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从《父母恩重难报经》谈到报答父母重恩

文:侯松蔚    图:佛门网| 2015-04-15
慈山寺举办「三步一拜报亲恩法会」慈山寺举办「三步一拜报亲恩法会」
法师带领参加者前进法师带领参加者前进

4月7日,慈山寺举办了「三步一拜报亲恩法会」,让大众在寺内三步一拜,向父母或长辈献花,为其诵经祈愿,并一起歌唱时代曲《真的爱你》、《世上只有》,忆念亲恩。


毋忘亲恩 及时尽孝

对于清明节,人们一般只想到扫墓祭祖,佛教徒也许还会参加法会,久而久之,我们可能将之当作一种习俗或节庆,忘记了其原意。慈山寺的活动却别开生面,提醒大家节日的真义是思恩图报,仪式并非最重要,也可以用不同的形式表达;而且清明,乃至重阳、盂兰,都不是专属死人的节日,更要紧的是趁着父母健在的时候尽孝。

是次活动的主要环节是拜佛,藏传佛教正好有一个说法,指自身源于父母,利用自身作礼拜、捐血等,最能饶益父母。格鲁派高僧祈竹仁宝哲《孝份无量》写道:「由于礼佛主要乃以身体进行之修持,而又因此肉身乃拜父母及历代祖先所赐、本来即历代祖先及父母之身体的延伸物,故此,利用此源自父母的身体礼佛是最能直接利益他们的善业。」当然,任何善行或修持,皆可以回向父母。


孝亲也是修行

佛门一向重孝,众多经典均提倡孝道,比较专门的如《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报恩品》、《大方便佛报恩经》等;附带提及孝亲的更多不胜数,例如《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欲生彼国(极乐净土)者,当修三福: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

清‧周克复《净土晨钟》记载,明朝的杨黼辞别双亲,去寻访高僧无际大士,途中遇上一位老僧,老僧说与其寻访大士不如求见佛陀,杨黼问佛陀在哪里,老僧叫他速速回家,届时见到一个衣履不整的人就是。杨黼抵家时,母亲高兴得没穿好衣履便来迎接他,令他恍然大悟,自此极力事亲。这是一个佛门经常引用的故事。


几部名称相似的孝经

《大正藏》的「经集部」内收录了《佛说父母恩难报经》,署名后汉安世高译,全经仅四百余字,讲述父母养育子女之恩德极大,即使子女心甘情愿把父母抬在肩上千年,犹不足报;欲报亲恩,应帮助父母得闻佛法,生起信心,乐善好施,增长智慧。

《大正藏》的「疑似部」另有一本《佛说父母恩重经》,失译者名,来自敦煌写本。唐・智升《开元释教录》指该经提及丁兰、董黯、郭巨等中国孝子的故事,可知是汉人杜撰的伪经。现今所见《佛说父母恩重经》虽然没有此等孝子的文字,但学者发现此经有广略两种写本,广本多属唐前期,具载上述孝子事迹;唐后期至宋代的略本,删除了有关故事,可能就是为了避免露出破绽。笔者个人认为,此经文句颇多对仗排偶,真正从梵文汉译的经文很难做到这样的效果。


具中国特色的佛典

此外,坊间一直流通的《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题为鸠摩罗什译,但并未收录于《大藏经》内,什师的翻译经录中也没有此经;有人认为经文风格通俗,根本不像什师的译笔。学者相信,此经是把民间流传(不被《大藏经》采纳)的《佛説父母恩重胎骨经》、《佛説父母恩重难报经》、《佛説大报父母恩重经》之类的若干部经典、变文(取材自佛经的通俗文学)综合在一起的国人创作。

笔者细读此经,也发觉有些疑问。例如经文谓:「佛告弟子:欲得报恩,为于父母书写此经,为于父母读诵此经,为于父母忏悔罪愆,为于父母供养三宝……若能如是,则得名为孝顺之子;不做此行,是地狱人。」不为父母进行与佛法相关的善业便要下地狱,是很不合理的。一般人即使不信佛法,以世间伦理侍奉双亲、止恶行善,亦不会堕落恶趣。

复次,该经又言:「佛告阿难:不孝之人,身坏命终,堕于阿鼻无间地狱。」无间地狱是地狱中最痛苦的一层,只有犯下五无间罪(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损害佛法或圣者,才会堕入此狱,这是诸经一致的说法。杀害父母以外的其他不孝行为,固然是恶业,但不致受生无间地狱。

再者,汉文佛典很难在翻译梵文原意的同时,兼顾押韵及排比、对偶、叠词等等,充其量只会偶然出现一两句,不可能太多。此经却大量使用这些修辞手法,例如:

第一、怀胎守护恩 颂曰
累劫因缘重,今来托母,月逾生五脏,七七六精
体重如山岳,动止劫风,罗衣都不挂,妆镜惹尘

第二、临产受苦恩 颂曰
怀经十个月,难产将欲,朝朝如重病,日日似昏
难将惶怖述,愁泪满胸,含悲告亲族,惟惧死来

第六颂更表达了严父慈母配于天地的中国传统思想:

慈母像大地,严父配于,覆载恩同等,父娘恩亦


父母十恩 真实不虚

虽然有法师主张最稳妥的是安世高译《佛说父母恩难报经》,但也不反对流通《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后者即使疑点重重,其宣扬孝道的主旨却与佛法相合。例如经中说父母对子女有十恩:怀胎守护恩(负荷重重的胎儿,放下自身日常活动而守护之)、临产受苦恩(产前各种身心痛苦)、生子忘忧恩(生产时剧痛及担忧)、咽苦吐甘恩(不辞劳苦照顾婴儿)、回干就湿恩(致力保障孩子饱暖)、哺乳养育恩(不会嫌弃子女)、洗濯不净恩(牺牲自己健康)、远行忆念恩(经常挂念儿女)、深加体恤恩(恒愿子女离苦受乐)、究竟怜愍恩(毕生爱护骨肉),凡此种种都是佛门深表认同的。

许多佛教文献都提及,我们应感念父母恩德。不仅是现世的父母,由于自己和众生都经历过无数次轮回,故每一众生都必定曾于过去世中做过我的母亲,每一世的母亲都跟此生的母亲一样,对我们有种种恩德──甚么恩德呢?诸论所载与上述十恩大同小异,故所有众生都是我的恩人,皆应善待。


推己及人 博爱众生

前述思惟被应用于「七重因果」法门中,用以培养慈悲心及菩提心。包括:

1. 知母──了知众生都曾经是我母亲;

2. 念恩──思惟母亲对儿女的大恩大德(类似《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的十恩);

3. 报恩──思惟应报答所有如母众生;

4. 悦意慈──思惟众生皆渴求快乐,令其得乐方能报答其恩;

5. 大悲──思惟众生皆厌恶痛苦,令其离苦才可报其恩德;

6. 增上意乐──发起令众生离苦得乐的行动决心;

7. 菩提心──思惟只有自己成佛,才有能力帮助众生真正离苦得乐。反覆串习,形成惯性,即能生起菩提心。

孝亲不仅是世间伦理,在佛教中是等同侍奉佛陀的一大功德,更是慈悲心与菩提心的基础,都是出世解脱不可或缺的。因此,修行者不可轻视此一现实人生的环节,所谓「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