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谁怕谁?

第306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3-07-10

閲读了龙应台的《卡夫卡》,文章里所提及马陆和蜈蚣的区别,我也一窍不通,同样无地自容。


晚餐桌上,我向孩子试探这两只爬虫的特征,没料到他们也支吾以对,我连连“拍案叫好”。不明就里的孩子满腹疑云地两相望,心想这不按理出牌的老爸又不知坏了那一条筋。我乐得拾人牙慧,依样葫芦地耍了几把刚学来的“功夫”,让他们目瞪口呆。


我一时得意忘形,转而问太太,什么动物会让她跳上桌面,歇斯底里地喊救命。她不假思索,斩钉截铁地说:“蛇!”她还耸耸肩,显出一副毛骨悚然的样子。


多年前,孩子们把马戏团的大蟒蛇搭在肩上拍照时,她惊恐得像只鸵鸟,一头钻进我怀里来。她越是不敢看,我就越大声地口述:“它的头左右摆动,还不停地吐舌。长长的尾巴缠绕着儿子的手臂……”我把她搂在怀里,神气得像英雄救美的占士邦,任由她发抖的指尖深深地掐入我健硕的手臂。


我进一步捉弄她:“如果有一条失魂的蛇爬进屋子里,你该怎么办?”她说若没晕倒的话,才来想办法。我昂首挺胸,像只意气风发的公鸡,咯咯地笑个不停。


殊不知,好戏在后头。


“那你怕什么动物呢?”她见我没有怜香惜玉,叉起一块紫红的龙珠果,柳眉倒竖地反问。我看着她那染满“血迹”的牙齿,秃鹰般鋭利的目光,尖得像虎爪的指甲,蛇一般的腰和鬼魅般捉摸不定的情绪,我霎时落得像只败仗的公鸡,大口抽回还没笑完的气,低下头继续扒饭。两个儿子抿着嘴偷笑。


我念头一转,此时不下个马威,更待何时?扮个张牙舞爪的老虎,向太太“吼”了起来:“你不怕我吗?”


岂知她慢条斯理地回应:“我当然怕——你的胡须,很痒啊!”还调皮地“叮!”一声,以龙珠果点了点我的鼻尖。


“爸,你鼻子被点得红红,像个小丑呢!”我自讨没趣,在儿子的爆笑声中,继续低头扒饭。


真是孺子不可教,没同情心也罢,还谐謔着泄了气的老爸。噢!不,别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可是个挥刀舞剑,雄伟豪迈的男子汉,你说,谁怕谁?(嘘!…… 小声一点,别让她听到。)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