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遙遠的亡魂

文:雲闊天清 | 2015-05-15

佛教認為,我們看到的生命現象都是緣起的丶無法主宰的,只由條件結合而成。人的生命由五蘊(五個條件)結合所生,分別是色丶受丶想丶行丶識(肉身丶感受丶想像丶意志和認識主體),這些條件是無常的,也非人的意志所能主宰決定。

就像最近一系列的尼泊爾地震報道,畫面上一片頹垣敗瓦的蕭條,教人黯然神傷之餘,也教人慨嘆生命的脆弱與無常。多少昨天還健全的軀體,今天就此湮沒在斷壁殘垣裏。近萬人死亡的消息震天撼地,卻被簡化為報章上冷冰冰的幾篇報道。對死者親人而言,是次災禍無疑是難以治癒的傷口;而對旁觀者而言,也許雙手合十祈禱幾遍,捐款賑災數次過後,這些報道只會變成一堆舊聞,然後,大家的目光又被別的新聞吸引。

或許,遠在他方的生與死,還不足以撼動我們的生活。然而,死亡其實一直很接近,隨時會降臨身邊的每個人,甚至自己。我一位有心臟病的朋友,間中就會跟我說,她又心絞痛了,每次都讓她有瀕死的感覺,在生死交界徘徊的歷程,總讓她心有餘悸。想不到,當我在為買不到心愛的物品而不快丶因為在地鐵車廂被踩了一腳弄污鞋子而感到憤怒時,有人正在為了活著,苦苦跟痛楚與死神搏鬥,要硬著頭皮捱過一波又一波的痛楚,卻不知道自己能否看見明天的太陽。幸好,正因自知健康不佳,她活得更真誠,毫不猶疑地追求自己的籃球之夢,也懂得珍惜自己所愛。

尼泊爾的災禍不也一樣嗎?有人活在紫醉金迷丶風花雪月裏,有些則只能躺在瓦礫下,生命被死神帶走的前一刻,希望可以多活些時日,給身邊的人更多愛丶更用心地生活。然而,已沒有機會了。報章上的一字一句,像在拷問大家:倖存的我們,活著就是為了將青春耗費在無聊的爭執上,燃燒在玩樂之中嗎?誰知道,下一刻,你我會不會成為死神的目標?我們有想做的事,但總是遲疑不前,不敢努力爭取,選擇繼續當一個演員,而不去真誠地面對自己嗎?還會將個人的一朝失意看得那麼重大嗎?

他人與死亡打交道的經歷,讓我體察到死亡惘惘的威脅與生命的無常。心思滯留於自己的小天地裏,只會放大生活中的種種瑣事,迷失方向。以宏觀的角度來看自己和世界,才能放開心懷,忘記個人得失。對他人真誠的付出丶為希望鬥爭的勇氣,總會有人感受得到。個人的生活取態,能夠影響他人,如星星之火一樣,蔓延開去。祝願亡人早日安息,也祝福世上活著的人,能夠放下對自我的執著。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