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浪漫”的元宵

第296期明覺   圖、文:何國全| 2013-02-20

情竇初開時,總是千方百計地要討女友歡心。不曾看重的端午節、中秋節、冬至,甚至是泰裔的水燈節,都在我長年大計之中,並“嚴陣以待”。元宵節,我哪會錯過呢?

那年正唸著大學先修班,除了揮灑不盡的青春,我不折不扣是個窮光蛋,卻愛扮闊佬以討好小女友。元宵當天,我自家門口剪了一朵紅玫瑰,以塑料袋套好,就騎着電單車到二十公里外的小鎮赴約。花前月下幾番吟風弄月,口唇乾澀肚子也餓了,我建議請她吃宵夜,順道為電單車添汽油,好上歸途。

小販檔口的生意好得就像那個碳燒鍋一樣熱乎乎的,皎潔的月光下坐滿了一對對熱戀中的情侶。我倆只好在那老鼠亂竄的溝渠旁輪候。就在這時,我瞧見不遠處一間新開張的西餐廳,掛滿了紅彤彤的燈籠,情調好得不得了吶!擺闊的毛病又來了,我傲睨萬物,說不要與這些有情人一般見識,在這蚊蟲飛舞,臭氣熏天的地方虛度了浪漫的情人節。

我昂首闊步,推開那道貼著金童玉女卡通的玻璃門,有史以來第一次踏進了設有空調的西餐廳。餐桌上搖曳的燭光閃灼着童話般的浪漫,讓我感受到被愛神的箭射中了的滋味,美妙極了!

殊不知,我心驚膽跳的一夜,才掀幕呢!兩客雞扒和兩杯檸檬茶就十八令吉(45港幣)了,真要命!我暗地裡開始慌了。為免出洋相,我藉故到洗手間,點算了身上僅有的家當。乖乖不得了,我準備添汽油的兩令吉(5港幣)也得賠上了呢!

我羞赧地向侍應生改說只要一杯白開水就好了。然後清一清喉頭,故作鎮定地向女友說今天吃多了蕉柑,肚子發脹,不宜再喝酸性的飲料,卻自忖:“寶貝,如果你要多一份冰琪淋,我就得跑步回家了!”(當天她錢包也沒帶,手拿着玫瑰花就跳上了我的電單車。)

那個“浪漫”的燭光餐,吃得我狼狽不堪。愛神的箭射偏,僅穿了我的口袋。該死的侍應生,怎不事先聲明餐廳有抽服務稅啊!

在油站,我打開電單車的油箱,說:“六十仙。”油站工人睜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我。(當年一公升汽油僅售九十仙(2.3港幣)而已。)“是的,六十仙。賣不賣?”

那一年的元宵,在我老羞成怒中寫下了句點。

(後記:皇天不負有心人,我最終贏得美人歸,但婚後的元宵節卻變得無關痛癢了。我現在只顧着把乾癟了的蕉柑吃完,然後脹着肚子,像蟒蛇一樣——倒頭大睡。)

(原載何國全《談情說愛的刀手》)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