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暴食與情緒垃圾

文:梁錦萍    圖:網上圖片| 2020-07-08

「肥胖是因為缺乏自制力」、「都是貪食之過」「沒有自制力的人,愛情路上不會順利吧!」這一類過度簡化的評論,忽略了身裁肥瘦並非單單取決於個人意志強弱與否,它涉及很多複雜而深層的原因。安妮的真實故事可以讓我們把肥胖和情緒創傷之間的關係看得更清楚。

自暴自棄的胖安妮

安妮,38歲,自從丈夫拋棄了她和一對子女後,她的情緒極為低落,自殺的念頭一直纏繞著她。介紹安妮前來輔導的精神科醫生,在信上潦草地請我「好好輔導」她。為了減輕安妮瀕臨危險邊沿的體重,她同時接受營養師指導日常飲食。可惜安妮的體重跟憂鬱的情況一樣不見起色。

老實說,當我第一次跟安妮面談,曾輕率地把她丈夫的不忠,歸咎於她。我當時心想,像安妮這位由頭至腳都圓得活像宮峻駿動畫《龍貓》的肥女人,怎能不教男人倒胃?連帶安妮的親友,也不時「提點」她,要保持身段美好,不要胡亂把食物往咀裡塞,好好保持脾氣……可是,安妮的生活就是背道而馳。親友拿她沒辦法,於是更確定破壞家庭的罪魁禍首是安妮自己。

直至第三節輔導,我才揭開安妮自暴自棄的面紗。

原來五年前的冬天,安妮回家撞破丈夫跟自己的表妹通姦。自此以後,她的憤怒跟體重直線飆升。昔日稍稍嗔嬌來表達要求的安妮,開始捉拿丈夫的生活小節來個大發脾氣,藉此報復他的背叛。雖然外表變得兇狠,安妮的內心仍緊守著這亂倫的秘密。安妮向我解釋道:

「我的父母、奶奶老爺要是知道丈夫和我的表妹有染,他們怎能平靜過活呢?我以自己可以忘記這傷痛,但傷害太深了,我原諒不了他倆,也痛恨自己!」

暴食循環

當安妮獨個兒在家,羞恥和自責便湧入心田。她曾企圖燒煤氣自殺。但想到兒女會失去母親,左鄰右里將無辜被牽連。她便打消了自殺念頭。

唯一令安妮暫時從煩惱逃跑的方法,便是進食,瘋狂地進食。既然親友不明白自己,丈夫背叛自己,一同長大的表妹出賣自己,食物就變成最「忠誠的朋友」。沒有了性、沒有了愛、沒有傾訴對象,食物仍是滿足感的來源。最瘋狂的時候,安妮一晚吃掉兩大袋薯片、半個西瓜、一大盤雪糕;胃部給食物塞滿滿,給安妮一份無比滿足感;可惜這份滿足很短暫,隨之而來是胃部不舒適,內心為自己過度進食自覺羞愧,於是直衝馬筒去扣喉,希望把食物和失望嘔吐出來。

這種「得到幸福」感的方法,令安妮由原來五呎二吋,一百二十五磅增長至一百九十磅!心臟跳動異常,血壓比同齡婦女為高,不時出現頭暈現象。膝蓋受壓容易受傷,安妮避免戶外活動,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安妮完全被過量進食出賣了。

傾倒情緒垃圾

輔導之所以帶來希望,是人們在輔導室被「忠實」的輔導員全心全意地傾聽,在如此安全的空間,安妮一次又一次地把藏在心底的情緒垃圾傾倒出來。每倒一次情緒垃圾,她便再一次撫慰受傷的心靈;同時,內心更騰出一點空位,好看見期待自己走出陰霾的兒女,一直默然支持自己的母親。

與安妮進行正念飲食的計劃,加上自我接納和自我撫慰等練習;安妮開始原諒自己,不再盲目地化悲憤為食量。她發現參加社區團體學習新技能、認識新朋友,遠較吃東西更加有趣。戒除了盲目進食的安妮,體重逐漸回落;捨去積壓的怨懟,迎接活躍生活帶來的歡愉。

當發現自己跟某些食物有著糾纏愛恨的關係,我們可以探詢一下:食物連繫了甚麼樣的情緒呢?不斷進食到底是為了甚麼?不論是甚麼原因,我們須要認清一個事實:吃進身體的食物,最終都會轉化成身體的一部分。過量的脂肪、糖分或其他物質,最終都由自己承受。假使發現促使過度進食的是解不開的負面情緒,應想辦法把情緒垃圾處理掉,這是非常重要的步驟。

作者 - 梁錦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