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金鼠賀年篇-ads

愛在「菲」揚

文:何國全    圖:何國全| 2014-04-16

菲律賓是一個位於太平洋的群島國,每年遭受大約30次的颱風襲擊,意即平均每兩星期就來一場風暴,或遠或近,或輕或重,居民已經見怪不怪。但這一次,老百姓低估了颱風海燕的破壞力。(參上文:〈不再遙遠的角度〉

塔克洛班(Tacloban)如今形同廢墟,舉目都是飛散的鋅板,還有堆積如山的橫樑和木板。街道旁的電燈柱東歪西倒,大樹也連根拔起,場景十足好萊塢電影裡所呈現的震撼影像。被衝上岸的貨輪和漁船,彷彿迷了路,回不了家的孩子,在風雨中等候命運的安排。

這場風災毀壞的程度遠遠地超越了我們的想像力,街道堆滿垃圾使車輛無法通行,很多國際賑災團隊也一籌莫展,受困的災民更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慈濟推動以工代賑,召喚災民自行清理家園,19天內召到30萬人次的「勞工」,才漸漸地疏通了街道和溝渠。

我有幸隨着慈濟的第六梯次賑災團隊深入這個災區,和來自世界各地的129位志工一同賑災發放。據我觀察,這些志工並不是富裕人士,卻自掏腰包買機票,自費負責膳宿,真真實實地踏上了這片受創的土地,為災民送上一絲溫暖。看到這一群無名英雄活得如此的真誠,我很感動。

賑災的大本營就設在遭受重創的災區中心。電流已經中斷,城中的酒店和客棧皆無法營業,但慈濟團體靠着廣泛的人脈關係,在大門深鎖的小型酒店找到房子讓我們留宿,以發電機自行供電,並自行煮食,在停車場集合用餐。

在這一個以天主教為主的國度,聖誕節是普天同慶的節日。踏入災區的那一天,還有兩個星期就是聖誕節了,首都馬尼拉已經張燈結綵,處處閃耀着新年的氣息;相對的,塔克洛班只剩下殘垣斷壁和枯枝碎葉,就連空氣中也只飄着霉爛的臭味。夜晚的街道黑漆漆一片,微弱的燭光在簡陋的帳篷中隱隱約約地搖曳,在哀鴻遍野的廢墟中流露着災民苟延殘喘的鼻息。

第一天抵達災區的時候,就見到街頭巷尾都排着長長的人龍。在繁華的大都會,人們漏夜排隊只不過為了搶購新款的手機或玩具;在這裡人們凌晨時分就前來等待,然後在炎陽底下耐心輪候,不是為了奢侈品,而是為了能夠繼續存活的一口飯。

聯合國賑災隊伍早前不是發放了大米嗎?怎麼還有災民來領取飯食呢?

原來,颱風已經捲走了一切,包括炊具。三餐沒有着落的災民甚至在垃圾堆裡找來髒兮兮的塑料袋當飯盒,那是令人心酸的畫面。饑餓難當的時刻,連尊嚴都要放一旁了。

處處窘境的災區慘不忍睹,我們更不忍心讓無家可歸的災民飽受饑寒交迫的煎熬。香積組的師姑們每天勞心勞力煮出了整萬份量的飯,再以乾淨的環保飯盒發放。看見災民滿足的笑容,看見志工的真善美,溫情頓時洋溢我心間。凝聚你我的一絲光芒,在聖誕節即將來臨的時刻,給在黑暗中的天主教徒送上一盞心燈,災區就這樣亮了起來!散發你我一點熱能,淒風苦雨的身子也就溫暖了起來。

當一路上看到很多釘在牆頭,或在廢墟中寫着「感謝慈濟」的告示牌時,就知道這一次的賑災行動,已經深入災民的心坎了。在人潮如湧的發放會上,一位大嬸就以麥克風大聲地分享了她的心情:「這是我們經歷過最嚴重的風災,這也是最痛苦淒涼的聖誕節。我失去了家人和房子,在絕望和無助的時刻,你們就像天使一般降臨,帶來了祝福和希望,讓我們重拾信心,重新站了起來!」轟隆如雷的掌聲逼使她稍作停頓,悲喜交集的她也乘機拭去眼角簌簌而下的淚水。「雖然我已經一無所有,但我會虔誠地禱告,祈求你們健康和長壽,好讓慈濟團體可以協助更多苦難中的人。謝謝慈濟!謝謝你們!」又是一輪響徹雲霄的掌聲。那一刻,塔克洛班的艷陽和災民的熱情,融化了我。

發放救濟品的那幾天,我們擁抱了2萬7千戶人家,送上了救濟金、毛毯、草蓆和大米。謝謝來自四面八方的善心捐款,我們已經把它送到了災民的手上。你們的祝福,哪怕再多再重,我們也會把它送到了災民的心中,陪着他們度過生命的低潮,給他們多一些溫馨甜蜜的回憶。

有情不怕山高路遠,有愛不怕狂風暴雨。放下身段,伸出援手,大愛可以跨越國界和語言的障礙。褪下口罩和手套的束縛,我走入災區,塔克洛班不再是一個遙遠陌生的地理名詞,而是記憶中一個充滿熱誠,不可磨滅的過去。

八天後,第六梯次的隊伍離去,但這不表示援助就此結束。中、長期的重建計劃,還在籌備中,才要開始呢!看到志工們陸續以接力賽的精神,在藍天白雲底下,在徐徐海風中撫慰這一片受創的土地,我感受到人間的愛,在空中飛揚。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