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亲法会-ads

为祈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缓解,香港荃湾西方寺顶礼《梁皇宝忏》十永日

文:菩提    图:菩提| 2020-02-13

鉴于近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严峻,香港荃湾西方寺自农历正月初五日至十四日(西历1月29日至2月7日)顶礼《梁皇宝忏》十永日,法会由西方寺方丈宽运大和尚主法,期间虔诚礼拜《梁皇宝忏》两部,并于圆满日入夕,施放三大士《瑜伽焰口》一堂,以此功德,回向疫病消除,人民安乐。

参加者包括寺内法师及旭日集团副董事长杨勋居士、集团高层人员及佛教善友。

法会同时呼吁各界护法善信,安心在家中念佛,同心祈祷,传播正能量。期集合大众心力,愿疫情早日缓解,患者早日康复,医护人员平安。

《梁皇宝忏》原名为《慈悲道场忏法》,全书共十卷,文字优美,素有「忏中之王」的美称。可说是中国佛教史上部帙最大的忏法,一般佛教徒用于消灾、济度亡灵,常延请僧众虔修此忏,为汉传佛教中实行最久的忏法。

《梁皇宝忏》法会目的主要为普度六道众生,希望能令人们借由礼佛、诵经、忏悔之仪式,反观自省自己所曾造过之恶业,从而生起惭愧心,并发露忏悔,以解脱苦趣;同时礼拜者自己也能够经由礼忏过程,忏悔自己与累世亲人所造恶业,反观自省平日不容易察觉的行为、言语或意念是否有失当的地方,并且发露忏悔及发愿改过。

礼拜者只要能至诚恳切忏悔,自然会得到感应。历来礼拜《梁皇宝忏》的感应例子非常之多,因此,《梁皇宝忏》自从梁朝流传至今已一千余年,成为一部相当盛行的忏法。行人若能依此忏文虔诚礼拜、惭愧忏悔,并检讨改过,以慈悲、智慧的法水洗净愆尤,必得佛陀慈光加被,业障消除,善根增长,身心清净,平安吉祥。

正月十四日西方寺《梁皇宝忏》法会圆满当天,宽运大和尚及杨勋居士接受了传媒记者的专访;访问内容如下:

问:佛教讲「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武汉疫情之果,试问源于何因?

宽运大和尚:

新型肺炎最初在中国武汉地区爆发并传出后,疫情慢慢扩散到世界其他地区,欧洲及北美等国家,亚洲地区的疫情均有扩散的趋势。情况严峻,人心惶惶。现时大家可能都会感到恐惧与不安。

其实数千年前佛教早就已经告诉我们,宇宙离不开成、住、坏、空,生、住、异、灭;其间经历「大三灾」及「小三灾」。何谓「大三灾」呢?大家可能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大三灾」就是火灾、水灾、风灾;这些灾难会令四禅天以下全部被破坏、毁灭。

又甚么是「小三灾」呢?据佛经所说,人寿从十岁起,一百年增一岁,增到八万四千岁时,大地清净,人民和乐。之后,人的贪、瞋、痴、慢、疑渐渐增多;杀、盗、淫、妄诸恶,就渐渐发生了,这时心寿百年减一,减至人寿三十岁时,人民邪见颠倒,具十不善业,由是天灾,五谷不生,人皆煮白骨煎树皮而食,饿死无数,经过七年七月七日而止,是为饥馑灾。我自己小时候都经历过没有饭吃的苦难。

到了人寿减至二十岁时,多行放逸,与恶相触,由非人吐毒放诸疫气,病死无数,经过七月七日而止,是为瘟疫灾。2003年的时候,我们经历了「沙士」。其实欧洲以前都有鼠疫、天花、麻疯病,种种的疫病,非常之多。现代人非常注重卫生,而且也做了很多好事、善事,所以比以前的人幸福很多。

