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諸佛菩薩篇-ads

如果把「五項正念修習」移走,你會失去所有一切!

文:張仕娟 | 2020-01-15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前幾天在聽到衍空法師的演講(《幸福常隨・講座系列》),空師開宗明義說:「正念,念是否正,是跟隨正見,正見最重要,如果見是邪的話,念就會不正,有正見,其他的才會正。」他說:「正念的定義,就是對當下的事情去直接覺察,不去分別選取的狀態,去留意當下,不去判別是非好醜,單單對事物有一個清晰、明白、了解,不去辨別好與不好,不去判斷它,不理會你是否喜歡,只是知道……研究證明,這種正念對我們去認識事情是很有好處的。」不過,空師說我們的修行還有更深廣的意義的:「禪修的意思是『棄惡』或『功德叢林』。『棄惡』即摒棄惡習,摒棄行為上的和思想上的惡習。叢林即樹林,要有樹林便要種樹,通過禪修的方法,知道甚麼善業應該去培養,甚麼種子應該種並令它開花結果,以優化生命。禪修可譯為『思維修』或『靜慮』。思維修是思維和心的修煉。通過靜和慮,即是止和觀。靜,即靜止、專注,它容許我們對事物看清,有所洞察,產生明白、理解,作出智慧的抉擇……」

這讓我憶起去年2019年11月7日法國梅村秋安居法靈法師(Thay Phap Linh)的開示,他分享一行禪師語重深長的叮囑:「如果你把《五項正念修習》(註一)從青年覺醒運動(Wake Up Movement)拿走,你會失去所有的一切!(If you take out the Five Mindfulness Trainings from the Wake Up Movement, you will lose everything ! )」空師與一行禪師說的如出一轍:正念須建基於正見,正念需要以道德為根基!
 

正念是道路,不是工具

法靈法師開示說梅村「覺醒青年運動(Wake Up Movement)」的緣起。法靈法師剛出家時,一行禪師便邀請他為世界上的年輕人做點事,希望他能為年青人創造一個運動。禪師久不久便問法靈法師:「你為此事做了甚麼?」可是禪師一直得不到甚麼確切答案,於是他便自己動手寫了一份宣言(Manifesto)。一天,法靈法師回到房間,看見一張字條和一份宣言放在他的桌子上,字條上寫著:「請加一些具體的項目進去。」字條的下款寫著「Thay」(意指老師,大家對一行禪師的尊稱)。法靈法師便依禪師的話,在那份宣言上加進了很多具體項目,然後把它回覆了。如此,文件往來了幾次後,最後定名為「覺醒青年運動(WakeUp Movement)」。在編輯宣言的內容時,法靈法師逐一去探究,看哪些項目適合年青人?坐禪、行禪、正念進食、佛法分享⋯⋯他都認為適合。但當他看到宣言內有《五項正念修習》時,他則頗有反應,認為這樣「不好」,他覺得給年青人的活動應該要很「酷」才成(should be cool)!於是,他把《五項正念修習》從宣言中刪除,然後把編輯好的版本再寄回給一行禪師。

第二天,法靈法師負責為僧團做飯。他早上做飯,午膳後小休;小休醒來,準備返回廚房做晚餐。就在他步出睡房,來到庭院時,他隱約感到有點甚麼跟往常不一樣,於是回頭望去,看見其右邊有人向他招手,一看,原來是一行禪師。禪師坐在桌子旁邊,法靈法師便向禪師合掌、鞠躬、微笑、打招呼,並告訴禪師他正在前往做飯,說後便轉身往廚房方向走去。禪師的使者看見,卻把他引回到禪師身旁坐下。法靈法師說:「我要做飯,我很忙呢!我的煮飯小隊正在等著我,我要去做飯啊!」一行禪師不發一言,只是靜靜望著他。法靈法師一直想離開,滿腦子想著做飯的事情。禪師靜靜地坐在他面前,漸漸,他能看見和感覺禪師的存在了,也感覺到禪師有話想跟他說,於是,他坐下來。禪師單刀直入地說:如果你把《五項正念修習》從青年覺醒運動拿走,你會失去所有的一切!

法靈法師說:「一行禪師沒有說:『你不能把它拿走』或『別把它拿走』或『把它放回去』,而是說:『如果你把它拿走,你會失去所有的一切!』禪師說這話時沒有憤怒或其他任何情緒,只是非常清晰、堅定地説出他的隱憂,他是在看五百年後,如果把《五項正念修習》移除,我們將會失去一切!也許青年覺醒運動會發展得很快,很受歡迎,能吸引很多人參與,但到頭來,我們也可能甚麼都沒有,失去了倫理道德!」他續說:「正念沒有倫理紮根,它只會淪為一種工具,這是危險的事!……目前正念被利用為工具,用來幫助人提升生產力,更成功,更有創意,賺更多錢,為所欲為,這是危險的事!……正念不是工具,而是道路!」
 

同具普世價值──《五項正念修習》vs 《2000年和平與非暴力文化宣言》

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多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與一行禪師同席,他們討論如何轉化世界的暴力。最後,大家共同草擬了一篇 文章,名為《2000年和平與非暴力文化宣言》。這宣言頒佈後,從2000-2010年的十年間,一共有七千五百萬人,包括國家元首與傑出人士, 簽署這項宣言,作為他們生活的指引,藉此希望更能活出愛,活出生命,踐行非暴力生活,為世界帶來和平。《2000年和平與非暴力文化宣言》就是依據梅村的《五項正念修習》的思想、內容而寫成,宣言與五項正念修習,兩者內涵其實相同(註二)。所以,《五項正念修習》是極具普世價值的。

正念不是工具,而是道路!

