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西藏度亡經》與「中有」思想(上)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二十多年前,索甲仁波切(Sogyal Rinpoche)根據《中有大聞解脫》(藏Bar do thos grol chen mo,或譯《西藏度亡經》)改寫而成的《西藏生死書》(The Tibetan Book of Living and Dying),因為語言精煉,敘事生動,甫問世便在世界各地風靡一時,萬人爭讀。自此,「中有」、「中陰」等本來鮮為人知的藏密名相,對於許多不諳佛法的人來說,也霎時間變得琅琅上口。[1]

隨著《西藏生死書》在坊間一紙風行,《中有大聞解脫》遂為世人所熟悉,儼然成為佛教「中有」思想的唯一代表。不過,考諸印度佛教經論裏的「中有」觀念,其實並不是一開始就存在的,再者,不同經論所建構的「中有」理論,更可能完全不同。因此,儘管目前談論「中有」的人士最常引用《中有大聞解脫》的教法,但站在研探佛教思想史的立場,則無必要先入為主地將出自藏傳寧瑪派巖藏法典的《西藏度亡經》的教義,[2]奉為「中有」思想的最高圭臬。

佛陀未曾提出「中有」

「中有」,梵語antarā-bhava,又譯作「中陰」、「中蘊」、「中陰有」,指人自死亡至再次受生期間之識身,能招感六趣生死之果。據《俱舍論》卷十載,「中有身」即「識身」之存在,乃由意所生之化生身,非由精血等外緣所成,故又稱為意生身(梵 manomayakāya)。「中有」一詞,在漢譯佛典文獻裏,最早見於《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阿毘達磨法蘊足論》等說一切有部的論書中,成書時間已經是西元前三、四世紀期間。

至於在更早期的契經中,卻未發現佛陀親口承認「中有」的直接經證。[3]由於欠缺佛說作為共許的依止,因此在部派佛教的學者之間,便形成了「有中有論」和「無中有論」兩大對峙陣營。論諍的焦點,涉及多方面的經證和理證,其中一個學理上相當關鍵的爭論點,乃係六道眾生從死後至再次結生之間的過渡期間,是否需要成立一個微細識身,以證成死生之間業果相續的歷程。

「中有」之成立關乎對業果相續方式的理解

「無中有論」者認為,只要憑藉業力,就能建立起前後世之間的繼起關係,不需要另外建立「中有」這個微細識身,來連接前生的「死有」和下生的「生有」兩個次第。

主張「有中有論」的毘婆沙師則反駁,若沒有一個在轉世過程中生起的識身,身心會在前一生終結的剎那突然由有而無,到下一生開始時又突然由無而有,換言之,在這一期生命的五蘊身心壞滅後,與來生的五蘊身心之間,將會存在一個中斷的階段。這種斷滅論式思想,明顯違背了佛法最根本的緣起論原則。

以上雙方爭辯的癥結,在於死生之間的業果存續方式,是否必須仰仗某種形式的身心之前後相續來加以證立。贊同這種觀點者,如說一切有部和犢子系,自然主張「有中有」。反之,認為單以心識的前後統一,已能充分解釋輪迴主體在轉世過程中的統一性問題,如大眾與分別說系,則反對「有中有」。[4]

可見,「中有」之成立理據,實際上關乎不同宗派對業果相續方式的自身理解。因此,「中有」是否存在,與輪迴理論內部的種種學理問題,以及部派所崇奉的宗義,有著深切的關係。

待續


[1] 《中有大聞解脫》最早為西方世界認識,始自1927年美國學者伊文斯‧温慈(Dr. W. Y. Evans Wentz)根據卡孜‧達瓦桑珠(Kazi Dawa Samdup)喇嘛的英譯加以編輯整理後,以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 為名刊印的專著。至1998年,此書已賣出五十二萬多本,還被翻譯成許多其他歐洲、亞洲語言出版。最早的中譯版本是1983年面世、由徐進夫翻譯的《西藏度亡經》。

[2]《中有大聞解脫》係屬於寧瑪派伏藏師事業洲(Karma Lingpa)在十四世紀發掘出來的伏藏法典《寂靜忿怒密意自解脫深法》的兩個法門系統之一的「中有聞解脫導引」。

[3] 釋常延著:《佛教中陰身思想之源流與發展》(臺北市:法鼓文化,2016),頁33。

[4] 同上,頁72-74。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