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我們會在每個當下的源頭遇見,會以生命的不同形式重逢——給一行禪師的信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親愛的老師:

感恩遇到老師您和梅村僧團的身教。老師您辭世了,今早是入殮儀式;我在昂坪蓮池寺觀看直播,遙遙在香港告別。記起 2001那年,我也是在蓮池寺第一次認識您和僧團。

有一次講座結束後,我和另一位同修送僧團回到旅館。老師在等電梯,回頭看到我們便微笑合十,我們也合十回禮。這幾秒鐘的接觸,已深深印在我的心中。

2007年,在美國碧嚴寺禪營之後,我跟隨僧團到法國梅村,有機會和老師生活一段日子。那時道場沒有很多人,只有僧團和幾位在家眾。大家都很悠閒,可以隨時遇到老師。有時老師會到廚房看看我們準備食物,和大家一起在飯堂進食;我們又會看到老師欣賞大自然。

看看樹,看看雲(攝影:真僧香)

每次相遇,大家都合十(送你一朵蓮花)。您沒說很多話,早餐前在飯堂門口,老師會拍拍我說:「進裏面吃早餐吧!」(“Go inside and take your breakfast!”)師生平易共處。有次早餐之後,老師很有興致地唱起童年時的歌曲,一臉稚氣,我們好像看到您兒時的樣子。另一次,老師提議前往兄弟們(按:男眾法師)住處飲茶,他們馬上去預備,以便大家享受品茶,彼此同在的樂趣。

有一次我請教您一個詞語的中文翻譯。我把稿件給您,您說晚上會看看。第二天,我在廚房幫手,您拍拍我,來還我稿件,然後說:「我寫了,你看看這樣寫可以嗎?」——Noble Sangha,您寫「善知識」三字,我記住了。我好感動,深深感受老師您待我這份師生之情,您這份承諾、這份謙遜。

一個清晨,我們跟隨您到遠處樹林行禪,同行還有很多人。回碧巖寺時,僧團安排我和另一同修坐車,開車朋友是法鼓山道場的同修。我們途中探訪了這鄰居道場,之後朋友送我們回去時,想順道探訪老師。事情有點突然,當時我們無法提早知會僧團,不知道僧團會否疲累,需要休息,或會否不便,故感到有點煩惱。到達碧巖寺後,我們請同修們在寺外逛逛,我則去飯堂,見到定嚴法師。她安撫我後,請示了老師,安排大家和老師喝茶。我覺得應當事前溝通,而非貿貿然帶客人回去。但老師和僧團不但沒責怪我,更以平靜安定的方式把問題圓滿化解了。

離開美國時,飛機會延誤,老師說我們仍按原定時間到機場。辦妥手續後,老師會利用這時間和不同弟子談話。老師每次出門都是這樣,對比在機場看到匆忙趕路和不耐煩的臉容,看到老師優雅安坐、從容步行,和弟子交流時自然流露的關懷,我的心也安靜了。

走在正念路(攝影:真僧香)

在法國機場轉機時遇到罷工。我們一行二十多人只好轉搭火車,臨時買火車票,分散而坐。真空法師很體貼,知道我不懂法文,特別安排定嚴法師和我坐在一起。當時很多旅客像我們一樣撲車票,火車站的情況很混亂。我又再次跟隨老師和僧團,在人多擠迫混亂的環境中,步步安樂行,安坐進食麵包和薯條。

很感恩這段日子有機會親近老師。回到法國梅村,禪營期以外,和老師的接觸也令我印象深刻。有天,老師、真空法師和一兩位弟子坐在草地上,我剛好經過,向您們合十後,準備繼續前行。這時真空法師問我,關於她的書翻譯中文的事。正當我不知怎樣回答之時,老師指著地和天,說:「看看花和雲吧。」(”Look at the flower, look at the cloud.”)。謝謝您,引領我們回到此時此刻。

在德國歐洲應用佛學院時,當我剛打掃完畢,把吸塵機放回雜物房,回頭看到老師站在後面,合十微笑後老師還拍拍我的頭。在那刻之前,我巳有一段日子没見到老師,再見仍是那麼親切,仍是到處走走看看大家。

老師,再見!「我們會在每個當下的源頭遇見,我們會以生命的不同形式重逢。」我知道,在我每一個正念呼吸及正念步履中,老師都與我同在。我的修習是您的延續。

學生

真僧香(燕華)

於香港感恩合十鞠躬

2022年1月23日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