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難忘的第一次禪修經歷

第323期明覺   文:心燈| 2014-03-05

我從來都沒有完整地紀錄過往的禪修經驗,也很少與眾人分享,畢竟這涉及一些私隱及個人內心的感覺。此外,讓人知道我內心的煩惱起伏,好像有點兒丟臉。不過,這次經佛門網的編輯誠意邀請,我想可能是一個好機會讓自己再次回味過往禪修老師的教導及學習機緣,也可以反思過往不正確的學習態度及經驗,與禪修之友分享,讓人獲得利益。


跟談戀愛有點相似,第一次的禪修經歷是異常深刻的,而且「一見鍾情」,終身難忘」。1996年寒假,大學好友阿夢幫忙佛學會辦了個六天的佛教生活營,由於參加者不多,她問我是否能抽空參加,當時我剛畢業的第一份工作時間較為有彈性,就答允了她。當時我猜想,活動內容大概是一般的八關齋戒,聽聽講座,參與一般的早晚課誦等,而參加的動機就只是為了幫忙朋友而已。



輕鬆安靜的環境

在沒有特別的期待下,我於報到當天如期到達營地──元朗圓通寺。寺院建築並非宏偉,只能容納廿多人住宿,不過,環境相當幽靜,而且有廣闊的草地及數棵樹木,氛圍相當放鬆。那時,我才得悉這個是四念處禪修營,參加者將會學習四念處的修行方法,即是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和法念處,而老師是三位來自馬來西亞的華人比丘,禪修的主要導師是開照比丘,另外還有他的師弟開寶法師和開普法師;護持生活營的有圓通寺的負責法師以及一兩位煮飯的阿姑。法師們都很慈悲,沒有收取營費,我們只需隨緣供養。


出乎意料之外,早上進行的並非傳統的漢文早課,而是大概十至十五分鐘的巴利文唸誦(三皈依和五戒),當時雖然對巴利文感覺原始和陌生,但是又非常新鮮。禪營的時間表並不緊迫,除了禪修時段,每天的早上及傍晚,都有至少一小時的戶外瑜伽修習時段;那是我第一次修習瑜伽,我依然記得躺在草地的席上,Jack師兄以他具磁性的聲音,帶領我們修習不同的式子,身心很容易進入放鬆的狀態。



降伏狂亂的心


回想起整個禪修期間並沒有禁語,白天約有兩個小時開普法師會與我們一起討論一些佛教倫理的問題,晚上我會與朋友閒聊,在一個輕鬆和善的環境下,可能讓我們的心較易被調伏。在第四天的早上,開照法師帶領我們在戶外行禪及坐禪,雖然當時已入冬,不過並不太冷,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中,我們於柔軟的草地上赤腳步行,專注觀察每一個腳步,呼吸著自由的空氣。修習行禪大概半小時,身體倦了,就坐下來觀察呼吸。透過這麼簡單的修習,內心的喜悅卻猶如泉湧,過去幾年頭頂上的沉重烏雲突然消失無蹤,包括踏入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所帶來的煩惱焦慮也頓時化為烏有,整個身心變得輕盈,頭頂上一片光明,內心變得很寂靜,很自然地再沒有興趣與人閒聊,因為那份寂靜安詳實在難以筆墨來形容。當時心裡立即有個想法:這方法太奇妙了,可以幫助我處理煩惱,我知道這是我生命中必須繼續學習的!


這些身心變化都是非常強烈而明顯的,而且只在短短幾天內發生,當然這是適當時空及條件配合底下的緣故。開照法師在教授禪修時誦唸《法句經》一偈頌:「此心隨欲轉,輕躁難捉摸,善哉心調伏,心調得安樂。」聽後恍然大悟,即使我們的心是多麼煩亂,它仍然是可以被調伏的。禪修的朋友要謹記,修行時不應期待或欲求任何身心感覺。


由於工作關係,本來計劃第五天就出營直接上班去,後來我決定在當天完成工作後再返回營地。在營地有幸認識了林師兄及吳師兄等,出營後就開始跟不同的老師學習禪修,下回就會介紹其中一個重要的禪修老師──法國和尚 Tony。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