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唯心所現

第238期明覺   文:神野貓 圖:Jan Schünke| 2011-03-23
東京富士山日落景色,由德國攝影師Jan Schünke 拍攝及提供東京富士山日落景色,由德國攝影師Jan Schünke 拍攝及提供

附圖是一位德國攝影師朋友在本年二月中到訪東京時,在市中心某酒店拍的富士山日落景色。[1] 回想起來,這位朋友一度躊躇不決於應否接受該酒店邀請的拍攝計劃,我給他這樣的建議:「 生命無常。」結果,他拿著這照片回來,跟我說:「酒店經理謂,我是最後一位到他們酒店拍攝富士山日落的攝影師,因為不久之後,這景色將會被酒店前新蓋的高樓遮擋。」想不到不足一個月,未等到新的高樓落成,日本東北竟發生了二百年來最強烈的九級大地震,連帶海嘯及核輻射擴散等災難緊隨而來,令全國瀰漫著歷史上最可怕的愁雲慘霧。

在地震發生後的數小時,我撥了幾次電話回日本試圖聯絡在那邊的親人,但都未能接通。由於不想加重電話網絡的負荷,只好改為發電郵給他們。很感恩, 翌日已收到埼玉縣[2] 家人的來電,告知除了地震時摔破了一些碗碟之外,家中眾人都無恙。然而還未跟在宮城石卷市的親人聯絡得上,只知道石卷市已遭海嘯完全破壞,是在這次災難中死傷、失蹤人口及災民最多的地區。為著尋找親人,我每天都在互聯網上搜尋有關石卷市的消息,也希望從新聞視像及圖片中找到他們的樣子或名字。每當看到災民的苦況時,我都會唸一唸經文迴向。對於他們能在逆境中體現出安忍的精神,這是一種功德,也是一直在背後支持著我的力量,叫我提醒自己於等待中要保持安忍平靜的心,把能量留給來為災民祝福及安撫在香港的親人,因為不論受災與否,大家也同樣需要關愛。

就這樣過了三天,我們終於收到大部份親人報平安的來電。到了第六天的晚上,終於收到確認全家族平安無事的來電。放下聽筒後,電視剛播放著石卷市災民尋回失散親人時相擁而哭的畫面,當看到畫面下方標題「災後第六天」,心中即時感慨萬分。無可置疑,我的親人能全部獲救是一個好消息,但我只可以說感恩而不是高興。畢竟對於那數十萬在劫後餘生,要承受著痛失家園及摯愛的傷痛,在飢寒交迫、餘震及核擴散威脅下的災民,六天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開始而已。眾生皆平等,一想到他們現時及將要面對的境況,鼻子都禁不住酸起來,連帶那過去六天以來因等待而繃得緊緊的情緒,要靠流了一個晚上的淚水才能沖淡。

那邊廂心情剛平復了一會,這邊廂網上又泛起各樣的流言,一會說核輻射已擴散至全亞洲,再一會又說廿四小時內亞洲地區會下酸雨,這等一連串沒有登上國際傳媒新聞版的「國製新聞」形成了一浪接一浪的人工海嘯。結果,皇天不負有心人,一宗「盲搶鹽」終於突圍而出,以「Panic Buying」為題登上BBC及CNN的 新聞版。繼而,網上掀起了一連串網民對「盲搶鹽」者的言語攻擊,一下子「國製新聞」為全城帶來了長達兩天「輕鬆點啦,香港人」的歡樂氣氛,我卻覺得可悲亦 可怕。是甚麼令一句流言造成比輻射更強的擴散效果呢?誤信流言的人,因心中的恐懼驅使在現實中做出愚昧的行為。另一方面,因別人的愚昧而作出嘲笑與謾罵的 人,驅使現實中的怨氣加重,那何嘗不是另一種愚昧行為的衍生呢?宇宙萬物皆唯心所現,只是我們的一念形成了愚昧的現象,然後又是另一念,令我們在愚昧中不 能解脫。我提醒自己,對災民慈悲時,亦當對愚者慈悲,畢竟現階段我只是一個每天都會一念又一念重複著愚昧行為的有情而已,不論愚痴與否,大家也同樣需要愛。

在過去十天,我看到了天災的殺傷力,亦同時見識了人禍的可怕。當一切災殃有平息的一天,亦等於有再回來的一天,萬物都是這樣周而復始,何時才能得到解脫呢?所有眼見的都只存在於一瞬間,然而這一瞬種下的一念卻足以斷定輪迴於各界的時間長短。 要解脫,便要在一念撒下「愛」的種子,以愛迴向世界,撫平它的創傷,化解它的怨氣,讓它在千瘡百孔中從新振作起來,再度展現健康的一面。




 

「野貓密語」專欄前言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19252

 

[1] 照片由德國攝影師Jan Schünke  拍攝及提供

[2] 埼玉縣位於關東,是日本首都圈的其中一個縣府。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