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敬老護老專題── 般若安老院:營造家的溫暖

文:黃夏柏    圖:Tim Liu| 2015-07-27
般若安老院於1955年啟幕。門側壁報板貼上早前舉行生日會和旅行的留影。般若安老院於1955年啟幕。門側壁報板貼上早前舉行生日會和旅行的留影。
院舍大廳懸有宗教繪畫、舊照片和開幕當天的簽名絹布,相當珍貴。院舍大廳懸有宗教繪畫、舊照片和開幕當天的簽名絹布,相當珍貴。
般若精舍外清幽雅致的庭園,成為長者日常休憩的好地方。般若精舍外清幽雅致的庭園,成為長者日常休憩的好地方。
安老院主管蔡婉芳姑娘安老院主管蔡婉芳姑娘
長者坐著做運動,揚手、提腿(纏上負重墊),已有一定運動量。長者坐著做運動,揚手、提腿(纏上負重墊),已有一定運動量。
在物理治療師指導下,婆婆利用簡單器械活動手足。在物理治療師指導下,婆婆利用簡單器械活動手足。
即使行動不靈活,婆婆仍樂於參與,享受運動之樂。即使行動不靈活,婆婆仍樂於參與,享受運動之樂。

編按:月前,本地發生私營護老院虐老個案,引起社會廣泛關注。事實上,護理業中有很多從業員盡心盡力,他們的努力教人敬佩。佛門網策劃了這個專題,到部分佛教機構營運的護老院舍進行採訪,希望把敬老護老的精神,延展開去。今天介紹的佛教般若安老院,屬於非牟利自負盈虧的私營院舍;稍後,我們將繼續報道其他政府津助的院舍。


位處沙田的般若精舍創立於1915年,至今已屆百年。一旁的佛教般若安老院則於1955年9月4日開幕,距今亦六十年,是香港佛教界成立的首家安老院。火車軌道那一方千迴百變,這一隅的精舍與院舍,依舊維持無爭的清靜;二者不僅毗鄰而立,更是同心同行,推動院舍上下用心經營,讓留宿的長者感受到回家的親切。


安老院外圍的庭園花木扶疏,環境清幽自在,院舍內亦盈滿和諧氣氛,大廳除供有佛像,亦懸起不少文物。記者對院舍開幕當天的嘉賓簽名絹布頗感興趣,張看之際,一旁的長者向我咧嘴而笑,興致勃勃的攀談,可惜聽不懂她說的方言,只能回報笑臉。



作息有序 庭園小憩


造訪這天碰上幾個湊巧。其一是威爾斯親王醫院的物理治療師於午後到來與院友鍛練身體,部分院友早已就位,靜心等候。院舍主管蔡婉芳姑娘指出,治療師每個月會前來兩次,帶領院友做簡單的健身操,舞手動足,舒展筋骨。


據社會福利署的分類,安老院的服務對象是「無需倚賴他人提供起居照顧或護理服務的長者」,而護養院則主要照顧「健康欠佳、身體殘疾或患有輕度智障而未能自我照顧起居」的長者。蔡姑娘指出,該院設七十張床位,「供膳部」佔五十張,給具有自理能力的長者留宿;另外二十張則屬「療養部」,服務身體較弱、部分生活起居需要他人協助的長者。目前院內共有六十五位院友。


院舍致力維持健康的生活作息,包括提供全素膳食;院友清晨便起床,大夥兒做做毛巾操及十巧手,為新一天打打氣,夜裏八時許便就寢。日常大家可以在院舍裏外自由活動,寬敞的庭園乃精舍無私給予院友共用的,院友只消一跨步,便能接觸花香鳥語;部分院友更就地取材,善用庭園的環境做運動,沿階梯和斜路慢走,鍛練體格。此外,院舍亦提供如四季生日會、出外旅遊等康樂活動,維持院友的身心健康。



茹素禮佛 收攝心靈


另一個湊巧是訪問那天適值農曆六月初一。每逢初一十五、佛誕、觀音誕,院舍都安排上供、上香的活動。在院舍當義工近十七年、本身是佛教徒的區姑娘指出,院友可以選擇性參與這些活動,同時,每年亦安排他們拜一堂大悲懺,祈願院友身體健康,因法會的規模相對大,會移師隔鄰般若精舍舉行。


「院友中,真正皈依的佛教徒不太多,但不少人向來有茹素拜佛,現時參與上供、上香的約有三十人,當中有十多位院友更每天都做早晚課。」區姑娘說。週一至五,院內亦會播放佛教音樂、誦佛號或誦經等,為周遭添上攝心的氣氛。她續指出,部分院友信仰其他宗教,碰上佛教活動,院舍會溫馨地提示他們毋須參與,難得院友持開放的心,像精舍創辦人宏賢老法師的忌辰,他們都有前往行禮,而精舍監院傳敏法師的生辰,以至其他出家人,他們同樣奉上果儀,表達心意。


