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佛教建构伦理学的步骤 (一)

文:赵敬邦 | 2018-03-02
(图:Pixabay)(图:Pixabay)

前文 ( 按:〈佛教建构伦理学的必要 〉)既述佛教实有建构伦理学的必要,则其纵然在这一问题上似面对困难(再按:〈佛教建构伦理学的困难〉),佛教还是要设法解决。否则,有着困难但不能解决,便无异于承认自身理论的不足。幸佛教在解释如何回应伦理上的议题时,实有详细的论述,丝毫没有含糊的地方。

在论及佛教的形象时,人们大多联想到「空」,是以社会上有直接用「空门」来形容佛教。在〈以佛法研究佛法〉一文中,印顺法师便以「空」来冲量一宗派或一理论是否属于佛教:佛教的一切理论均在不同程度上环绕「空」义来发挥;若有一理论违反「空」义,则其所属的宗派当不能算是佛教。是以,「空」于佛教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正是世间上的一切事物均是因缘而生,故没有任何事物有独立不变的本质。在这一意义下,我们似不能真正或永远掌握任何事物。但是,正是世间的事物没有独立不变的本质,事物才能有所变化,并成各种的形态。此即龙树菩萨于《中论》所云:「 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若无空义者,一切则不成。」伦理议题既是世间一切事物的一部分,则我们若要对伦理议题有所讨论,乃至建构一套属于佛教的伦理学,自然当从「空」这一概念开始。

如前所述,由于所有事物均是因缘而有,故其没有独立不变的本质。因此,事物的形态实常处于流变之中;同理,由于吾人没有独立不变的本质,故我们的视野可以不断改变,而不会停留在固定的观点。一方面,一事物的存在只是随缘而有,我们对其所作的各种描述,根本不能反映该事物的真实状态,此所以《心经》言「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另一方面,一事物的形象实为我们所赋予,当中包括吾人对一事物所作的价值判断,正如《华严经》所言:「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我们可对任何事物作判断或抉择,意味佛教主张的不舍世间当为可能;一事物的存在和我们对其所作的回应既为各种因缘所左右,吾人遂不能对其执实,此解释佛教何以强调不取世间。吾人若要了解佛教伦理学的基本性格,首要知道佛教在原则上可对任何伦理议题作价值判断,惟这些判断永远可以修正,而非如其他宗教或哲学等意图寻找一适用于所有时空的道德原则。这一不取不舍的中道立场,使佛教能以一极为开放和灵活的态度来看待有关伦理议题的讨论。

以戒律为例,佛教的戒律指出甚么行为当为佛教徒所遵守,当中有着明显的伦理取向。在很大程度上,戒律存在本身即为佛教实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伦理学之明证。但戒律在每一处地方当如何表达,乃至戒律是否可以随不同地方的具体情况而有所修正,却非一不辨自明的问题。此所以佛教史上有第二次集结,探讨戒律的原则和方便。我们于此暂不讨论原则和方便之间的关系,而仅指出一点:佛教虽有戒律,但戒律可随不同时空而有所修订,正如《五分律》所言:「佛言:虽是我所制,而于余方不以为清净者,皆不应用;虽非我所制,而于余方必应行者,皆不得不行。」故我们可见戒律在南传佛教、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中或有不同的面貌。此即为上文所述,佛教有其伦理判断,但这一判断绝非铁板一块,而是有更待完善的可能。

至此,我们已对佛教可以建构伦理学,以及佛教这一伦理学的根本性格作了简单的分析。惟我们若仔细思考,当知单凭上述的「空」义,实未能很好地回应佛教与伦理学的关系。其中原因,是上述的「空」义只指出佛教可以建构伦理学,却不能解释佛教何以非要建构如此这般的一套伦理学。例如佛教有不杀人、不偷盗和不邪淫等具伦理价值的主张,但为何「空」能推论出这些价值判断?换言之,既然一切事物本质皆「空」,为何佛教会有这些价值判断,而不是有其他的或与之相反的价值判断?因此,在我们指出佛教在实然的层次上可以建构伦理学的同时,亦要解释何以主张一切皆「空」的佛教在应然的层次上能够建构此一形态的伦理学。

是以,问题的焦点乃逐渐清晰:佛教伦理学之得以可能,是由于「空」。若没有「空」,则世间事物无异于不会真正变化,一事物之所以如此这般,乃命中注定。若是,则吾人对其作伦理上的价值判断乃失去意义。一如我们不会称赞天生便是性格温驯的人为好人,却会欣赏天生不是这般和顺,但能凭自己的努力改过迁善,而终成好人的人一样;但只有「空」,或只有上述的「空」义,是否即能使佛教建构一套如现在一般的伦理学?答案却是不能保证。若我们用逻辑语言说之,「空」是佛教建构伦理学的必要条件 (necessary condition),而非充分条件 (sufficient condition) 也。事实上,「空」甚至会成为人们不肯作价值判断的遁词,乃至以之作为做坏事的借口。君不见不少人动辄即言世间一切皆「空」,故不要执着善恶对错云云?不执着善恶对错,正是行恶犯错的开始。近年佛门屡传丑闻,相信在一定程度上与佛教或容易给人钻「空」子有关。

然则,除了强调一切事物皆没有独立不变的本质这一「空」义以外,佛教还提出了甚么理论以辅助其建构一套完整的伦理学?这正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及后文讨论的方向。

(待续)

作者 - 赵敬邦
志莲夜书院及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兼任讲师。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