学者,也是达赖喇嘛的治疗师;郭新是着名天文学家,也是港大理学院院长,而陈立昌则是港大病理学教授、医学与人文中心主任,致力血癌研究及发展医学中的人文关怀。

三位讲者甫坐下便开始讨论,郭院长从古埃及人看星说起,「古人没什么别的消遣,闲时抬头便会望星,所以星相学特别发达。」随着时间推演,人类冲出太空,似乎对宇宙有更深了解,好像距离找寻到人生的终极意义迈进了一大步,但他承认,科学自有其限制,要真走到尽头还远得很。Kerzin博士则表示,通过禅修能体验慈悲,而慈悲正正是人生最有价值的意义,「禅修是科学难以完全解释的事情,它是属于心灵层面的东西。可惜的是,大多数科学家并不相信心灵这回事。」

最后大家把焦点转到造物主这个话题。你端直身子,静听阿姜所说:「基督教神学有一种说法,认为上帝不可能同时全善、全知、全能。最简单的理由是人类仍然不幸,疾病和苦痛也继续缠绕我们。一个全善的上帝绝对不会容忍这些负面东西存于世上。曾遇上一位基督徒,他坚信『没有什么比上帝更伟大』。我说对呀,『没有什么』就是空性,空性思想当然比上帝伟大!那是佛陀教导的真谛。」

那个晚上,跟随阿姜和诸位讲者一起经历两个小时的对谈。对于人生意义、对于科学和心灵,你得着甚丰。人生本来就是复杂的,不用担心和害怕,活在当下,干脆如阿姜所言,当一位「反叛者」,这个世界才不止书本所描述那样狭窄呢!来吧,去追寻人生,然后你会发现,所谓意义,是要由你自己来书写的!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