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老人家的提燈天使:記佛教東林安老院採訪

文:願良    圖:三水、佛教東林安老院| 2015-11-24
護老院舍特別需要正能量,陸潤榮主任的妙語連珠讓我們心生歡喜,並感受到一顆敬老護老的真心。護老院舍特別需要正能量,陸潤榮主任的妙語連珠讓我們心生歡喜,並感受到一顆敬老護老的真心。
南丁巡邏中南丁巡邏中
「有伯伯抱我!呵呵呵!」(設計對白)「有伯伯抱我!呵呵呵!」(設計對白)
「施比受更有福呀!咁都唔知,正傻貓!」(設計對白)「施比受更有福呀!咁都唔知,正傻貓!」(設計對白)
寬運大和尚就「老」開示寬運大和尚就「老」開示
「東林天地」:介紹每日天氣和院舍活動。「東林天地」:介紹每日天氣和院舍活動。
活動一覽活動一覽
一切即一心,心即一切。一切即一心,心即一切。

2000年,德蘭修女接過諾貝爾和平獎之後致辭:「有一天,我到一家療養院去,孩子把父母擱在那裏,大概都把他們忘掉了。院舍佈置得漂漂亮亮,但老人的眼睛都盯在大門上,臉上沒有半點笑容,都在渴望子女來探望。那個情景,我永遠無法忘記。」


活在香港,每一刻也可以目不暇給;在一些年老無依的長者眼中,他們能夠選擇的,卻可能只得一道門。



心善則美


跟菩提護理安老院的主管一樣,佛教東林安老院(下略作「東林」)的陸潤榮主任很是爽直,快人快語。對於月前本地發生的護老院虐老個案,陸主任沒有道德批判,更提醒記者不應將政府津助的東林與私院相提並論:「全港現時約有七萬多個安老院宿位,其中二萬多個由政府資助,四萬多個為私營。東林得到政府資助,院友只需繳付二千多元,院舍另外可獲政府資助九千多元,部分私院收費則約莫六千元。」客觀條件的差異,情況自會有所不同。


陸主任要強調的,倒是「心」:「心善則美。幹護老服務的,若沒有敬老護老愛老的心,好歹有限!就如《倚天屠龍記》裏的張無忌,若只有劍招而沒有心法,那就形同虛設!能夠來東林工作是緣份,但若然沒有心,我會奉勸員工離開,不要勉強自己蹉跎歲月,否則護老很可能變成虐老。」原來,陸主任的岳母也是在醫院療養一段長時期的,她曾說過護理人員替她過床的時候,竟像倒垃圾似的。「若同事願意多講一句:『婆婆,我現在給你過床喇』,感覺就好多了。」



全男班素食


毗鄰東林念佛堂的東林安老院早於1970年落成,是永惺長老遵從定西老和尚遺願而興辦的;全男班的素食院舍,在本地極為罕有。陸主任則於1983年入職,他是香港佛教英文中學的畢業生,受業於洗塵法師、聖懷法師、寶燈法師等諸位大德。為何只接收男性並堅持茹素?這與東林的歷史有關。


「最初,英國殖民政府一心只想在香港做個過客,沒打算制定福利政策。六七暴動過後,他們覺得似乎還要留下來,於是開始著手解決社會問題。」陸主任解釋。政府隨即撥款資助民間的社福建設,再加上善信的捐助,東林安老院得以成立。「第一代院友在1969年入住,全都是四十年代逃難而來的軍人和難民,都是男的。到了七十年代,他們也老了,居屋問題急待解決;高峰時期,東林曾住上過百人。」當時的東林,倒不是我們現在想像的安老院,「由和尚打理,院友兼任職工,燒飯清潔全部一手包辦!」後來到了1980年正式由政府資助,聘請員工,但因為一直由出家人打理,故向政府要求依循佛門規矩,堅持吃素。至於菩提護老院則在1999年開設,一開始便由公帑資助,故不能以宗教主導,沒有奉行素食。



