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你为甚么来这里?你在找寻甚么?──Eric Johns在英国弘扬禅宗的经历

文:Eric Johns   图:Eric Johns| 2017-03-10
经过多年修行,我明白到从一个外国文化照单全收一套信仰系统价值不大。经过多年修行,我明白到从一个外国文化照单全收一套信仰系统价值不大。

我十七岁开始学习空手道,训练内容包括禅修。每一节课结束时,导师要求我们坐下,「甚么都不想」,「活在当下」数分钟。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禅修,立即觉得这很吸引。我要求导师更深入教授,但他说我应该找佛教团体。那是1972年,佛教在英国并不如今天那么普及,不过我还是能在伦敦找到一个团体,学习到借着呼吸修习正念,效果很好。

三年后,有一次我逛书店时,偶然找到一本由陆宽昱(德高望重的虚云大师(1840-1959)的俗家弟子)所写的《中国禅定的秘密》。书中的虚云大师照片令人难忘,也解释了何谓「话头」,这是依靠我们本性真相中的不确定性来推动和维持,从中觉知正是禅的宗旨。

没多久之后,我就买了陆宽昱的所有着作,深入研读。我发现到有一本是献给他在英国的弟子Bill Pickard的。于是我拜访Pickard,参与了他在康瓦尔郡的一次静修,获益良多。那也是英国首批禅宗团体之一。

没多久之后,我决定卖掉家当,前往香港,寻找虚云大师的其他弟子。在那裏,我遇到圣一大师,并于大屿山宝林禅寺受戒为僧,居住多年,然后才回到英国,回复俗家人的身份。

我在香港时,西方禅宗协会(Western Chan Fellowship)创办人John Crook从英国前来探望我。回到英国后,我加入了该团体,将自己从香港学到的弘扬开去,特别是有关唱诵的细节。Crook更鼓励我成立自己的禅宗小组。在跟他严谨修习做导师的法门后,我真的自己成立了小组。

Pickard往生后,将他的佛袍留下给我,我继续独立地透过小组弘扬佛法。一如Pickard和Crook,我会要求参加思考问题。我第一个问题总是:「你为甚么来这里?你在找寻甚么?」这种「公案」是我教导弟子的重要方法之一。

接着,我在威尔斯买下一幅林地,多年后在林中远离道路、给大自然声音围绕之处兴建了一家小小的修道院,那裏就是我们的「本性」。修道院建在铁路的路轨上,离开地面,得以保持干爽,就像传统的日本建筑。

由那时候开始,我邀请朋友到修道院禅修。后来我迁到附近一个地方举行定期的禅修班,再在修道院静修。我们往往会禁食(有时会吃糙米),访客则在修道院附近的林地紥营住宿。

我留意到,多年以来大部分前来参加的人,都是处于生命的十字路口。他们往往来了两、三年,解决了令自己烦恼的问题后就离开,继续生活。我认为自己要念一个长时间的辅导课程,学习聆听的技巧,才可以帮助到他们。英国人普遍并不对传统佛教有很浓厚兴趣,只想要一个宁静的地方来放松自己、尝试寻找人生意义,以及在生活中得到平静。

我通常会教授虚云大师喜欢用的参话头方法。对于适合的参加者,我也往往建议他们细数呼吸次数。树林的宁静环境成为了辅助教学工具:我们在不作反应、完全静止之中细心聆听;围绕树林行禅,有时集体,有时个人。我借用在香港住过佛寺的名称,将林地命名为「宝林」。

每年冬天,我都会到中国旅游,通常会住在跟虚云大师有关连的禅宗佛寺,期望借此加深自己的修行。返回英国后,我会讲述和写下探访所得。这引发起很大的兴趣,很多人非常热切想知道目前中国佛寺中的禅宗生活是怎样的,特别喜欢听虚云大师的故事。在中国,我也会举行公开讲座和弘法,解释自己为甚么会成为佛教徒,以及在英国修行的情况。

我为虚云大师建立了一个网站,自己也设立了Facebook专页,上载我在中国的照片和日记摘要,方便我接触世界各地的人,推介话头禅和虚云大师在世一百二十年的生平。我目前正与朋友研究他的禅诗。我们或许已在修行途上得到一些指引,不过大师的禅诗可给予更多提示,说明生活于「禅」的境界中有甚么感受。

我的教学方式很简单,其中一种我喜欢使用的工具是唱诵。不过,我并没有将之译作英文,因为这似乎会削弱效果。我用国语诵唱,并用上在香港学到怎样弹奏的各种传统佛教乐器,不过尽量保持简短。我的弟子不时告诉我,唱诵作为禅修的前行准备极为有效,可以协助他们平伏思绪,我对此也有同感。另一种我觉得极为有用的,是很多西方人不喜欢「礼拜 」。Pickard有一次教导我时,建议我看看他人练习,近距离观察他们怎样弯腰和俯卧。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饮食。虚云大师建议我们过午不食──我住在宝林禅寺时,这是常见的做法。我总是建议参加者应饮食清淡简单,素食是禅宗修行的基础,我们在佛教学院一直遵守这规则。

我并没有计划将修行的小组扩大,宁愿保持低调,等待大众一如现在那样,自行前来参与。世界各地不少僧人和比丘尼(大部分属于禅宗)都到过宝林,在那裏居住和弘法。在家佛教徒也会到那裏作静修。

经过多年修行,我明白到从一个外国文化照单全收一套信仰系统价值不大。禅宗思想要在西方弘扬和真正变得有用,就需证明禅宗可用有力而积极的方式改变世人的生活。

希望您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 按此捐款,支持佛門網,繼續為大家提供精采的內容。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