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選擇了同理,放棄了報復!

文:張仕娟 | 2021-04-08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近月發生了一事,表面上看來不是甚麼大事情,我卻難以自拔,不時想報復、想懲罰,我知道我完全有能力報復,但我選擇了同理,放棄報復……我告訴自己:「我今趟要徹底看清楚,不再讓習氣脅持自己,藉此機會真正學會自我同理。」我—邊在經驗上體驗自我同理,一邊在知性上加深認知同理。

我重新閱讀馬歇爾的《非暴力溝通愛的語言》第七章「以同理心聆聽」,當中有幾句關於同理的話,不知怎的,今天閱讀起來,特別有感覺。

·「要同理他人,必須卸下心中對他們的所有成見與批判。」

·「如果我們努力同理他人卻發現自己做不到或者不想這麼做時,這通常顯示自身並沒有得到足夠的同理,因此才無法同理他人。」

·「要同理他人,必須全心全意聆聽他們傳達的訊息,給他們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充分表達,並且讓他們有被人了解的感受。」

·「如果我們認為自己必須解決別人的問題,並且設法讓他們好過一些,就無法在當下與他們同在。」

·「同理心的關鍵要素就是保持『臨在』,也就是:全心全意地與他人同在,對他們所經歷的一切感同身受。」

我發現我對事件中的對方有很多成見與批判,我無法同理他,我內心充滿痛苦,我無法同理對方。於是,我專注地作自我同理。我允許當下所有與對方相關的念頭出現,也允許當下的身體感覺和感受浮現。我覺察了一些思想念頭重覆地出現,很熟悉:「我不明白你為何這樣做,欠我一個解釋。」、「摸不透,五時花、六時變,很不可靠,別走得太近,免得自己受傷,使得焦頭爛額。」、「我不想聽,你最好在我生命中消失!」、「算吧,一刀兩斷!」。還有不時出現的想懲罰、想報復的念頭,陰霾不散!

另一邊廂,一股強大的能量在引領我回家,內心那真正的家,回邀請回到連結、慈悲與愛之中。我清楚告訴自己:「我要選擇慈悲,我要活出正念和非暴力溝通精神!」過了半百的不假思索慣性反應,今天我決心在任何情況下都盡力保持人的本性。焦點不是要不要這段關係,是否要修補這段關係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見了自己內裡的傷口在淌血,先要替它包紮!包紮傷口的過程,便是在實踐自我同理了。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