註一

五項正念修習

五項正念修習代表了佛教對於靈性和道德的全球性視野,具體地表達了佛陀所教導的四聖諦、八正道、真愛以及正確的了解之道,為我們和世界帶來療癒、轉化和幸福。實踐五項正念修習,培養相即的智慧,即正確的見解,能夠消除分別心、固執、歧視、憤怒、恐懼和絕望。依據五項正念修習來生活,我們就是走在菩薩道上。走在這條道路上,我們不會迷失於現前的生活中,也不會對未來感到恐懼。

第一項:尊重生命

覺知到殺害生命所帶來的痛苦,我承諾培養相即的智慧和慈悲心,學習保護人、動物、植物和礦物的生命。我決不殺生,不讓他人殺生,也不會在思想或生活方式上,支持世上任何殺生的行為。我知道暴力行為是由恐懼、貪婪和缺乏包容所引起,源自於二元思想和分別心。我願學習對於任何觀點、主張和見解,保持開放、不歧視和不執著的態度,藉以轉化我內心和世界上的暴力、盲從和對教條的執著。

第二項:真正的幸福

覺知到社會不公義、剝削、偷竊和壓迫所帶來的痛苦,我承諾在思想、說話和行為上,修習慷慨分享。我決不偷取或佔有任何屬於他人的東西。我會和有需要的人分享我的時間、能量和財物。我會深入觀察,以了解他人的幸福、痛苦和我的幸福、痛苦之間緊密相連;沒有了解和慈悲,不會有真正的幸福;追逐財富、名望、權力和感官上的快樂會帶來許多痛苦和絕望。我知道真正的幸福取決於我的心態和對事物的看法,而不是外在的條件。如果能夠回到當下此刻,我們會覺察到快樂的條件已經具足;懂得知足,就能幸福地生活於當下。我願修習正命,即正確的生活方式,藉以幫助減輕眾生的苦痛和逆轉地球暖化。

第三項:真愛

覺知到不正當的性行為所帶來的痛苦,我承諾培養責任感,學習保護個人、家庭和社會的誠信和安全。我知道性欲並不等於愛,基於貪欲的性行為會為自己和他人帶來傷害。如果沒有真愛,沒有長久和公開的承諾,我不會和任何人發生性行為。我會盡力保護兒童免受性侵犯,同時防止伴侶和家庭因不正當的性行為而遭受傷害與破壞。認識到身心一體,我承諾學習用適當的方法照顧我的性能量,培養慈、悲、喜、捨這四個真愛的基本元素,藉以令自己和他人更加幸福。修習真愛,我知道生命將會快樂、美麗地延續到未來。

第四項:愛語和聆聽

覺知到說話缺少正念和不懂得細心聆聽所帶來的痛苦,我承諾學習使用愛語和慈悲聆聽,為自己和他人帶來快樂,減輕苦痛,以及為個人、種族、宗教和國家帶來平安,促進和解。我知道說話能帶來快樂,也能帶來痛苦。我承諾真誠地說話,使用能夠滋養信心、喜悅和希望的話語。

當我感到憤怒時,我決不講話。我將修習正念呼吸和正念步行,深觀憤怒的根源,覺察我的錯誤認知,設法了解自己和他人的痛苦。我願學習使用愛語和細心聆聽,幫助自己和他人轉化痛苦,找到走出困境的路。我決不散播不確實的消息,也不會說引起家庭和團體不和的話。我將修習正精進,滋養愛、了解、喜悅和包容,逐漸轉化深藏我心識之內的憤怒、暴力和恐懼。

第五項:滋養和療癒

覺知到沒有正念的消費所帶來的痛苦,我承諾修習正念飲食和消費,學習方法以轉化身心和保持身體健康。我將深入觀察包括飲食、感官、意志、和心識的四種食糧,避免攝取有毒的食糧。我決不投機或賭博、也不飲酒、使用麻醉品或其他含有毒素的產品,例如某些網站、電子遊戲、電視節目、電影、書刊和談話。我願學習回到當下此刻,接觸在我之內和周圍清新、療癒和滋養的元素。我不會讓後悔和悲傷把我帶回過去,也不會讓憂慮和恐懼把我從當下此刻拉走。我不會用消費來逃避孤單、憂慮或痛苦。我將修習觀照萬物相即的本性,學習正念消費,藉以保持自己、家庭、社會和地球上眾生的身心平安和喜悅。
 

註二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