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別有一番滋味──讀何國全的《幸福的滋味》

第267期明覺   文:靈子 圖:何國全| 2011-11-07

     凡夫俗子對人生的期望,不外是平安健康,快樂幸福。祈求看似簡單,要達標卻不容易。

      何醫生把〈幸福的滋味〉當成他人生的一道饗宴,在他平實的生活中已經嘗過了這道美味。十七歲初嘗愛的滋味,十年後與愛人攜手同行,這十年相思苦樂滋味長,他們倆心中明白!

     一介巍巍漢子,在手術室裡是操刀的能手,在那二人世界的庭園中卻是個多情胚子,聽他把甜言蜜語掛在嘴邊,那麼親密那麼自然;他在字裡行間對太太的愛意毫不掩飾,在那幸福的堡壘中他樂得像個大男孩,也就是這樣了──那幸福的滋味,由心靈的深處自在地釋放出來。

   他在幸福的小庭園中往外探索,聽到老爸爸在〈守候〉中自說自話,從孩子們小時候開始回想,牆上的老照片,屋外的樹苗兒,媽媽的探首,灶爐上慢火熬著的湯……是的,他〈早就該對您好一點〉,對那曾經讓他鄙夷,身上充滿異味,衣著邋遢的老媽好一點。望著老媽媽佝僂的身子,滿頭的白髮,他有愧有悔啊!

    生活的視角從家庭轉向工作單位,這麼一位熱心熱情熱血的年輕醫生,注定要比別人多操一份心力。

    小烏米和媽媽的苦難開始牽動了他的心緒,他不止同情,最重要的是把個案呈交到有關團體,真正地幫了一個急需幫助的家庭。〈心病還得用心醫〉──是的,就讓大愛的義工以他們的慈悲與關懷,把身陷危難的受苦人引導到正途吧! 醫生個個身著白袍,修為卻無法一概而論。那〈不曾變質的愛〉,醫生用自己聖潔的手為老婦女挖出久積的宿便,再看看那不知感恩的婦女,那唯唯諾諾的老母親,心中不免感慨萬千。

    白色巨塔裡每天上演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一位醫生呆久了會不會變得麻木不仁呢?

    讀著何醫生發自內心的筆觸,我們知道他不會。他熱情澎湃,熱心熱血。“爸爸你什麼時候回家陪我玩”,一句童稚無知的話語,馬上催得人淚眼模糊。〈第一滴淚的覺悟〉讓他在生離死別的這一刻,更感念於自己的幸福。

    〈傳遞大愛〉是一篇讓人深深感動的文章,它讓我們知道,在配對取骨髓的過程中,醫生們的偉大貢獻。那一路的行程,轉機搭車,收在骨髓袋裡的骨髓不能照X光,不能被熱化,不能冷凍,還不得延遲!在保送的過程中,在時間的倒數中爭取希望,醫生要擔多少個心啊!

    望著窗外的山痕水色,耳際傳來了哀嚎呼救的身影,他正義的良知又開始在內心蠢蠢欲動了。他幾番掙扎,最後終於突破了自己的那一關,成了一位大公無私的“無國界醫生”。

    2008年何醫生隨著慈濟團體到緬甸賑災,飛機巴士小船幾經顛簸,到偏僻的農村為農民提供醫療救治。為孤兒帶去關懷與關愛。在這裡,何醫生體現了他身為一位大愛醫生的本質。〈跨越心牆的愛〉很詳細地描述了愛滋病兒收容所的境況,醫生和義工們載歌載舞給病兒帶來一時片刻的歡樂;十八個病兒十八個擁抱,暖暖地卻有無限的憂傷……他們猶如天際的流星,在生命的長空一閃即逝,不留痕蹟。

    人生的大悲傷,莫過於眼看親近的人兒離自己遠去……那是曾經與自己在手術室裡共進退的同僚,猶如同上戰場的戰友,如今,你空有一身好本領面對著她卻無能為力;“在勇士面前,我無法隱藏我的懦弱”!〈蒙著臉的天使〉啊!白衣天使──霂彩雲,只能在這裡向你致以深深地敬意了!

     打開了眼前的掌中書,望著窗外的樹影婆娑,風雲變幻,外面的世界,其實就是我們內心的投影,我們終歸要回到現實中來。

     我們的內心一邊接納一邊推辭……我們期望獻出自己的力量,我們又害怕離開現實的生活。

    我們的心,只能由我們的心來點亮了。

  

(本文原載於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副刊,2011年10月14日)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