到了人寿减至十岁时,人皆不孝不敬,多行不善,互相仇杀,以业力故,草木皆化为锋利,触之则死,经七日而止,是为刀兵灾。大家都知道,以前二次世界大战,人们是非常痛苦的,我们中国人也是一样的,解放战争、抗日战争、朝鲜战争等等,比现在的灾难更为可怕、恐惧。

这些种种说明了甚么呢?万事万物皆离不开「因果」,也就是「因缘果报」。「因果」是佛教道德思想的指导性原则:宇宙世间万事万物,无论是自然现象、社会现象、人生现象,一切一切都离不开因果。所谓「诸法因缘生,缘谢法还灭。」(《法身舍利偈》)佛陀最初说法就是说因缘生法:一切万物、一切事相没有因、没有缘起,就没有果。谁也不能否定因果法则——不同的因缘,就有不同的果报,这是绝对肯定的。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为善受福,作恶遭殃。」这在唯识法相上讲,有六因、四缘、五果。从三世流转来讲,有十二因缘,其中的关系都讲得很微细。

佛经中说,一切罪中,杀生食肉,其业最重。如《大智度论》云:「诸余罪中,杀罪最重。」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也说:「凡属危险大病,多由宿世现生杀业而得。」又说「肉食有毒,以杀时恨心所结故。故凡瘟疫流行,蔬食者绝少传染。又肉乃秽浊之物,食之则血浊而神昏,发速而衰早,最易肇疾病之端。」

有人说,现在的新型冠状病毒是由果子狸或由蝙蝠所引起的,但它们的毒又是从哪裏来的呢?佛教说瘟疫是由「非人吐毒」所致的,但为甚么非人要吐毒呢?就是由于人们多行不善所引起的,因为杀生太多,于是衍生出种种的灾难与问题。

尤其是现代人杀生吃肉十分严重。全世界六十亿人,中国十三亿人,除了部分穷人外,大部分人几乎天天吃肉、餐餐吃肉,杀害的动物是个甚么数量呢?那是个天文数字,后果十分可怕。

与此同时,不断增长的肉类、肉类制品、乳制品的消耗也将地球的生态环境带到了危险的边缘。大量饲养动物造成了水资源浪费、空气土地污染、地球变暖,给环境带来了深刻的伤害。

上天有好生之德,人类乃是「万物之灵」,将心比心,感同身受。我们怎可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来虐待、杀害动物呢?一切众生无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凡是动物被人抓到时,知道自己要被屠杀、被食啖,那种痛苦和可怜,与人类有何分别?而人虽有眼睛却没有看到,虽有耳朵却没有听到,虽有心思却没有体会。人们任意宰杀动物,以满足自己的食欲,结怨无过于此。

问:佛教徒应该如何面对冠状病毒?可以做些甚么?

宽运法师:在佛经中说到人生现象、社会现象的,有这几句非常重要的说话:「自作自受,共作共受,先作后受,不作不受。」这是因果法则,自己造了,自己就要受;大家造了,大家就要受。我们先造了这个因,时间成熟了自然就要受这个果。无论时间长短,或今生或来世,都必须要承受,谁也无法逃避。所以说,不作就不受, 不造因自然就不会有后果。自「沙士」(「非典型肺炎」)出现至今十七年后,再发现时此「新型冠状病毒」超级恶疫,到底是谁造成的?这就是佛教所说的「共业」——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责任。如何能解决?

