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黄梅四祖寺与五祖寺

第296期明觉   图、文:杨曾文| 2013-02-20
杨曾文教授与四祖寺住持净慧老和尚杨曾文教授与四祖寺住持净慧老和尚

黄梅四祖寺

7月3日上午,我们从黄冈宾馆出发,在智禅法师的陪同下到黄梅参访四祖寺、五祖寺。正慈法师等人在昨晚已与我们道别,回到黄石。

四祖寺,亦名正觉禅寺,在黄梅县的西山。西山原名破额山或破头山,因有双峰屹立,又名双峰山。中国禅宗四祖道信在唐初武德七年(624)应蘄州(治今黄梅)僧俗邀请,离开庐山大林寺到江北传法,见双峰山林泉秀丽,便在此建造寺院,居住传法近三十年。至弟子弘忍,又在东山——冯茂山建寺居住传法。他们在禅法上远承菩提达摩,创立“东山法门”,标志中国禅宗正式形成。此后禅宗北宗、南宗皆从“东山法门”发源。近年因为撰写《唐五代禅宗史》,对道信、弘忍有了更多考察和了解,对他们曾经驻锡弘法过的四祖寺、五祖寺怀有亲切的感情。

四祖寺从唐至清,历经兴衰。据载在唐宋兴盛时期殿堂楼阁曾达八百多间,僧人多至千人,主体建筑有天王殿、大雄宝殿、地藏殿、祖师殿、观音殿及方丈室等,尚有毗卢塔、鲁班亭、传法洞等多处景观,然而近现代经历多次战乱,至新中国成立,寺院毁坏殆尽。此后在寺址建林场、辟农田,又经历“文革”厄难,旧有建筑续遭毁坏,仅残存10几间殿堂楼阁和几处名胜古迹。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以后,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落实,寺院逐步得到兴建和恢复。从1995年底开始,身兼广州光孝寺、深圳弘法寺、丹霞山别传寺和湖北报恩寺方丈的本焕老和尚亲自主持重建和恢复四祖寺,在省县政府领导的关怀和支持下,2000年6月底重建工程竣工,殿堂楼阁、园林碑亭,错落有致。昔日四祖正觉禅林,重现辉煌于今日。

同年10月,四祖寺举行隆重的重建开光暨本焕老和尚升座的庆典,同时联合教内外学者以“四祖寺与禅宗”为主题在黄梅举行首届“禅宗祖庭文化网络研讨会”。笔者在会上发表《道信及其“入道安心”禅法》的论文,对《楞伽师资记•道信传》中所载《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作了介绍,会后通过电脑将校勘本传给当时担任监院的妙峰法师,载于四祖寺刊印的画册中。此后,我将相关研究发表于《唐五代禅宗史》一书中。笔者多年希望四祖寺乃至其他寺院能够认识《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的价值,将四祖道信禅法重新应用到修行和传法中。这次参观四祖寺,终于看到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本焕老和尚是功成而身退,2003年退居,由净慧法师继席四祖寺方丈。净慧法师继续完善寺院建筑,加强僧团教制和寺规建设,带领弟子适应时代发扬四祖禅风,重建丛林优良风范。我们进入四祖寺时,迎接我们的正是净慧法师。他亲自带我们一边参观寺院殿堂园林,一边讲解,在参观供奉四祖道信的殿堂时特地向我们作了详细介绍。10年前我在参加学术会议时曾参访过四祖寺,拜见过本焕老和尚。这次来此参访,感到四祖寺又有许多新的变化,在整齐悦目的树木花草的衬托下,似乎殿堂楼阁更加敞亮辉煌,前后院落干净俐落,简直是一尘不染。在方丈室里,净慧法师介绍了寺院的情况,又回答了我们提出的问题。他在赠送给我们的书中,有他重新校勘并由南京金陵刻处雕印的《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和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双峰禅话》,其中收有他十四次讲授“四祖禅法”的语录。我为之欣慰不已,多年的愿望实现了,佛教界终于有像净慧法师这样的高僧并且是四祖寺的方丈在新世纪继承和弘扬四祖道信禅法,并且受到信众的欢迎。我当时表示,希望有机会当面聆听净慧法师讲四祖禅法,从中得到启示,以便在今后研究和表述古代禅师禅法时,抓住要点,揭示精华。

学者研究佛教历史,一是为社会各界民众了解佛教文化发展历史及佛教在不同时期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同时也是希望提供方便让僧俗信众能从中了解并继承佛教的优良传统和丰富的文化遗产,推进佛教与时俱进。净慧法师为了讲授四祖禅法,曾花费很多时间研读《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门》,并且对此文重加校勘,精神十分可贵。可以说,从此四祖寺不仅拥有宏阔庄严的殿堂等这些“硬件”,而且也重新拥有四祖禅法的“软件”,可以期望四祖寺将在加强佛教自身建设,推进和谐社会建设中做出无愧于时代的贡献来。

黄梅五祖寺

五祖寺在黄梅东山,从唐宋至明清,几经兴废,至建国前仅存殿宇12栋,房屋68间。此后,人民政府对殿堂、碑刻、古迹等加以保护。从1957年开始由僧人住寺管理。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以后,寺院得以迅速重建。1992年武汉市归元寺方丈昌明法师出任五祖寺方丈,在现任方丈见忍法师的协助下,广结善缘,集资翻修了大雄宝殿、真身殿、祖师堂、麻城殿(毗卢殿)、圣母殿、天王殿等,又新建山门、东山养正苑、印心堂(六祖舂米处)、六祖文化长廊、法界源流文化长廊、禅宗法脉传承长廊等,使近一千五百年的古寺的面貌焕然一新。

3日下午我们参访五祖寺。笔者在10年前曾来此参访,这次重访感到变化很大。方丈见忍法师因出访台湾,由监院惟道法师接待。我们一行参观了寺中的主要殿堂,印象较深的有真身殿及殿后的法雨塔、祖师堂、麻城殿(毗卢殿)和圣母殿,还有六祖舂米处遗址的印心堂。我特别注意到东侧新建的六祖文化长廊,使人联想当年上座神秀和六祖慧在房廊下书写“无相偈”的情景,六祖以一首“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偈颂,流传千古。现在长廊壁上是据《六祖坛经》绘制的六祖生平事迹的图画,笔法古朴而生动清新,肯定受到参访者的欢迎。当天气温很高,惟道法师带我们到客堂休息,赠送图书和礼物。

连续4天在黄石、黄冈的参访圆满结束了。由于正慈、智禅、持法等法师的细心安排和关照,收获很大。在参访过程中,也得到各地负责宗教事务的领导、各寺法师的热情接待,还得到黄石东方禅寺的外护居士李园林、刘昌明、沉英斌等先生的真诚的帮助和照顾。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

(写于2010年7月22日于北京华威西里自宅)

(本文节录自杨曾文教授《黄石黄岗游访记》,原文发表于湖北佛教协会会刊《正信》2010年第3期总第26期,亦载湖北佛教网。)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