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愛恨空間

文:梁錦萍 | 2014-09-10

「在生活中,你對缺乏空間有什麼親身體驗呢?」

最近有報導指即使香港人14年不吃不喝儲錢下來,也僅能買到九龍區400呎的樓房。出生在地小人多的香港,我們從小就遇到空間不足的問題。不論是跟父母同住,又或婚後與配偶一起,除非你是一人獨居,否則,相信也有過「相見好,同住難」的經歷吧。奇怪的是,缺乏空間並不單指物質空間狹窄。我曾見過住在50呎房子的五口子家庭,他們相處和諧,互相合作,在細小的天地生活得樂也融融,教人羨慕;也曾輔導過一些住2000呎豪宅和三層高樓房的朋友們,為了忘不了的過去和憂慮將來的關係,整天愁雲慘淡,互不瞅睬。對這些充滿愁怨的家庭來說,偌大的家居,祇是加深彼此的疏離。

還記得當年丈夫要寫他的碩士論文,女兒剛好踏入三歲的活躍階段,我也正開始籌劃論文。連菲傭在內,我們一家四口,一起在有限的生活空間裏掙扎,登時感到莫名的壓力。

女兒常會不經意前來打擾我的工作,為此,自己經常向她動氣。不知不覺地,我養成了一個拒絕她走近的習慣。當我正集中精神地工作,女兒要向我衝過來的一刻,我立時伸出右手,把她推開至三呎以外的距離。直至後來,她嘩啦地哭著投訴:「媽,幹嘛你總要推走我!」我才留意這不經意的習慣,對女兒來說是一種具殺傷力的拒絕 (rejection)。我開始領會到,家居絕不單純是一個起居生活的場所,而是個人在其中的生活日記,除了記載她與家人關係的歷程外,也記載了個人生命的掙扎和遺憾。

我們的房屋比以前大了,早幾年照顧我們的女傭也回菲律賓老家去。家裡的空間多了很多,加上女兒長大了,不用太多貼身照顧;我和丈夫也幾經辛苦賺到學位,昔日的空間掙扎,如今都消失得了無痕跡。今年八月中女兒也踏入20歲,就讀大二的她隻身飛往美國進行四個月的交換生生涯。看著這個夢寐以求的個人空間,竟又突然失落起來!之前罵怨女兒弄得屋子亂糟糟的,今天看著屋子,卻嫌它太整齊了!擁有房屋不等同享有家庭。眼見香港人熱情於買樓換樓,懷著無比的勁度去賺錢儲首期供樓房,但願他們都同時熱切地建設家人之間親密的關係。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