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发廊里

第316期明觉   文:梁锦萍| 2013-11-27

我跟这发型师认识了近三十年。理发过程中大家细话家常,他有时也会跟我分享一些发人深省的故事。今天,他与我分享了下面的一个。


「他令我羞耻!我不会认他作爸爸!」


发型师跟前一位约三十岁的女顾客,提及清明扫墓时,突然咬紧牙关,从齿间「爆」出这样一句话。发型师原本拿在手中的剪刀,一下子滑落地上,铿锵之声,划破屋里的沉寂。那位本来样貌娟好的,现在却忽然怒容满脸的女士,高声地说出以下一番话。


「爸爸算什么!生意失败便跳楼去。他从未想过妈妈带着三个女儿,怎样面对欠债?怎样一面工作又一面教育我们?这么软弱的男人,干嘛要结婚、要生仔女、还要辞掉政府工去做生意 ?!


「我把他恨透了!难为母亲还要每年清明节、重阳节,带同女儿们千里迢迢到和合石拜祭他?难道他还连累我们不够么 ?!」


当时发型师呆若木鸡,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这位拒认父亲的女儿,她有充足理由憎恨不负责任的这个至亲。可以想像在她漫长的成长岁月中,吃尽了苦头,才有这番仇怨深藏心底,甚至对陌生人有着不吐不快的冲动。


自杀,这种粗暴残害自己生命的行动,伤害的不单止当事人本身,更深深地在亲人生命深处,残酷地造成永不磨灭的烙印。这位女士以愤恨和怒吼去宣泄内在的悲怆,如一只受了重伤的幼狮,用咆哮去减轻痛楚,张牙舞爪地维持生存的尊严。


听过发型师说的这故事,我真为这位女士担忧。那郁结的仇恨,若持续地控制她的情感,她的生命要付上甚么样的代价?假使我们生命中具影响力的人,尤其是父母,成了我们痛恨的对象时,这愤恨极有可能影响我们对权威人士和亲密伴侣的相交。这位女士对父亲「坚强生活下去」、「承担家庭责任」的期望既落空,她很有机会将「男人要坚强、权威和可靠」的期望转投到身边的男友或上司身上去。这样,这女士身边的男友可要全天候坚强,如钢铁般强韧不可!试问哪位男士能符合这样的期望?在真实的生活中,又有哪一位上司能永远地坚强?抱持这种不设实际的扭曲的期望,这女士可要在人生之中继续吃苦头了。


拒绝亲生父亲,等如拒绝自己生命的根源。这位女士很有可能会怀着瞋恨心生活下去,直至有新的角度去谅解父亲的自杀。记得家庭治疗大师沙维雅女士(Virginia Satir)说过:「问题本身不能构成问题,我们如何应付它才构成问题。」既然父亲的死已是不能改变的事实,这位女士失去父亲的遭遇本身不是最大的悲剧,她不肯放下的「恨」,似乎才是最大的悲歌。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