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心底無私天地寬的衍陽法師

文:陳潔靈    圖:陳潔靈| 2015-12-26

作者簡歷:Elisa Chan 陳潔靈( Miss Chan Chan) ──香港著名歌手及及演藝工作者。2010 年皈依衍陽法師,法名道一。現時在香港大學修讀佛學碩士,Ateen社企素食委員之一。

12月23日,我和200多位人士一同在中文大學,以笑容、熱淚、掌聲,恭送衍陽師父成為無言老師。儀式完畢之後,衍傑師父再三囑咐大家,要好好秉承衍陽師父的教誨,開開心心地活出精彩人生,不要枉費了衍陽師父一分一滴的心血。

認識衍陽師父至今這六年間,師父令我深切地體會到,一位悲天憫人的佛教行者,如何將身教與言教並行一致。透過自己身心對「苦」的豐厚閱歷,她本著「真愛無界限,陪您過難關」的理念精神,在生命教育的路途上,積極地以生命影響生命,為有需要的人,作出無私的奉獻與承擔。


時刻都在弘法利生

每次和師父接觸,不論是公開場合,抑或是私底下的交流,都令我獲益良多,終身受用。就算是一通電話,或是一段短訊,師父靈活善巧、語重心長的開示教誨,令我深生慚愧之餘,對她更是肅然起敬。

有一次在電話中,我問師父:「如何可以活得和諧自在?如何能夠在生命中取得平衡?」

師父說先決條件,是要以柔軟的心,去對待每一個人、每一件事、每一道難關。我們一定要去學習如何破除自己心中那把量度尺,才能讓自己有更高廣的視野、更寬宏的胸懷。這樣,我們才能坦誠地面對自己,兼容納別人。在任何情況底下,無論自己有多麼足夠的理由,或是多麼正確的出發點,也必須先行放下自己的身段、成見,去細心聆聽彼此間的需求及立場。

師父笑言:「放生」別人,就等同「放生」自己。在任何情況底下,都可以給予別人一條出路 ,那樣我們同時,亦為自己開拓出更多、更好的機緣條件。「心底無私天地寬」,師父說這就是我們人生修持上,希望能夠學懂把持的豁然態度。

師父感恩病讓她更慈悲。師父希望更多在危難、病苦中的人,都能像她一樣從佛法得到利益,有勇氣去面對身心所受的一切。今年9月,有一位朋友的家人在意外中遇害,我問師父可以接見他們嗎?師父即時回覆:「我今天可以和他們見面。」後來才知道,當時師父肺部受感染,接見他們時,根本是咳個不停。二十四小時都在喘咳的時候,她還是替亡者安排了佛事。當然,我深信這只是當時其中的一個個案。

在那段期間,收到了她的WeChat:

「這個月病得很辛苦,哈!又撐過去了!」

「佛子的心態太重要了!我很感恩,菩薩一直帶領我走出病關。」


護持工作更寬更廣

7月份探望師父時,她告訴我們她改變了對護持佛教的想法。她說以前會將大部分資源,投放於發展大覺福行中心的弘法及關愛行動上。但是,經歷了這一次的病,她決定除了支持大覺之外,任何宣揚正法的佛教團體,不論任何派別丶國界,只要需要幫助的話,她都會落力資助。見到師父飽受癌病折騰,但時時刻刻仍然在護法利生,我們都隨喜讚歎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德。

師父回答:「大德們都是來人間的菩薩,我自嘆不能相比。」

我說:「師父,其他大德,我們沒有機緣能在當下接觸得到,此時此刻,你就是我們的引路明燈了!」

師父微笑說:「到我慚愧啦!我們要各自努力,希望為末法的佛門爭半口氣。」


與瓊英卓瑪的法緣

其後,我們提到師父和尼泊爾女比丘尼瓊英卓瑪(Ani Chöying Drolma),實在是同道中人。兩位傑出的女出家人,一位以歌聲,一位以書畫墨寶,同樣結合宗教和藝術,作為她們弘法利生的一種方便。師父說她並不認識Ani Chöying,但非常理解作為一個女出家人,在從事弘法及公益事業上的艱辛,更何況是在尼泊爾這個較為貧困的國家呢?當時,師父立即託我告知Ani若來港作籌款演出的話,她一定會全力支援。

Ani Chöying在尼泊爾地震期間身體受創,一度也瀕臨於生死之間。師父自己成為「專業病人」之餘,亦非常關注Ani的狀況。10月底,當師父在醫院之際,Ani亦到了香港治病。終於在11月1日,她們初次會面了;而這一天,也是我們跟師父最後一次見面。雖然,師父跟Ani都不懂對方的語言,但這完全沒有妨礙彼此之間的溝通。師父對Ani說:「我們不怕死,卻又不執著求生;我們不貪生,但也不趕住求死。只要有一口氣,我們都要去繼續弘法利生。我約定你,明年底待我身體恢復過來,我們一起為你在尼泊爾的孤兒丶病人籌募經費!」

回程的時候,Ani 在車上對我說:“After seeing Master Yin Yeung, I feel like I have totally recovered, and I am all fresh and ready to go anywhere and do anything now!”(「見過衍陽師父之後,我感覺自己全身都好起來了!我已經準備就緒,去哪裏、做甚麼都行!」)

那天晚上,傳燈法師在電話中託我告知Ani,師父已決定將幾日後舉行的梁皇寶懺法會所獲的收益,全部捐贈予她在尼泊爾的平民醫院。

11月15日,我收到了師父發給我最後的短訊:「梁皇寶懺籌得五十萬港幤給卓瑪尼師的醫院,我們如何匯款?」

當我看到這段短訊時,真的感到非常震撼!那個時候,我知道師父已經非常不舒服,但她仍然可以如此貫徹始終地發心、發願、發力去幫助其他人。她願力之大、心力之強,真是無話可說,非筆墨可形容!如師父自己形容:「我不苦、痛而不苦……人已活過半百了,人世間的很多苦我已捱過,很多樂我亦得過丶嘗過,佛法我遇上了,「朝聞道,夕死可矣」……還有甚麼放不下呢?唯一放不下的,是在修道上我應該可以更好,但我不強求,只珍惜活好當下。」

師父,今生能夠遇上您,可以成為您的弟子,真是我們莫大的福氣!師父,我一定會更精進去修學佛法、護持正法。我一定會將師父您的身教、言教銘記於心;將您的教誨實踐出來!師父,如您所言:「心寛,是最好的道別」,我們後會有期!


弟子
道一合十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