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探索心中的无明──《盲探》

第308期明觉   文:林碧君| 2013-08-07

杜琪峯和韦家辉再度合作的《盲探》(2013),是继其前作《大只佬》(2003)之后另一套以佛教观念为主题的电影。《大只佬》开宗明义探讨「业力」(例如前世的恶业会否带到今生?定业是否不能改?业力是否必然以「一报还一报」的方式运作?);《盲探》却隐晦得多,全剧明显和佛教扯上关系的只有结尾时,刘德华向凶手揭示其行凶经过时说的:「人太执着,心盲无明,是会杀人的。」但却以一宗又一宗的命案,揭示人的贪和嗔如何令人一步步走上杀人之道,而贪和嗔背后的总导演,便是佛教说的无明了。


角色设定:主角刘德华是一位失明的退职神探庄士敦,以协助破案赚取悬红为生,但亦正因为失明,所以他反而能更深入查探涉案人的心理状态──他代入受害者的处境,在脑海中重组案发现场的情境;更重要的,是庄士敦要弄清楚到底是哪一种负面情绪如贪爱妒忌或忿恨,驱使凶手犯罪。所以剧中所有的犯人,其实都是象征人物,都是贪嗔痴的化身,例如片首秦煌所饰演的高空掷通渠水犯人,是因为深爱的妻子不忠又要强忍,便迁怒于整个社会,向途人掷下高腐蚀性的通渠水来「报复」,这正是由贪爱而生渴求,求不得而生嗔恨的典型。相反地,殓房命案的凶手则由于嫉妒两位同事赌马赢了大钱,由妒生嗔,把心一横杀了二人,抢了他们的钱后辞了工,自行当老板去,但结果又蚀光了钱……庄士敦判断他曾因杀人抢钱而尝甜头,其后必会重复此行为(贪),遂断定后来发生在澳门的一连串针对赢钱赌客的扑头劫案,必然和他有关,最终就在他企图抢劫庄士敦时被绳之以法。


女主角郑秀文饰演女探员何家彤,雇用庄士敦调查中学时好友小敏的失踪事件,因为她以为小敏的失踪和自己有关,故执意要查出真相。她一度以为小敏被连环杀手所害,甚至和庄士敦一起找出一位患精神病的连环杀手,却还是不知小敏下落。最终庄士敦发现了自己先入为主的盲点,才揭发小敏不单没有死,而且她因为对爱情太执着而不断杀人(故事中小敏的妈妈和外婆同样为情而杀人,导演暗喻无明有连贯性,过去的无明会引发未来的无明,从而不断地产生新的业),以致庄士敦也甚至差点送了性命……


剧中各犯人固然因无明而杀人,但各「正派」的主角亦各有其无明偏执──庄士敦贪吃,极好美食;心中又对女警充满偏见,认为她们都是貌丑而又男性化,因此便误会何家彤也如斯丑陋;更因自己面目英俊便认定心仪的美女必然会钟情于自己,孰料对方所喜欢的却是他身旁那位面目平凡、外表粗犷的拍档。而何家彤除了执意要找小敏外,更因自己体能好,跑得快,遂不甘心在追贼时因穿了高跟鞋而令对方跑掉,在下次遇到同一贼人时,竟刻意换上跑鞋并告知贼人要追捕他,好让双方「堂堂正正」地再一决高下。


面对人人共有的无明,我们又可以怎样做?杜琪峯在电影结尾提出三个选择:第一是满足当下现有的一切,不要执着于追求欲望而攀缘,就好像庄士敦为免小敏的女儿重蹈母亲的覆辙,因而自小教育她不要执着,眼前有草莓雪糕就好好享受,不要强求父母给自己买喜欢的芒果雪糕──用佛教语,即是「戒」;第二就是要觉察自己的心,不要给无明冲动牵着鼻子走,就像庄士敦提醒何家彤和贼人赛跑要「小心」一样,「小心」就是要提高警觉,留心一切,不要盲目追赶的意思──用佛教语,即是「定」;第三是要学习关心「比个人利益更重要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从个人狭隘的贪爱中释放,不再沉迷于满足个人的欲望──用佛教语,即是「慧」。


无眼则目盲,无戒定慧则心盲;也许,我们只不过是开眼的瞎子。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