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她們送了我一份珍貴的生命禮物:正念覺醒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二十一天正念「覺.醒」工作坊,轉眼間來到第十九天,這天我們修習接觸大地,主題是「希望」。我們相信生命是與我們站在同一陣缐,它不會與我們作對。在希望中,我們堅信生命會滿足我們所渴望的,我們可向生命祈禱,也可以交托給生命。我仔細地向學員解說了怎樣練習後,便著各人關上音響和視頻[1],選擇適當的地方自行練習,我也如此練習。

練習開始時,只有二十人在,還有六人未到,我猜稍後會有遲到者進來,於是我便邊練習,邊留意螢光幕,以備為為遲到者解說。大約三分鐘後,有一個人進來,我向他解釋練習,我感到內心有點點嘀咕。兩分鐘後,另一個人進來,我也向她解釋練習,內心的嘀咕多了。再過三分鐘,第三個人進來,我如是解說,但內心嘀咕的聲音明顯大了,我的說話語氣也變硬了,出現不耐煩、不甘心、不情願,好不容易說完⋯⋯幸好我們正練習接觸大地,我迅速地俯伏地上,以全身心去碰觸內裏那份不甘心、不耐煩、不情願,感覺很澎湃、很辛苦,我不抗拒,也不逃避,以呼吸陪伴感受,繼續俯在地上,慢慢清楚體會到我需要空間,渴望專注、不被打擾。明白剛才學員遲到,我的練習一次又一次地被打斷,侵蝕了我需要的空間和專注,我因此感到很不耐煩和不情願。

接著,在下一個活動中,忽然某一位學員提出一個請求,我秒速反應,感到一股怒氣由肝臟直噴而出⋯⋯很熟悉的反應啊!過往,只要我被「邀請」去做一些我沒有預期的事時,我便會這樣的反應,這種不情願、不甘心、不耐煩的反應,一種很強烈的抗拒。

課後,我靜下來探索,我為何那麼容易感到不耐煩和不甘心?這也許與自小被要求做這做那去滿足他人的需要,卻沒有人會怎麼關心我的需要有關。自我需要長期沒有得到滿足時,做起事來內心有千萬個的不願意,卻又害怕被罰而不敢明抗,於是只敢怒而不敢言,久而久之,心中便囤積了大量不情不願的能量,隨時被引發的爆破。

之後我跟同修分享此事時,她提醒我記起Fr. Chris的話:「生命中沒有東西需要扔掉,它們全是我們生命的部分。生命的每一個經驗對我們都是非常寶貴,能清楚地看見並整合,是珍貴的。生命永遠不會跟我們作對,它任何時候都在支持我們。生命呼喚我們覺醒,它會以某種方式來呼喚我們。很多簡單的事發生,我們可能說是巧合,以為家只是一宗意外,其實不是巧合,而是生命在呼喚、在引導、在帶領我們。」(摘自《非暴力正念溝通 活出生命力量》)她指出今天我在課堂上遇到的一切,正給我機會看見自己未療癒的部分,這是生命送來的禮物,要感恩今天遲到的同學以及那位作請求的同學,她們讓我看見自己的不耐煩、不情願、不甘心,讓我藉此得到療癒、轉化與滋養,她們送了我一份珍貴的生命禮物。這樣想時,我感到喜悅、滿足和輕鬆!送的便是正念覺醒!

延伸閱讀

在正念禪修中,我們學習的是甚麼呢?


[1] 這是一個網上課程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