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怎樣學習見月律師的「行力」和刻苦精神,並從而體會「不用談玄說妙,卻能來去自如」?

文:章冰    圖:Pixabay| 2019-11-14

筆者讀到見月律師的行誼,也因而得到一點啟發,都是感恩倓虚大師在《影䴤回憶錄》中的記敘。大師在本書最後ㄧ章(第二十三章)中簡潔地述說了見月律師的刻苦精神。當中的真義,大師已通過本章的題目說明,即是「學佛真義重在行」。說得這樣清楚,甚麼根器的人都會明白!

在這一章中,倓虚大師首先列出佛法、佛教、佛學和學佛四者的不同。大師十分强調「行」的工夫,認為只要行的工夫到家,自然能生出智慧。大師說這是因為眾生本具智慧,只要「行力堅固」,便能顯發智慧。

接著,大師講了見月律師的事蹟,這很能令人感動而發心,讓人立即掌握到學佛的方向,那就是不管甚麼法門,還是離不開「行」這個字。大師提醒我們要修這種「行力」,要能有成,就靠學子「力行」下去了。

見月律師是滇南人,明末清初時在世。出家後便開始行腳。由家鄉行至北方,又由北到江南各處,共兩萬多里,過程十分艱苦。據律師的著作所載,他曾經在屈曲和險峻的山路遇大雨,旁面澗流泛水,狀如怒吼,又遭旋風,實以穩立,且「寒徹肌骨」。跨過這一難後,前行時雙腳浮腫,「猶如火炙錐刺」。就在這時,他領悟到為求佛道,不能因此而退初心。見月律師就這樣堅持下去,他形容「不知足屬於己,亦不覺所痛」。

從法師初學佛時抄經也說明他的決心。見月律師行腳到湖廣武岡州時,投宿於止水庵,見住持的案上有一部《法華知音》。自此,見月法師留下抄經。每天大雪,北風狂吹,雖只有一衲,寒徹入骨,手指幾乎凍僵了,筆墨也凝滯了,心志都不曾動搖。後來有人見他如此,就贈了一件棉襖。律師自言「餘愧受服,自有生來,於此始著棉衣。」(以上見於見月律師的《一夢漫言》)

行文至此,倓虚大師為我們指出經教流通之難,開示對經書要有恭敬心。這一點值得特別一提。

見月律師經歷長時間行腳後,最終依三昧老和尚受戒。此後幾十年住錫寶華山並為住持,專弘律藏,佛門中人都稱頌律師為中興律宗的一代祖師。

律師一生並無標舉甚麼理論叫人遵行,都總是以身作則。而律師身教,正是在種種拂逆中奮力精進。

見月律師一生嚴持的戒律,在主持寶華山時訂下的十條規約。倓虚大師曾說過(《影䴤回憶錄》),在僧界數十年,包括出任住持,多依見月律師所訂的十條規約行事。可見這是一種很好的垂範。

律師世壽七十八。示寂前七天,把事情安排妥當,然後安祥地跏趺微笑而逝。倓虚大師形容律師「來去自如」,並且指出律師一向沒有標舉任何特定的修行方法,也沒有談玄說妙,但律師在臨終脫化時,卻是那麼來去自如,為甚麼呢?倓虚大師直言,關鍵是因為見月律師平素能夠刻苦,有「行力」,所以舉心動念都合於佛法,都在修行。

見月律師有多本著述,而專言本身體驗的,則是《一夢漫言》。這本書的源起也值得一談。康熙十三年,寶華山在諸規矩法則都落實了。律師時年七十三歲,弟子和信眾懇切請求律師以著作述說一生事蹟,用以策勵將來。見月律師考慮後答允,撰述了一本上下兩卷的《一夢漫言》。後來弘一大師讀過,極其歡喜讚歎,十分感動,多次流淚。

後來弘一大師更按這書附加上眉注,又輯成見月律師行腳圖表和年譜,附在《一夢漫言》之後。可見弘一大師對見月律師的尊敬。

倓虚大師說,讀過《一夢漫言》好幾遍,每次讀時,都慚愧萬分,覺得道心、修行和持守上實在不如祖輩。

本文略說了見月律師一生行誼,以「行力」和刻苦精神為重點。希望這篇短文能抛磚引玉,引發更多佛弟子學習見月律師的修行和堅持。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