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HKBA-Ads-Aug2018-2

印度佛教復興運動的繼承者:世友居士鞠躬盡瘁四十年,以佛法濟度無數貧民

文:郭湄湄   圖:世友居士| 2018-08-07
世友居士創辦的龍樹學院內,一尊「弘化大佛」(Walking Buddha)雕像巍巍聳立,寓意將佛法傳揚四方。世友居士創辦的龍樹學院內,一尊「弘化大佛」(Walking Buddha)雕像巍巍聳立,寓意將佛法傳揚四方。

1956年10月14日,印度「憲法之父」安貝卡博士(Dr. B. R. Ambedkar)帶領五十萬名達利特人(印度種姓制度最低階層,亦有人稱他們為賤民)皈依佛教,在印度佛教復興史上揮灑出一筆精采。二十一年後的同一天,改變了一位英國男子的一生,也改變了現代印度佛教史。

世友居士(Dharmachari Lokamitra),英國籍男子。1977年10月,他前往印度學佛,在龍城西郊的迪克沙布米(意為「剃度之地」),見證了安貝卡博士皈依大典的第二十一週年紀念大會。

一望無際的廣場,數以十萬計的達利特人,一張張求法若渴的面孔。他們大都因為印度的種姓制度而受盡凌辱,長路迢迢來到龍城,希望佛法可助自己脫離苦海。這一切,都掀起了世友居士內心巨大的波瀾。

為了達成安貝卡博士復興佛教的宏願,世友居士鞠躬盡瘁至今四十年。

世友居士為了復興印度佛教,鞠躬盡瘁四十年。世友居士為了復興印度佛教,鞠躬盡瘁四十年。

種姓制度與佛教復興運動

印度的種姓制度有逾3,000年歷史,它將人民分為五種等級:1. 婆羅門(印度教的祭司,最高級)、2. 剎帝利(武士)、3. 吠舍(平民)、4.首陀羅(奴僕)和 5. 達利特人。達利特人只能從事最骯髒、最危險的工作,沒有任何權利。1947年印度獨立後,種姓制度雖被去除法律地位,卻是名亡實存。至今仍有不少人遭到毆打、強姦和殺害,只因他們仍被視為達利特人。(注:印度現有逾2.2億名達利特人,約佔人口的⅙)

如何救助這群「達利特人」?世友居士說:「安貝卡博士認為,『達利特人』這個種姓類別源於印度教,而要消除它,就要讓人民脫離印度教。」博士鼓勵人民改信佛教,因為他認為佛教有這三大優點:1.)符合科學原理,2.)認同「自由、平等、友愛」的現代社會核心價值,3.)不以任何方式來合理化或助長貧窮。

佛教起源於印度,卻因為種種惡因緣而在印度式微。到了近代,印度佛教才開始復興,安貝卡博士就是重要舵手之一。他出身於達利特人階層,憑過人之才,成為印度獨立後的首任法律及司法部部長。他窮半生精力,去除種姓制度加諸人民的心理束縛。

1956年,博士在世界佛教徒聯誼會(WFB)的大會上說:「佛陀最偉大的成就,就是告訴我們:『改變世界,要由改變自己的思想開始。』」佛教說眾生平等,達利特人的生命不比他人低賤。博士認為,如要改善達利特人的處境,就要讓國民明白平等與慈悲之道。他在印度發表演說、撰寫佛教書籍、興建佛寺,並引領無數人皈依佛教。

1956年的皈依大典,有五十萬人跟隨博士皈依佛教。但六週之後,博士就往生了,復興團隊群龍無首。

至今仍有無數達利特人被虐打,但大多數都沒有報復,反而聽從安貝卡博士的建議,皈依佛教。圖為印度佛教徒在遊行示威中高舉佛教旗幟至今仍有無數達利特人被虐打,但大多數都沒有報復,反而聽從安貝卡博士的建議,皈依佛教。圖為印度佛教徒在遊行示威中高舉佛教旗幟
博士的雕像在印度隨處可見,可見其影響力之鉅博士的雕像在印度隨處可見,可見其影響力之鉅

在安貝卡博士往生後 承前啟後復興佛教

1977年,僧護比丘(世友居士的老師)鼓勵世友居士在龍城辦佛教學院,助博士完成宏願。此後,世友居士一直竭盡所能,在印度復興佛教。

世友居士說,至今仍有無數達利特人被虐打,但大多數都沒有報復,反而聽從安貝卡博士的建議,皈依佛教。「他們想脫離令自己受到歧視的體系。有越多人遭受歧視和暴力,就有越多人皈依佛教。」