我们可以仿效印光大师所倡议的六种消灾祛病方法:

倡议一:戒杀吃素

倡议二:常行放生

倡议三:至诚念南无观世音菩萨

倡议四:持《大悲咒》、服大悲水

倡议五:印经造像

倡议六:启建息灾超荐佛七

佛教提倡「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戒杀、放生乃出于「慈悲」精神,故我多年来常劝勉、鼓励善信,要戒杀、放生、茹素——修十善业。

所谓「慈能予乐,悲能拔苦」,拔苦予乐,也就是放生的目的;而「放生」二字的含意,「放」指释放救拔;「生」指众生一切大小生命;依佛法众生平等一如的思想,万物皆有灵性、知觉,故形相虽各有差异,但其性却是平等无别的。而放生其实亦包含轮回生死的因果道理,所谓「吃它半斤,还它八两」;猪、牛、羊等动物,只因宿业深重,沦为畜生,一旦业障消除,最终都能证悟解脱。

所以,佛陀特设放生殊胜法门,教导我们要身体力行,既可消除业障又可长养慈悲心,历代祖师无不奉为圭皋,亲身实践并广为提倡。因此,若有众生被抓、被擒、被关或将被宰杀、吞食,命在垂危,我们应起慈悯之心,将它买回来予以放生,令其重获自在;所得福德深广无量,历来前人之感应事迹,一一证实能消解病业障碍、累世冤亲债主牵缠,乃至各种恶疾,速得痊愈。

又《佛说十善业道经》云:「若离杀生,即得成就十离恼法。何等为十?一、于诸众生普施无畏;二、常于众生起大慈心;三、永断一切瞋恚习气;四、身常无病;五、寿命长远;六、恒为非人之所守护;七、常无恶梦,寝觉快乐;八、灭除怨结,众怨自解;九、无恶道怖;十、命终生天。是为十。若能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后成佛时,得佛随心自在寿命。」

明末清初蕅益大师于《十善业道经》节要中开示道:「犯杀生,得成十种恼法。一于诸众生普施有畏;二常于众生起大害心;三难断一切瞋恚习气;四身常有病;五寿命短促;六恒为非人之所恼害;七常有恶梦,寝觉不乐;八难除怨结,众怨不解;九有恶道怖,十命终恶趣。」

可见杀生、食肉之害,可谓多不胜数。反观素食既可免受肉食之种种毒害,又符合人体自然生理结构之功能原则,可减少罹患疾病之概率,又可长养慈悲心灵与温和性情。故知素食符合卫生、卫性、卫心之健康法则。毋怪乎古今中外之长寿者、智者多为素食之人。是故在家佛子弟子或居士们,应多行放生善业,而且不仅放生,还要戒杀,还要爱惜生命、保护生命,更要茹素,这样的话,才是真正的慈悲、真正的放生。

当然如能发菩提心,广结善缘,印经造像、布施供养,自利利他;加上一心念佛,祈求观世音菩萨遍洒杨枝甘露,救苦救难;社会人心自然能够得到净化;所有恶业、恶疾自然能够消除。

问:我们知道杨勋居士您和杨钊居士,都是这次法会的赞助人及发起人,所以,想请问一下,你们发起赞助这次法会的缘由和特殊意义。

杨勋居士:

讲到赞助这个法会的缘由,我们都看到目前这个武汉肺炎的疫情非常的凶猛,但这个病毒的确实起因,大家仍未找到真真正正的源头,现在只是估计,由于人们吃了不该吃的野生动物所致的。这次武汉的事件,令我想起2003年非典型肺炎的时候,情况是相当类似的,现在的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有些不同,但几乎是同一类型。我们佛教讲因果,很多动物被杀害时会产生一些不好的信息,这种信息其实是一种载体。通常我们要解决这些问题,所用的方法就是超度它们。在2003年SARS的时候,我们旭日集团,我们三兄弟,即杨钊、杨洪和我,就想到用佛教的方法去超度它们,当时我们组织了十二间寺庙做水陆法会,其中有两间连续做了三次。水陆法会在我们汉地佛教是最大型的法会,要动员九十至一百位僧众才能成办。当年法会一开坛,北京的非典数字就已经稳定,没有再增加了;第一次七日做完之后,数字更开始下降。而做完三次水陆即二十一天后,非典就已经消除,整个问题就已经解决了。

