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悉曇真言”與“普庵咒”(上)

第261期明覺   文:麥文彪| 2011-08-31
《禪門日誦》普庵(普庵大德禪師釋談章神)咒(仏教大学蔵c.1900)《禪門日誦》普庵(普庵大德禪師釋談章神)咒(仏教大学蔵c.1900)
琴譜《三教同聲》 “釋談章” (1592)琴譜《三教同聲》 “釋談章” (1592)
趙宧光《悉曇經傳》 “悉曇真言” (1611)趙宧光《悉曇經傳》 “悉曇真言” (1611)

佛教裡的咒語基本上來自梵語,要透徹掌握其意旨,必需懂梵語。印度人語言概念跟中國人的不一樣,中國人學習漢語從認字開始,印度人則從字母入手,並認為發音才是最重要。被視為古印度聖典的《梨俱吠陀》,流傳了數千年,只靠諷誦,幾乎一字不漏,直到現代才書寫下來。同樣的,像漢地符咒這種東西在印度甚為少見。印度人的咒語並不依賴文字,重點是發音,必須正確。佛教繼承了印度口傳文化的傳統,因此不少佛教徒認為,念誦咒語時發音必須準確,咒語才會靈驗。漢地佛教徒學習悉曇其中一個很大的動機就是要掌握梵語字母的正確讀音

漢傳佛教裡有一個叫“普庵咒”的咒語,亦作“悉曇真言”。這個咒語在漢地流傳甚廣,有關“靈驗”之說亦甚多。南懷瑾先生在其《道家、密宗與東方神秘學》(1993:301)中提到:

“在中國佛教的禪宗裡,就有普庵印肅禪師,曾經自說一種咒言傳給後人。因此,一般習慣叫它為‘普庵咒’。這個咒語的本身非常單調而複雜,但念誦起來卻很靈驗。所謂單調,它是許多單音的組合,猶如蟲鳴鳥叫,或如密雨淋淋,但聞一片淅瀝嘩啦之聲,洋洋灑灑。所謂複雜,它把這許多單音參差組合,構成一個自然的旋律,猶如天籟與地籟的悠揚肅穆,聽了使人自然進入清淨空靈的境界。由此可知,真正的悟道證道者,能夠了解密咒的作用,並自能宣說密咒的說法,並非是子虛烏有的事。”

南懷瑾先生這裡所指的“自說”咒語,引伸為普庵禪師“自創”神咒,應該是按照《楞嚴經》的說法。換言之,菩薩修行到某個境界,具有說“無邊祕密神呪”的能力:

“世尊!我又獲是圓通修證無上道故,又能善獲四不思議無作妙德:一者由我初獲妙妙聞心心精遺聞,見聞覺知不能分隔,成一圓融清淨寶覺,故我能現眾多妙容,能說無邊祕密神呪,其中或現一首三首五首七首九首十一首,如是乃至一百八首,千首萬首八萬四千爍迦囉首。”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6 (大945.19冊.129頁下)

不過,上述經文事實上並沒有說菩薩“自創神咒”,也沒有說明“無邊祕密神呪”究竟是甚麼咒語。現存有關普庵禪師的記載,根本沒有提及到“普庵咒”,甚至普庵禪師究竟懂不懂梵語也成疑問。普庵禪師是南宋人,而有關“普庵咒”的記載最早則為明代,其間四百多年,普庵禪師多次被歷代皇帝追封,而掛名“普庵”的民間信仰亦甚為鼎盛,因此筆者認為“普庵咒”很可能是“普庵信仰”發展出來的產物,附會為普庵禪師自說的神咒。

不管怎樣,明清以來“普庵咒”在漢地廣為人知,民間記載多不勝數,甚至連康熙皇帝也曾經在意大利傳教士帶來的古鍵琴上演奏了一曲《普庵咒》(Melvin & Cai 2004: 65-66)。“咒語專家”林光明先生近年在其著作對“普庵咒”亦作此描述:

“《普庵咒》是個很奇特的咒語,筆者有幾位朋友修持此咒,據說成效不錯……(略)……最初是在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中,看到以古琴彈奏‘清心普安咒’來療傷調養的內容。後來才發現清代以來[筆者按:該作明代]真有一種琴譜,名為《普庵咒》。事實上,該咒不僅在佛教,連一般民間信仰中也甚為流行。至於它的功效,主要有驅除蟲害、驅邪、破除禁忌,乃至驅疫治病等,如SARS流行期間,即有道場提倡誦持《普菴咒》以消除疫病。”

—《蘭札體梵字入門》(2004:255)

由於“普庵咒”在漢地十分流行,加上坊間各種有關咒語的神秘學說,“普庵咒”如何修持念誦眾說紛紜,而各種方言和樂曲版本亦廣泛流通。然而坊間“普庵咒”和其相關說明一般以穿鑿附會居多,沒有認真交代其源流和發音的問題。一般來說從梵語翻譯過來的漢譯咒語,當然是以梵語發音為標準;那麼以漢字寫成的“普庵咒”又應該按甚麼標準來發音呢?