居住印度數十年間,世友居士建立了「三寶普濟會」,營運逾二十個弘法中心和四個禪修閉關中心。從八十年代起,他與同儕經營了逾二十五所宿舍,為弱勢小孩提供住宿和饍食;又營運逾五十所社區中心,為貧民窟的婦女和孩子提供食物和醫療服務。而世友居士復興佛教的大本營──龍樹學院(Nagarjuna Institute),就在1980年開辦了。

「印度有4,000至5,000萬名新佛教徒(數量正不斷增加),他們都很想學佛,以了解佛法如何轉化自己。我們無法走進所有的村落去教授佛學,但我們可以訓練弘法人才。這就是創辦龍樹學院的目的。」

來自印度二十五個州份的學生,暫忘過去的一切,在龍樹學院學佛。來自印度二十五個州份的學生,暫忘過去的一切,在龍樹學院學佛。

復興運動與龍樹學院:學佛如何改變達利特人的命運?

開辦龍樹學院十五年間,有逾1,200位年輕人入學。他們極為貧困,常遭受歧視和虐待。來自印度二十五個州份的學生,暫忘過去的一切,在龍樹學院學佛。「他們的自信心增強了,思想和視野完全改變了,也知道自己有能力改善自己和他人的生活。他們回到家園分享佛法,像一顆顆卵石那樣,在廣大的湖泊上散播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家境貧困的帕瑪(Rekha Parmar),父親經營單車維修店,妹妹身患殘疾、做過二十次手術。2010年,她來到了龍樹學院。「在這裏讀書,讓我對慈悲之道體會更深,自信心和演說技巧也增強了。」畢業後,她為智障和殘疾的孩子開辦學校,約有550人就讀。

有許多年輕學子入讀龍樹學院有許多年輕學子入讀龍樹學院
龍樹學院的學生龍樹學院的學生

世友居士記得,有位學生曾被迫當糞便清掃工人(達利特人中最低下的),但她勇於捍衛自己的權益。「有許多達利特人(包括她的上一代)都被迫清理糞便。她拒絕了,佛法讓她重拾尊嚴。她在龍樹學院畢業後升讀碩士。」

龍樹學院的導師在印度傳播佛慈音、濟度新佛子,三十多年來從不間斷。有許多校友為殘疾兒童辦學,並給受歧視的孩子開設宿舍。也有些校友在印度各地演講,講述佛法如何轉化個人及社會。亦有逾百位畢業生繼續升學,攻讀佛學、教育和社會福利等學科的碩士或博士學位。

龍樹學院畢業生為弱勢孩子開辦學校龍樹學院畢業生為弱勢孩子開辦學校

龍樹學院的展望

現時有許多校友在印度各地弘揚佛法,包括佛學、禪修和梵唄。世友居士與他們正在實行一個試驗計劃:「我們希望更有系統地弘法,以建立可持續的佛教社區。校友以三人為一組,每組在一年內建立十至十二個社區。方法是在各地舉辦佛教節日慶典、佛學班和禪修營,包括一天、一個星期或更長的禪營。這樣,我們在三年內就可建立約200個佛教社區。試驗結束後,這個弘法模式就可於印度各地重複施行。」

世友居士說,龍樹學院需要穩定的收入,而來源只有基金會和商業活動。「我們正在張羅籌款和商業活動,以支撐學院的營運所需。不過,與我們合作的人都很貧窮,日後可能需要海外佛教徒的支援。校友也會營商籌款,以支持他們的辦學所需。」

校友在印度各地演講,講述佛法如何轉化個人及社會校友在印度各地演講,講述佛法如何轉化個人及社會

多得安貝卡博士之功,有上百萬計的印度人皈依佛教,數目仍在不斷增加。世友居士認為,在未來的五十至一百年間,或會有三億人皈依(注:印度現有約13.5億人口)。「有越多人弘法,種姓制度就越容易瓦解,也就有越多人民過更有尊嚴的生活。印度人民將會樹立榜樣,展示佛法如何轉化社會。希望龍樹學院的校友,可以為此盡心盡力。」

龍樹學院內,一尊「弘化大佛」(Walking Buddha)雕像巍巍聳立,寓意將佛法傳揚四方。龍樹學院之心,正如安貝卡博士所說:「良好的佛教徒,應肩起弘揚佛法之責。弘法,就是為人類服務。」


延伸閱讀:
推動平權 行菩薩道:印度憲法之父阿姆倍伽爾帶領賤民皈依三寶,復興佛教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