所以我在去年农历年廿九发现这次新型肺炎的情况时,觉得应该是同样的问题,但是由于过年我人在日本,想等到年初二之后再决定怎样做,但看到各种信息,觉得情况已经很严重了,于是就在年初二打电话发动法会。有了上次的经验,现在国内不准许寺庙串连在一起,所有寺院只可独立做法会,而做法会也不能集众。通过我的动员,就在上海的玉佛寺以及成都的文殊院,这两个道场开始做水陆法会。全部总共有二十一间寺庙,由于很多都是人数不够,所以就请他们拜《梁皇宝忏》,包括这次西方寺的法会;由于《梁皇宝忏》是拜五日,而且人多人少都可以,而水陆法会是做七日,又要动员很多人,所以除了上述两个道场外,其他都是拜《梁皇宝忏》。而我发动的这些寺庙,大部份都有二、三十人或五、六十人,现在还在进行之中。

问:作为佛弟子我们应该如何去面对这次重大的逆境和困境?

杨勋居士:

 我们自己做为一个佛教徒,要时刻紧记,第一件事首先就要发菩提心,希望将来能够成佛,它的步骤是甚么呢?就是要自利利他,「自利」就是任何时候不要令到自己有问题,如果有问题的话,就会给别人带来烦恼,也就是说,先不谈如何去帮人,而是先做好自己;同时,要时刻做好佛弟子的本分,不要为社会增添麻烦,所以自己每日必须要做功课。因为这些疫病是由杀生引致的,所以如果是茹素的人就要继续坚持;若是未持素者可以学习开始素食,这都是有帮助的。然后再推广至我们家裏的亲人、身边的人以及其他的人,多一个人去做,就会多一分力。所以,最低限度,我们自己先要做好自己;越多人去做这件事,那么力量就会越大。

问:我们非常赞叹杨居士赞助举办法会。由于现时社会大众都很恐惧、担忧,杨居士可否讲几句说,为大家面对疫情打打气?

杨勋居士:

我觉得现在大家最需要的就是「信心」,我们自己要有信心,无论学佛也好,或遇到任何困难、任何问题也好,最重要的就是「信心」,同时要做好一个佛教徒该做的事——「做好自己」,这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了。呼吁善信来参加法会现在不是时候,这几天我们做的是内部法会,参加者都是我们的同事,当然我知道他们原本就是佛教徒,他们对这个法会都是有信心的,所以我一联络他们就来了。但是我们不要勉强,因为如果有些人来参加法会,他们的家人都会担心的,这样就无形中增加了他们的压力。

总而言之,我就是一句话,只要有信心,没有任何问题是解决不到的。我们众生之所以有这么多问题,主要的原因就是由于六根不清净所引起的,六根被外境所惑,所以生起烦恼心,如果我们六根清净,就不会有烦恼了。要上班的人,留在家中,可以把念佛当作上班。这就很好了。  

我们由初三开始到今日十四,西方寺两部《梁皇宝忏》已拜完;而国内有差不多十间寺院,明天拜第三部了。我们会继续做的,有数十位法师参加,但没有善信居士来,就是不想令到他们有压力。同时,还有水陆法会,还会继续进行,直至这个疫情完全消除为止。不过,我们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那么有信心,那些法师都是需要有人支持的,所以我自己亲自打电话给他们,为他们打气。

除了汉地以外,我们有近两万位喇嘛在西藏寺庙念经,他们正在持咒、修法,包括有噶陀寺、佐钦寺、亚青寺、五明佛学院,还有塔公佛学院、塔尔寺等等,我组织了这些寺院共同来祈福。不单是汉地,还有藏地的寺院。我好有信心,希望下星期开始疫情就会得到缓解。我们希望香港人不用这么担心,病例会慢慢逐渐减少的。

我们佛弟子应该这样做的。阿弥陀佛! 

延伸阅读:

面对隔离时,佛弟子应如何自处?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