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從佛法的觀點看微電影《理想?你想!》 ──法忍法師

文:麥農    圖:法性講堂、麥農| 2015-10-26
不能一味要求信眾服從。法師認為某程度來說,信徒是佛法的「用家」,要讓他們看到佛法的實效,這樣信徒才會尊重你。像賣鍋一樣,要讓顧客看到它的實用,人家才會買(圖:法性講堂)不能一味要求信眾服從。法師認為某程度來說,信徒是佛法的「用家」,要讓他們看到佛法的實效,這樣信徒才會尊重你。像賣鍋一樣,要讓顧客看到它的實用,人家才會買(圖:法性講堂)

佛教能夠流傳世間,需要依賴弘法者的善巧方便。譬如,「經變」是將佛「經」深奧的義理,轉「變」成具體的圖畫,這樣使人容易明白。法忍法師曾用漫畫、舞台劇弘揚佛法。早前,法師將「無常」這觀念製作成一齣微電影,並親自登場參演,搬上螢幕,名為《理想?你想!》。首映當天,我們藉機向她請益。

弘法需要善巧方便

佛法的內容是豐富、深刻的,不過要讓忙碌的現代人感受到它的好處,需要運用善巧方便。法忍法師表示:「佛典的語體大多是文言文,單用字面表達不容易觸動人心,甚至可能產生距離感,覺得佛法義理跟自己無關,這樣便無法利益他人。

法師於接受訪問時,攝於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法師於接受訪問時,攝於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

「以『無常』這觀念為例。原本它跟我們是最貼切的,假如我們感覺不到它的貼身,甚至覺得與自己無關,自然也不會有求法的心,如此一來便得不到佛法的利益,那麼再好的義理也沒用。所以,弘法需要善巧方便。微電影可視為傳播佛法的其中一種善巧方便。」

為甚麼要用微電影

微電影是互聯網發展下的產物,主要按照三種元素:故事、音樂、推廣平台,在短時間內傳達某個訊息給觀眾。

法忍法師指出:「漫畫因篇幅有限,故難以全面表達佛教的無常觀,舞台劇又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相比下,微電影不需要大堆頭製作,它只需透過故事的編排、人物的刻畫,就可以讓觀眾經驗生命的不同歷程,例如,患病、升學困擾、生死問題等,從而揭示生命的道理。」

的確,片中參演的大多是新晉演員,甚至飾演阿雪的父親區永霖,阿欣的母親潘小惠更只是講堂的義工。也許,這種安排能更容易讓觀眾引起共鳴──原來生命的無奈不只發生在某個特定的人身上,它一樣也會發生在小市民身上。無常,其實是「關我事」的!

弘法不是說教

弘法者不是人生教練,不應該權威似的站在「應然」的角度,來向他人說教。「當信眾遇到困境時,不應該只要求他們看開一點。要是僅僅強調『看開一點』便可以解脫煩惱,我們何不簡單地錄製一部『看開一點』mp3機,遇到困難就重複播放『看開一點』。事實上,這是行不通的,因為沒幫助他們改變困境的因緣,便無法解除他們的煩惱。」

隆敬長老主持開鑼儀式,為微電影首映揭開序幕(圖:法性講堂)。隆敬長老主持開鑼儀式,為微電影首映揭開序幕(圖:法性講堂)。

所以在設身處地的考慮後,法師認為以微電影的手法散播佛法種子,將無常的觀念滲入觀眾的心田是好方法,因為「假如將來大家遇到難關時,回想起曾經看過這齣微電影,知道有樣東西叫『佛法』,也許會讓他們更有力量去處理無常。」

善用現時流行的媒介,隨順時下眾生的根性、喜好以灌輸佛法的觀念,令對方離苦得樂,這便是《普門品》記載的觀音菩薩度化眾生時,運用「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的「同事攝」了。

既是無常,如何把捉

無常即是事物沒有恆常不變的實體,並用來描述事物剎那變遷的狀態。法師指出:「無常是指事物分分秒秒變化的狀態。這裏所講的是『變化』,不一定是指由好變壞,由壞變好。這樣的理解是片面的。」

微電影《理想?你想!》的編劇,導演及部分演員(圖:法性講堂)。微電影《理想?你想!》的編劇,導演及部分演員(圖:法性講堂)。

既然無常是指剎那變化的狀態,我們便無法單靠肉眼觀察它。日常我們所見的各種現象,都只是無常所呈現的結果。譬如,故事中各人的無奈:阿雪(宣泇而飾)的父親出現財政困難,使她沒法到外國升學,以及男友阿鋒(唐松曦飾)的離棄;開朗活潑的阿欣(江嘉敏飾)突患癌症;幼稚園校長、事業如日方中的芳姨(潘芳芳飾)發現身患惡疾,迫使她放棄事業等等,這些都是無常帶來的結果。

那麼我們應該如何面對呢?芳姨在片中,用花兒作譬喻提供答案:「當花開到最燦爛的時候,我們要懂得把握和珍惜它。到了花殘葉落的當兒,我們要學會放手。」

放手,是需要準備的

父母和子女都用自己認為「對他好」的方式對待彼此。生活中父母親為籌劃兒女的下半生而四處張羅。正如阿欣的母親(潘小惠飾演)聽到女兒患病時,她激動地說:「我們做牛做馬都只是為了這個女兒。」

那麼兒女呢?當阿雪原本打算到外國升學的計畫泡湯時,她向鍾Sir(周子龍飾)尋求開解,鍾Sir反問她一個意義深長的問題:「無論在品德,或學業方面,你都做足一百分。其實,你有沒有想過,你那麼努力是為了甚麼呢?」阿雪回答:「不想我爸爸、媽媽不開心。」

首映當晚,活動接近尾講堂舉行的傳燈儀式,意味著燈火相傳(圖:法性講堂)。首映當晚,活動接近尾講堂舉行的傳燈儀式,意味著燈火相傳(圖:法性講堂)。

其實,這些所謂「為對方好」的方式,可能無法為彼此帶來真正的福祉。對此,法師表示:「當我們接觸了佛法,我們應該思索怎樣的籌畫,才能令父母、親友的生命更加幸福。事實上,當我們為他們作出這些考慮,其實表示我們已經意識到無常,明白時間、生命的有限。於是,我們會主動地去滅惡生善,為親人、自己結善緣、播種善的種子。

「換句話說,基於這樣的認知,引致我們精進修行。而不是因為我們學了佛,是『佛弟子』的身份,便覺得世間不好,所以要修行,於是把修行變成一種身為佛弟子的責任和角色。這是本末倒置的。」法師苦口婆心地說。

隱藏在年輕皮囊中的智者

八十後的法忍法師思想敏銳且幽默。講台上她總是「說之以理,動之以情」,逗得觀眾笑口常開。在大眾開口大笑時,她卻能不留痕跡地把佛陀的法藥,輕輕送入觀眾的口中。顯然地這並不是以說教的姿態弘法。如果您曾在法師的開示中,因她的幽默而開口大笑,那麼千萬記得偶爾也把您的嘴巴合起來,細細品味她開示的法義。

讀者可從這短片回顧微電影首映當晚的溫暖場面(影片:法性講堂)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