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懈怠狀態的對治──明海法師與你「無門關夜話」(三十六)

文:明海法師    圖:柏林禪寺| 2020-01-19

續上期

外面的天氣很冷,有很多人在寒風中為生計奮鬥──我們到高速公路或是到國道上,總能看到很多大型貨車,有時候因為天氣、路面的原因,這些長途奔波的貨車拋錨,司機在那裏想辦法。當然社會上還有很多這樣的人。當社會上有很多人在為了自己的生計奔波的時候,我們大家有因緣在非常暖和的房間裏專心致志地坐禪,渴了有茶,餓了有飯,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常珍貴的機會,也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說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為甚麼?我們很多人曾經可能也跟那些在路上、在寒風中拼搏的人一樣,為了生計,吃過很多苦,受凍、受餓,忍耐身體和思想上的各種痛苦。現在我們聽聞了佛法,能夠在寺院禪堂很暖和的環境裏,衣食無憂,這是我們的福報,但是我們也要忍耐一點身體和心智上的痛苦:腿痛,那就是身體上的痛苦;內心煩躁,那就是心智上的痛苦。大家想一想,有多少人能有這樣的機會為自己的生死大事受苦?我們自己的一生又有多長時間用在這上面呢?這樣一想,你就知道能在禪堂裏打坐、忍耐腿痛是人生的第一大幸福。有的人沒這個機會,因為外面的因緣、自身的因緣,沒有這種機會在禪堂、道場裏為自己的生死大事受苦。

當然在這樣一個房間暖和、衣食無憂的環境下,我們的規矩和管理又並不是很嚴厲,在這種情況下長時間地坐禪,可能有的人也容易進入一種懈怠狀態。前兩天我講到止禪,講到禪定的訓練,要把心安住在一個目標上。我講到把呼吸當作修行對象這樣一種修行方式,在我們這樣一個舒適的環境下,可能容易進入一種停滯的狀態,不能深入,或者信心疲勞,缺少了剛開始用功的那種銳氣。我想在禪堂裏,特別是冬天外面的環境又比較冷,這個時候實際上容易進入停滯。一天到晚都很舒服,上座以後打一個盹,可能引磬就響了,我們要警惕這種狀態。不管你是修止禪,還是修觀禪,這種狀態下都不太可能用上功。特別是修止禪,因為觀禪有觀察、探求的力量,而止,心是安住的,所以容易進入這種信心疲勞、身心停滯的境界,這就要求我們要培養自己的信心。

第一個信心。你對你所修的這個法門要有信心。對自己通過這種方法提高禪定的力量、體驗禪悅,或者念佛能證得念佛三昧,或者參話頭能參得心光顯露等要有信心。對你自己本身要有信心,相信古人能做到,我也能做到;祖師能做到,我也能做到;佛能做到,我也能做到……這樣激勵自己。在我們修行的路上,我們要學會自我激勵,要有那種探法源底的意願,這種意願就會推動我們。每次打坐你都要有一種新鮮感,念念不放棄。

第二個,有了信,你就會有精進的力量,精進的力量根本就在於心念不空過。心念如果不空過,在一支香和一支香之間的坐香,當然也不會空過,也不會稀裏糊塗行、稀裏糊塗坐,一晃一天過去了,再一晃又一天過去了。要提起精進力。

第三個,對我們的禪修非常重要,就是正念。正念指甚麼呢?就是指我們對禪修目標要不斷地憶念,不要丟,不要搞丟你的對象。昨天我也講到,如果你修安那般那專注呼吸,有時候我們的妄想很多、力量也很強,可以在開始的時候心裏默念「呼吸、呼吸、呼吸」。甚麼意思啊?注意力要回到你的呼吸、禪修的目標上,知道我現在的任務是甚麼,要做甚麼。讓這個念頭不要中斷。出了禪堂以後,當我們說話(我們是不讓說話的,可能回到寮房有人還會說)、走路或者做甚麼事情,很容易把禪堂裏面修行的目標又丟掉了。如果丟掉,你回到禪堂再上座要撿起來,還要一點時間。當然有些同修們在禪堂裏、禪堂外、座上、座下都能用上功,都是一個勁兒。能做到這點,那你功夫的力量就會增長,念念增長。如果不能做到這點,一下座離開禪堂,中斷了,用功的力量要強化起來就會慢。

我們靜坐,不管你用甚麼法門,一定是要產生力量的,力量要體現在你的身心上,而這種力量,在我們面對煩惱、困惑時能起作用,所以正念很重要。正念意味著我們任何時候都保持清醒,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然後,心惦記──用通俗的話說惦記著你修行的那個題目、對象,惦記著它,不忘記。一忘記那叫「失念」,把念頭搞丟了。念頭丟掉,在修行中常會有,一丟,你要拉回來,拽回來。在生活中,可以在不妨礙日常事務、工作的同時,心還能夠保持在修行目標上。所以趙州和尚有這樣的話,他說他在南方的叢林裏修禪的時候,只有二時粥飯是雜用心處。就是只有在早上、中午吃飯時,他覺得心念比較雜,其他的時間都是一如的。我覺得趙州禪師說的話都是非常本分的。當然他的雜用心比我們深奧得多,不可同日而語,但是他揭示了修行的一個規律,就是說,任何時候都不要忘記你的目標。在禪堂裏行香、坐香,始終要有一股銳氣,要有一種新鮮感,不要墮入昏沉。

禪定要生起來是有一些因緣的,這些因緣包括持戒要清淨,飲食要知足、知量,不能吃太多。我們這裏是晚上用藥石再坐養息香,現在有些叢林,像雲居山,晚上不用藥石,它是放養息的時候大家都休息,休息之後再坐養息香。這個養息香可能很長,這個時候是空腹的,空腹打坐很舒服。坐完養息香以後再吃東西。現在因為我們晚上用藥石,可能有的人養息香坐起來很難,那你吃的時候,要少吃一點,不能吃太多。在養息香之後還有點心嘛,所以你晚上用藥石可以象徵性地吃一點,最好是喝點粥。這樣坐這支香的時候,腹中比較空,坐完以後要是餓的話,可以吃點心。

再有一點,就是要少事少務。少事少務平時可能我們很多人沒條件,但是禪七中就有條件了。事情多了,你的心容易散亂。就修禪定來說,事情多你一定會多多地觀察、思維,那你止的力量就難以凝聚。就像一個做生意的人,一邊掙錢一邊花,花得很快,掙的速度趕不上花錢速度,那不行。我們禪七中有些同修給我們服務──外寮,禪堂裏面有護七的人。護七的人對這個工作要熟悉,按照規程來,這樣可以使工作的複雜性簡化,不容易影響自己的修行。同修之間不要沒事找事,這樣心容易專一。

我講的戒行清淨、飲食知量、少事少務,再加上前面說到的要有信心、要精進、要有正念,不忘失自己禪修的那個題目,都是我們生起禪定的因緣,你這樣去努力,禪定最終會出現。希望大家好好用功!

 

(待續)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