“普庵咒”之所以名為悉曇,原因是咒語本身由悉曇字母組成,像咒語開端的“迦迦迦研界”,反映的是古漢語的發音,而實際則是梵語悉曇字母裡子音ka kha ga gha ṅa的訛音。考慮到這一點,不管是古漢語還是現代任何一種方言,以漢語發音來念誦“普庵咒”,其發音與原來的悉曇字母都有一定的出入。

上世紀五十年代荷蘭漢學家高羅佩在其著作裡提及這個咒語時,認為其內容給弄混了,稱之為“訛化梵語”(bastard Sanskrit),但他對咒語的正確發音並沒有作出任何說明。1990年法國音樂學家François Picard完成了一部關於“普庵咒”的著作(L’Harmonie universelle - Les Avatars du Syllabaire Sanskrit dans la Musique Bouddhique),以琴曲《普庵咒》發展過程為中心,並嘗試以梵語拼字表恢復“普庵咒”的梵語原貌。由於作者Picard主要從事音樂研究,沒有清楚解釋悉曇字母如何演變為“普庵咒”。簡單的說,如果“梵語悉曇”本來就是梵語字母的拼音和拼寫練習,怎麼會變成了咒語,而且出自不立文字的禪宗祖師口中?像唐代智廣著《悉曇字記》、明代趙宦光著《悉曇經傳》等著作在漢地一直都有流傳,為甚麼“普庵咒”的咒文會訛化成這個地步而一直沒被人發現?若然咒語發音有誤,為何在漢地還那麼靈驗,而且至今仍廣為流傳?

筆者今年就“普庵咒”的以上問題上分別在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和法鼓山國際佛教研討會裡做了兩場報告,在場學者反應十分熱烈,其中一些學者見解和提問內容亦十分有趣,希望在這裡跟讀者分享。“漢譯梵語咒語”在漢傳佛教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不管是法會念誦,還是個人修持,都涉及到咒語本身內容、文義、發音、原理和功效等各種問題,值得大家深入探討。

参考著作

林光明:《蘭札體梵字入門》。台北:嘉豐,2004。

南懷瑾:《道家、密宗與東方神秘學》。台北:老古文化事業,1993。

饒宗頤:《趙宦光及其〈悉曇經傳〉》。台北:新文豐,1999。

Chaudhuri, Saroj Kumar. Siddham in China and Japan. Ed. Victor H. Mair. Sino-Platonic Papers 88. Philadelphia: University of Philadelphia, 1998.

Gulik, R.H. van. The Lore of the Chinese Lute. Tokyo: Sophia University, 1940.

--. Siddham. Nagpur: 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Indian Culture, 1956.

Melvin, Sheila and Jindong Cai. Rhapsody in Red. New York: Algora, 2004.

Picard, François. Les Avatars du Syllabaire Sanskrit dans la Musique Bouddhique. PhD dissertation. Paris, 1990.

《諸經日誦集要·普庵祖師神咒》(1600

出自明嘉慶藏19.44.162中-163上

普庵祖師神咒

南無佛陀耶 南無達摩耶

南無僧伽耶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

南無普庵祖師菩薩

百萬火首金剛王菩薩

迦迦雞雞俱俱雞俱雞俱兼喬雞喬雞兼

迦迦雞雞俱俱雞喬兼兼兼兼兼兼騐堯倪堯兒騐

迦迦雞雞俱俱耶喻喻喻喻喻喻喻喻喻

遮遮支支朱朱支朱支朱占昭支昭支占

遮遮支支朱朱支昭占占占占占占騐堯倪堯倪騐

遮遮支支朱朱耶喻喻喻喻喻喻喻喻喻

吒吒諦諦都都諦都諦都擔都諦都諦擔

吒吒諦諦都都諦都擔擔擔擔擔擔喃那呢那呢喃

吒吒諦諦都都耶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

多多諦諦多多諦多諦多談多諦多諦談

多多諦諦多多諦多談談談談談談喃那呢那呢喃

多多諦諦多多耶奴奴奴奴奴奴奴奴奴

波波悲悲波波悲波悲波梵波悲波悲梵

波波悲悲波波悲波梵梵梵梵梵梵梵摩迷摩迷梵

波波悲悲波波耶母母母母母母母母母

波多吒遮迦耶夜闌訶阿瑟吒薩海吒[呢-匕+雨]嚧

[呢-匕+雨]嚧吒遮迦耶莎訶

無數天龍八部  百萬火首金剛

昨日方隅  今日佛地

普庵到此  百無禁忌

普庵咒終



附圖:“普庵咒”諸版本


 

(待續)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