安老院由般若精舍主辦,精舍監院傳敏法師亦是安老院院長,已是百歲之齡,受體能所限,甚少現身安老院,但仍心繫院舍。蔡姑娘說,他們會定期向院長匯報院務,早前辦水陸法會時,院長難得前來,院友都非常開心。精舍與院舍,不僅是一組毗鄰的建築物,精神上亦互為一體。



精舍扶持 發心護老


區姑娘回想初次以義務身分參與院舍的行政管理工作,那時僅有四十二位院友,院內環境陰暗,周遭欠缺條理。「最初之所以踏進這兒工作,是因為傳敏法師的一句話。」她說起來仍透著點滴觸動。


「當時傳敏法師是副院長,有人對她說,這兒既然缺人管理,不如送給政府。她堅定的說:『我們不會送給人的,前人的心血不能毀在我們手上。』所以我們一直都不接受政府買位,堅持自己做,讓真正有需要的長者入住。」為辦得更專業,開始聘請社工管理,一步步發展成為今天的合規格院舍。


香港佛教界成立的首家安老院,正是般若安老院。她補充:「最早期並不收費的,只為照顧孤苦無依的老人家,希望他們以這裏為家。」直至今天,精舍仍護持著安老院。作為非牟利院舍,每年只需繳交一元租金,大大紓緩了財政壓力。「得到精舍體諒,我們才能維持下來。傳敏法師是很慈悲的長者,現在仍很關心安老院,她的身教一直引導和影響著我們。」


讓留宿的長者有一個家,並非掛在嘴邊的口號,而是一闋精神指引。問到在佛教氛圍下,院舍是否顯得格外平和,區姑娘頷首認同:「真的,真的!我們同事之間好和諧、開心,好似一家人,沒有斤斤計較。院友的情緒亦比較平靜、諧和,姑娘『錫』住院友,院友又好『錫』姑娘,甚少起衝突。」



誠懇共處 互愛如家


記者隨兩位受訪者穿過大廳,經過偏廳來到辦公室。偏廳的設計簡潔,用色鮮明,清簡的木紋地板,配合實用的沙發,一側有潄洗設施。區姑娘解釋這已是十多年前的裝修:「由一位義務設計師負責,選這種鮮明的色調,就是為了讓院友有個家的感覺。」


從工作中觀察,蔡姑娘亦認同大家相處融洽,氣氛諧和。「部分院友受病患纏擾,難免有情緒,但稍加慰解後,他們都願意聽,緩和下來,問題不大。」目前院舍共有十六位職工,當中有三位佛教徒,她觀察到這些工友的特點:「他們能以平和的心看待事情,事事都能看開一點。遇到院友間有糾紛,便會勸院友:『何必同人爭,唔好咁多爭執!』他們會這樣和院友分析。」


管理上,這兒不行高壓政策,而是從心出發。「如區姑娘所言,這兒像一個家,對同事最緊要關心。我們請同事遇到問題時,便向院方提出,院方會盡量協助解決,並給予關心。」有時候因工作繁重,工友難免煩躁,語氣重了,「我們會和工友分享:『阿婆真的很需要你,對她們來講,你給她們很大的幫助。老人家就是這樣,你包容一下,不要計較太多。』」


要長者安享晚年,須多方和合才能圓滿,除院舍努力,家人也扮演重要角色。蔡姑娘認為,家人多點來探望長者固然重要,亦建議他們多了解院舍的工作,尤其近年患腦退化症的院友逐漸增多,經常遺忘事情,家人在不知情下生起誤會,便會質疑院舍疏忽照顧。「家屬可多點詢問,了解我們如何照顧長者,便可以建立溝通和互信的關係。」


說到這兒,兩位受訪者都欣慰地說,很多院友的家屬都克盡孝道,個別家屬每天上班前都來探望。當然也有訪者寥落的個案,他們平日會多加關注,嘗試排解其寂寞,更會請來訪的義工細心和他們傾談。


在院舍工作,每天與婆婆接觸,蔡姑娘坦言:「工作好開心,婆婆都比較平和,甚少吵嚷,有點意料之外。」然而,社會上長幼衝突事件屢見不鮮,虐老問題更教人關注,她認為長幼共處的關鍵在乎心:「老人家都是捱得苦的一代,他們的要求不高,幾句關心的話,已令他們很開心,對老人家最緊要尊重,他們便不會感到受辱。」



佛教般若安老院
性質:非牟利自負盈虧的私營院舍
地址:沙田排頭村297號
電話:2609 1689


繼續閱讀《大覺義工分享──付出關懷,體味關懷》





作者 - 黃夏柏
生於澳門,中學畢業後移居香港。曾任電視台編劇及報刊編採人員,2007至08年,為《明覺》(印刷版,刊於《明報》)編輯。現職自由撰稿人,曾出版有關本土文化著作數冊。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