長遠培訓不可缺


近年,大眾對護老服務的要求越來越高,即使是津助院舍,資源卻還是有限。正如菩提護老院的主管也指出,人力資源不足是嚴峻考驗,偶爾來參訪的人倒有一些,全身投入護理行業的卻很少。東林現有院友七十三名,全職及兼職員工合共四十三位,很多長者身體不好,需貼身照料。陸主任表示政府必須吸引中年人轉職,因為他們的流動性相對較小。現在,東林不少同事本身也年過五十,因此去年改變政策,把員工退休年齡由六十延遲至六十五歲,以紓緩人手緊絀的問題。然而,照顧長者(尤其是男性)需要相當的體力,對五十來歲的同事來說已頗吃力。陸主任強調除了僱員再培訓局等機構以外,政府須長遠培訓護理服務從業員,讓他們可以晉升等等,提供清晰的發展路徑。


以人為本,是社福工作的宗旨。安老院舍以集體生活的模式運作,服務更須保持人性化。這不但關乎院友,前線員工的情感需求也應得到重視。以東林為例,院方堅持為員工辦生日會,希望他們更有歸屬感,用心工作。「作為管理階層,我們也須衡量僱員的工作量是否恰當,否則我們也可能間接變成虐老的參與者。」陸主任不忘自省。



動物成為破冰大使


男性,通常都不願意表達內心的感受;住進院舍的男性,心底裏往往會覺得自己被遺棄。菩提及東林院監寬運大和尚為我們開示:「住在安老院沒有私隱;老人家不開心往往是因為在院舍內的溝通流於單向,他們都想當主角,得到別人的注視,但在安老院待久了,沒有做主角的感覺,無法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


為了應付這種心理需要,東林用了一個很好的方法──以動物作為溝通媒介。院內設有錦鯉池──部分來自永惺長老的──讓院友餵飼;並推行「動物友善計畫」,分別由阿蘇、阿白、阿克、阿北四頭唐狗擔當愛心大使。「有些人嫌棄長者的體味等等,狗狗卻不會,很樂意跟他們接觸,讓老友記覺得自己沒有被遺棄。」有些伯伯把自己的餅乾都省起來,留給狗狗吃,院友與動物之間的感情,可見一斑。護老院內一般甚少有動物,院方會特別安排員工擔任領狗領貓員;而為了衛生起見,院友插喉、更衣期間,員工不會帶動物進入他們房間。


另外,寛運大和尚等等也會透過其影響力,呼籲善信捐出院舍一整年所需的白米,讓老人家知道有不少社會人士長遠持續的關心他們。院方省下的開支,則供長者出外聚餐之用;每年一共安排七次,比其他院舍為多。



安居東林,樂在其中


東林另一個厲害的地方,就是自開院以來三餸一湯的傳統,「全港七百間院舍,就只有東林每餐提供三個餸!」陸主任笑著說。記者有幸到廚房喝了一碗素菜湯,清新可口,相信「安居東林,樂在其中」這句院舍口號,不會是空喊的。膳食當中不含蔥蒜等五辛,據陸主任觀察,這些食物的強烈氣味的確容易令人脾氣暴躁。


還有一項就是殯葬安排,陸主任指出不少伯伯無依無靠,擔心沒有人辦理身後事。因此,他們只要寫一張平安紙,清楚交代要求,院方便承諾代辦殮葬事宜,更會代為聯絡親人,例如院友與家人不和,院方會按照其意願,死前或死後代為通告。「在紅磡碰見我是平常事!我不時要到殯儀館走個圈,一年也有十趟八趟!」陸主任的笑話令我們捧腹!


說到底,要讓長者善終,孝道至為重要。寬運大和尚開示:「佛典之中,《盂蘭盆經》、《父母恩重難報經》、《地藏經》都講孝義。東林和菩提積極把教理融合在日常營運之中,東林最初由信眾支持,現在受政府津助,宗教關懷很重要。廣義而言,更應在社會上推動孝親和報恩的文化。」又如陸主任所講,社會工作的核心精神是「知己知彼,易地而處」,只要多一點同理心,世界自會和諧得多。



南丁格爾精神


東林裏面有一頭貓咪叫南丁,名字來自護士之母南丁格爾。「這位『提燈天使』不但只是洗洗傷口,心靈的關懷,對傷兵的求生意志也很關鍵。」陸主任說。


當我們老去的時候,衰壞的身體或會令我們別無選擇,心的選擇,卻可以是無限的。「眼翳若除空花滅,狂心頓歇即菩提」(初慧老和尚題);在黮暗中啟以光明的,是愛與關懷。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