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你还在加班吗?

文:心舒云 | 2015-12-04
(图:yogadork.com)(图:yogadork.com)

一行禅师常说:「如果缺乏正念,没有修习,那么三恶道可能随时显现。任何时候当我们感到愤怒,地狱之火就会生起并燃烧我们。」三恶道亦即是地狱、饿鬼和畜牲道。一个人如果失去戒、定、慧,三恶道会以种子的形式存在于我们心识之中,当条件成熟时便会显现出来。如果我们缺乏灵性上的修习,也会体现到三恶道其实离我们不远。当然,在我们心识之中,早已存在着三恶道的种子,幸运的是我们的心识同时也有各种美善的种子,因此禅师时常提醒我们要观照内心,拥抱正念,保持清明,目的是滋养美善的种子,使败坏、恶的种子枯萎,令人远离困境。


心净则国土净

佛陀说:「心净则国土净。」要建立一片人间净土,优良的职场生活尤其重要,它占了一个人每天接近一半的时间。如何在职场上保持正念,免得因为压力滋养不善的种子,例如焦虑和恐惧,是一个重要课题。所谓人间净土,其实是指一个身心安稳的工作心境。

在任职广告创作期间,常遇到工作超时的情况,「挨夜」也是行内的一种常态。每当遇到截稿大限时,面对客户们无间断的修改,还有各种繁琐的俗务、电邮书信来往等,我总感到吃不消。工作间内,同事们都出尽法宝应付。有人会一天喝四杯浓咖啡提神,有人会索性选择在办公室留夜,以省去来回的时间。这种工作模式滋生了一种不正确的想法,就是加班工作等同为公司卖力。不少新人入行,常有意无意地表示自己多愿意加班「挨夜」,他们总是想向上司表达自己如何尽心尽力工作,误把「挨夜」看成为影响工作质量的因素,以「卖命」来显示身价的方法,听来呜呼哀哉。

以往我也曾经有过这种想法,直至有一天,我做好案头工作,准时离开办公室,遇见一位同事,他打量了我一下,竟然愕然问道:「你为何今天早走?」我当场有所顿悟,想不到大家习惯超时工作,竟然把准时离开看成是「早走」,甚至满有一种责怪的意味。原来在不经不觉之下,我们已把这种不正常的工作模式视作理所当然。每次为一份广告计划留守公司至夜深,以文件为伴,忘却了身体的需要,忘却了休息的重要性。

我问自己:「挨夜工作真的能提升效能吗?」细心想,其实工作质量并不比一般时候高,反而因为欠缺休息,工作时常常犯错,花在修正的时间和次数也较多。此外,反应能力也因而变得缓慢,更甚者有同事身心俱疲,情绪变得十分反覆,不断滋养内心焦虑、抱怨等不善种子,把自己陷于三恶道之中,日子久了,身心也累坏了。


深度放松的修习

「人生在世,工作还是身体重要?」其实答案显然而见,只是一直都没有足够的正念察觉。我甚至没有好好了解身体的需求,没有觉察身体在压力之下的变化,没有在忙碌之中给予自己停下来的时间。我开始明白,懂得让身体休息十分重要,当身体能够感到放松,心自然也能自在。

记得襌修中有一种深度放松的修习,是一个学习和身体相处的练习。给自己一点时间,谛听一系列有关身体放松的指引,慢慢地与身体建立关系。每天晚上,我跟随着一行禅师修习深度放松,合上眼睛,细听,

「吸气,我把注意力放在双手;呼气,感谢双手每天为我工作、写字。」

「吸气,我把注意力放在双眼;呼气,感谢双眼每天为我记录重要的事。」

「吸气,我把能量、爱、幸福送给不舒服的位置,我爱你们。」

重新和身体连结,练习有意识地觉照身体,把爱、关注和能量送给为自己辛劳的身躯,同时也放松思维。我又给自己空间,修习正念禅行,合上身心:

「吸,一步、两步、三步;呼,一步、两步、三步。」

「明天开会要(妄想)⋯⋯ 吸,一步、两步、明天开会要(妄想)、吸,一步⋯⋯」

「吸,一步、两步、三步;呼,一步、两步、三步。」

慢慢我能够有意识地给予自己空间,而这个空间也随着修习而扩大。持续修习一个多月,我又再重投工作,虽然工作环境永远称不上净土,但至少不复损害身体,当我觉知到身体的需要,我们懂得放下工作。我会用手机软件设下一个mindfulless bell(正念钟声),钟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响起,我便会放下手头的工作,停下来专注呼吸,享受属于正念钟声的片刻,借此提醒自己正念修习的重要。

另外,我会把工作设一段时间线,如果无法在时间线前完成,我会先和客户商量合理的时间;此外,我会尽可能使用简单直接的沟通模式,减少不必要的会议和电邮来往,令到自己可以得到合理的休息时间。

《金刚经》告诉我们:「未来心不可得,过去心不可得」。当和身体有了连结、思维变得清晰,我便明白所谓「忙碌」只是我们把还未到来的工作和已经过去的工作拉到当下,把自己弄得手忙脚乱,把这么多还未需要处理的事务拉进当下,既没效率、也不实在,最终只会使心失去空间与身体接触,因此能把正念带进工作,是修行的最大回报!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