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廿一世紀的另類布施(二)

第280期明覺   文:Woodreus18| 2012-07-11

今時今日,醫學昌明,很多從前是不可治癒的惡疾,現在也能克服。可正如前文所言,而今仍然有很多疾病威脅著人類的健康。除了先前提及過的一些肌肉萎縮症之外,還有不少疾病是至今難以根治的,譬如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和大腦麻痺等等。筆者身邊,就有很多因小時候曾經缺氧而患有大腦麻痺的朋友,他們的肢體活動能力可能遜於常人,說話、學習或運算等能力也有可能受到影響,但他們很多都熱心助人,也不會輕言放棄,總會盡力克服生活上的限制,和努力應付學業上的困難,有些甚至用課餘時間接受香港殘奧協會所提供的訓練,在運動場上創一番成就。此外,聰明如「光纖之父」的高錕教授,也不得不受阿茲海默病(Alzheimer's Disease,或稱腦退化症)所煎熬,腦神經功能日漸退化,連記憶和智力之衰退也不可逆轉。

現時,從醫療技術上而言,我們身體上大部分的臟腑器官都已非絕不能替換的了,外科移植手術為很多病人帶來了重生的機會,可是現時用來移植給病人的器官極為短缺,因此器官捐贈絕對是一個功德無量的布施。

可是,還有最重要的一環,乃我們至今不能克服的,就是我們的大腦。人類的神經系統根據極其簡單的原理運作,卻構成一個複雜無倫的「超級電腦」,支配著人類的情感、記憶和行為等等功能。迄今為止,科學家對大腦的認識仍很有限,對於大腦受損、衰退或變異所致的疾病更多半是無能為力。我們暫時還不可能用移植大腦和意識轉移的方法來治癒病人,這正正解釋了為什麼筆者身邊眾多大腦麻痺的朋友,一旦神經系統受損,就要終身受此障礙,很難痊癒了。然而,他們患病,其實充滿無奈,因為其病源──發高燒或缺氧的時候,他們往往只是個初生的嬰兒或幾歲的小孩而已。

事實上,對於剛剛提及的大腦疾病,以及前文所講述過的遺傳病,乃至人類其他各式各樣的疾患,基因工程、神經科學、再生醫學以及幹細胞治療法,皆是我們的新希望,其發展極具潛力。無論是科學家、醫生或病人,都熱切期待更多相關的研究成果,可以惠及大眾。這一類的醫療科學的研究,在可見的將來,有望可以治療更多現時未能根治的疾病,甚至這樣的醫療變革潛在著延長人類壽命的可能。資助此等科研,不僅是布施,不僅為了幫助長期病患者,將來更可能回饋我們自身,待我們年老時得以享用。因此,筆者說過,一旦將來有能力,我必定會大力支持此等醫療科學的。

只恨,對於一些病苦而短壽的患者,這一切看似遙遙無期。筆者身邊,一個一個的前輩離開了,我很擔心現時的朋友將來也會因病而一一遠去了、當天使了。這正正是筆者致力呼籲善心人對此等醫療科學多加支持之原因,我衷心希望趕快有更多的有效治療法面世──因為有一班「年老的」青年人正在與時間競爭呢!在未有新的治療法之前,我們──包括所有患者、筆者和各位讀者在內──這一班人,可以做的,大概只有通過養生和物理治療,盡可能維持自己的健康了。雖然筆者非相關範籌之專家,但深知此等科研意義重大、潛力無限,故仍獻醜試加說明,唯願大家對此有多一點意識和重視。

因此,我在此再三呼籲,敬請各位善心人,除了平日的布施、做義工外,也請支持生物科學與神經醫學的研究!善種一施,善緣一結,功德無量!

(筆者按:附圖為筆者的朋友,同樣都受疾病困擾和體能限制,但無礙對生命的熱情。刊出圖片已徵得其同意。)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