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密勒日巴尊者道歌(一)

文:侯松蔚| 2013-10-22
密勒日巴尊者密勒日巴尊者
2011年11月2日,不丹國師(披黃衣者)親臨嘉生上師(右一)所發起的密勒日巴塔施工地點進行動土加持儀式2011年11月2日,不丹國師(披黃衣者)親臨嘉生上師(右一)所發起的密勒日巴塔施工地點進行動土加持儀式

 

  密勒日巴尊者(Milarepa, 1040–1123)擅長詠唱道歌,藉此宣講法義。此等道歌廣為後人傳頌,噶舉派Tsang Nyon Heruka大師(又名Rüpe Gyencen1452-1507)更將之結集成「十萬歌集」。茲選譯其中幾首,以饗讀者。所選譯者,多於數十年前已有譯本,唯與藏文原意未盡相合,故據Tsang Nyon Heruka所著《瑜伽自在聖者至尊密勒日巴傳記‧開示一切智道》重譯。

 

(下文是格西雜普巴[Geshe Tsagphupa]初次見密勒日巴尊者時,因為鄙視尊者而故意刁難,請其解說經典。尊者則以此歌回應。)

 

譯師瑪巴足前禮,遠離名言祈加持;

師尊加持入心中,心不失於怠逸法。

吾恒觀修慈悲已,遂忘自他之執著。

恒觀上師於頂上,遂忘專橫之主使。

觀修本尊無分離,遂忘下劣蘊界處。

觀修耳傳之竅訣,遂忘文字經典類。

保任本然平常心,遂忘無明迷惑亂。

觀想三身自本具,遂忘希冀怖畏習。

此生後生平等觀,遂忘死生之恐懼。

獨行守護自證驗,遂忘親友之情面。

實修結合於相續,遂忘宗派之偏見。

觀修生滅住皆無,遂忘口諾之見地。

思維顯相皆法身,遂忘著相之觀修。

無整寬坦而安住,遂忘矯詐之行儀。

身語保持於低位,遂忘貴人之矜驕。

以此幻身作蘭若,遂忘安逸之寺院。

遠離詞句作實修,遂忘文句之繁瑣,

細研經師當行之!

 

※       ※        ※

 

(下文是尊者晚年示疾期間,其中一首為弟子開示的曲謠。)

 

譯師瑪巴足前禮,在此集會諸徒眾,

老父密勒日巴吾,結語遺曲當諦聽!

洛札巴恩德故,瑜伽密勒日巴吾,

一切所作皆已畢,汝等後學僧徒眾,

聞教後當如是行,為令吾與往昔佛,

心歡喜故於此生,自他大利當成辦,

否則一切所作者,非為自他義利故,

莫能滿足吾心願。

具傳承師不依止,求取灌頂有何益?

自心與法不相合,受持續部有何益?

世間事務不捨棄,觀修口訣有何益?

三門與法不相應,念誦儀軌有何益?

若不對治於惡語,觀修安忍有何益?

偏黨愛怨不捨棄,縱行供養有何益?

私欲根本若不除,徒行布施有何益?

不識六道皆父母,住持大寺有何益?

心中未生淨相觀,造立佛塔有何益?

四座瑜伽若難行,泥塑佛像有何益?

不從深心作祈請,依時供養有何益?

口訣若未入耳中,徒作苦行有何益?

生時未起虔敬信,瞻師遺容有何益?

不生厭倦出離心,捨此棄彼有何益?

不修愛人逾愛己,妙口說悲有何益?

若不斷除煩惱欲,承事供養有何益?

師語不持為達量,弟子雖多有何益?

彼等無益之作業,招損惱故當捨棄,

所作已作瑜伽士,無需諸多勞碌事。

 

 

    香港的噶瑪噶舉派道場──佛國密乘中心住持嘉生上師(Ven. Lama Kelzang)正於不丹籌建密勒日巴尊者紀念塔,詳情請瀏覽其網頁:http://www.sangyemigyurling.org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